「相應」在真佛宗 ──釋蓮幢的皈依因緣

最近,真佛宗又多了一位法號「釋蓮幢」的新皈依弟子,她是台灣彰化「廣緣寺」的住持宏緣法師。談起此次皈依,也可說是因緣使然。近幾年來,每週日晚上九點到十二點,宏緣法師在雲林縣虎尾鎮「神農廣播電台」主持現場節目「命運與人生」,累積了不少人脈。2008年5月3日,蓮生活佛在桃園林口體育場主持「時輪金剛大法會」,神農廣播電台台長,也是真佛宗老弟子的戎屏國師兄提出了邀約,宏緣法師一口就答應出席參加了。

宏緣法師傳承自顯教臨濟宗,她率直地表示:「很早就聽聞盧師父的盛名,不過卻都是負面的報導。但只要是真正的修行人,我都願意去尊重,也不在乎他的修行法門,畢竟個人緣份不同。」

5月3日,宏緣法師與多位弟子前往護持法會後,她又接受了戎台長隔天感恩謝師宴的邀請,只是她事先並不知道戎台長這次卻因故不能參加,「否則我大概也不會去了」,宏緣法師說。不過既來之則安之,當天她還被安排與盧師父坐在一起,兩人終於有了交流的機會。席間,他們談論很多修行法門的問題,宏緣法師覺得盧師父的生活禪、自在禪,與自己的修行方式很契合;尤其蓮生活佛隨和不擺架子,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笑就笑的自然率真個性,令她很是感佩。

5月7日中午在台中的「聖華宮素菜館」,宏緣法師與盧師父又有了一次聚會。在這次談話當中,宏緣法師更加確定與活佛的很多相應之處,譬如盧師父知曉她的來歷、前世,也印證了她的一些特殊靈力,所以當下即決定皈依真佛宗了。「我是一個很高傲的人,可以說目中無人,就因為這樣,我覺得我應該去多拜些師父、多多修行,以殺殺銳氣,才能夠成就菩提。」宏緣法師記得皈依時,盧師父很用心地幫她加持好久,還講說:「終於找到一個相應的人,今生能夠找到一個相應的人,是很難得的。」師尊並慈悲地告訴她:「今後在修行法門上若需要協助,可以跟我聯絡。」

說起來,宏緣法師也是一位很有佛緣的人,雖然出身沒有宗教信仰的家庭,但讓她印象深刻的是,小時候某日,天正下著雨,一位女尼從街上走過,其儀態之莊嚴、高雅與尊貴,令她非常著迷,當時心中即希望自己以後也能這樣。對她而言,出家的理念其實很簡單,就是讓人心存善念,同時又充滿法喜。果然十七歲時,個性剛烈的她,即三度私自跑到台北廣欽老和尚處準備出家,卻都被家人追回;而父親為了永斷女兒出離的思想,也積極的替她物色婆家。

但誰也料不到,生命的突然逆轉,卻成了苦難日子的開端。當初宏緣法師為了拒婚,曾自殺過好幾次抗議,也鬧情緒一個禮拜不吃飯;在頻繁抗爭無效後,她與丈夫白手起家,辛勤經營美髮店與歐化廚具工廠、養育三名子女之餘,卻又難見容於守寡的婆婆。「我在十四年婚姻生活中所遭受的煎熬苦楚,真的可以寫出一部賺人熱淚的連續劇。」宏緣法師無限感慨地回憶:「譬如一次將近臨盆時,我還必須從彰化開著車送貨到花蓮,抵達後還要自己扛著沉重的廚具,直到半夜都無法休息。」等經濟環境漸次好轉後,一向忠厚老實疼惜她的另一半,卻沾染惡習,吃喝嫖賭樣樣來,也讓她更常常恨恨地想著:「若不是因為你,我今天也不用吃這麼多苦,我可以去出家,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害的!」

宏緣法師是大甲人,個頭不高,長相清秀,也很有靈氣。嫁到虎尾多年後,由於丈夫越來越不爭氣,她索性就把工廠結束掉,結果回婆家的某一天,就在門口,她感知到一團帶有金光的黑雲朝胸口襲來,頓時即不舒服地嘔吐不止,並天旋地轉的暈了過去。從那時開始,濟公師父、關聖帝君、觀世音菩薩,還有道教祖師,就常借用她的身體來講話,且準確無比,於是她成了幫人問事的乩童和通靈人。1994年,宏緣法師因為降龍菩薩附身起駕的因緣,將廣緣寺初設於夫家時,其辦事能力的名聲遠揚,常常人山人海,被稱為「虎尾濟公女師父」;但由於她從不收費,也未設置功德箱,故屢被家人怪罪甚至殘酷地痛打責罵,最後終於迫使她走向離婚之途。過不久,1996年,她也如願地在彰化出了家。

然而魔考似乎總無盡期,而下一波的抨擊來自佛教界。或許是缺乏靠山背景,也可能是年紀輕卻竄升太快的緣故,宏緣法師出家後還繼續為信眾辦事起駕的另類渡眾方式,遭致了台灣南部一位長老公開批評為不如法,並極盡污衊詆毀,所幸後來有人幫忙力爭闢謠,才走過險境。然而最令她傷心欲絕的是身邊支持者的叛變,幾位在家居士不滿她袒護出家眾,又認道場無油水可撈,於是在中部四縣市挨家挨戶發傳單貼海報,造謠法師騙色搶錢。後來雖均澄清,但身心俱疲的宏緣法師再一次的選擇放棄自己,昏迷中卻看見觀世音菩薩告訴她:苦難已過。從此她也就不再有自殺之想了。

經過一陣子自我調整後,2003年SARS來襲之前幾個月,宏緣法師有一股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悲淒感,她覺知到國家將有大難來臨,於是發願赤足行腳全台灣,盼以苦行化解或降低損傷。當一行人走到台中時,適有一弟子任職台中看守所,當時所長吳正博即邀請法師等人前去應供,結果兩人一會面非常投緣,也開啟了宏緣法師監獄弘法的渡眾新旅程。

這些年來,宏緣法師在監獄弘法上很下功夫,也屢屢獲得各界肯定,舉凡台中監獄、台中看守所、台中女子監獄、台中少年觀護所、彰化監獄、雲林第二監獄、高雄燕巢監獄、高雄燕巢看守所、高雄燕巢觀護所及土城看守所等,均有她與徒弟們的足跡,而且她還在多所監獄內設置莊嚴的佛堂,供修行禮拜之用。

宏緣法師親和力極強,她曾說過:「服務社會、眾生是我的使命。」2007年,還榮獲由教育部頒發的「社教公益獎」。「僧眼看台灣」一書作者體恒法師在「監獄弘法」一段曾如此描述:「宏緣法師雖是女流之輩,但在做事的膽大和豪放上,一點也不亞於男性。她在監獄中,敢和重刑犯吵架,和死刑犯對罵。她曾罵一個黑勢力頭頭:「你跩什麼跩?就那點本事,還當自己是老大?我揮揮手就能招來三五千人,要做就做更大的老大嘛!」弄得那個人滿面羞愧。一個死刑犯破罐子破摔,拒不接受任何人勸解,他見了宏緣法師,眼一瞪、嘴一撇,罵道:「我X你媽!」哪知法師不驚不慌,回敬了一聲:「我X你媽!」他嚇了一跳,凶巴巴地說:「尼姑怎麼還罵人?」法師比他還兇:「你他媽連尼姑都敢罵,我還罵污你了。」所謂不打不成交,一番舌戰下來,那人心悅誠服,立刻皈依做了佛教徒。後來,他還會協助法師教化其他的頑固份子呢!」

其實,宏緣法師會與真佛宗結緣,也和前述經歷過的一長串苦難有關。當法師遭毀謗沉寂再復出後,決心在弘法上開闢不同的路線。本來低調不喜曝光的她,特商請埔里體通法師代為引介到神通廣播電台製作佛法節目,也因此與蓮生活佛弟子、該台戎屏國台長相識結緣。當戎師兄向她介紹盧師尊時,基於飽受外界污蔑的同理心,宏緣法師自然也對蓮生活佛更加好奇:「祂的新聞幾乎全是負面的,卻為什麼擁有這麼多弟子?」「佛教八萬四千種法門,只要不離戒定慧,誰都可以修啊!」今年5月時機成熟了,宏緣法師在百忙之中抽空參加了林口的時輪金剛大法會,也成就了殊勝的密法緣。

「以您今日在台灣顯教界的地位,皈依蓮生活佛,不怕受批評嗎?」記者向宏緣法師提問。「我不去做這個評論,我覺得若常常去注意一些媒體上的問題,就會擾亂自己的修行。今天我們若是真正的在做事,所謂:『水清魚就現』,這句話我很能去體會出來,因為之前我也是被破壞,後來承蒙大家給我肯定,因為真的都是誤會,所以我不管是正面或負面的評價,只要我認定是修行人,誰也無法干涉我怎麼去做。雖然坊間對盧師父的報導多是負面的,但是我不怕,我覺得什麼人想什麼事,什麼樣的修行就做什麼樣的功德,所以不會影響到我對祂的尊重。」由這段有力的話語可以了知,宏緣法師雖然才剛皈依,卻對根本上師有著絕對的信心與信任。

「未來……」,由聖尊親賜法號「釋蓮幢」的宏緣法師說,「只要真佛宗有需要我的地方,一定盡力協助,尤其在『行儀』方面。」原來受過顯教三壇大戒的她,在參加林口法會當天,就看出了宗派禮儀上一些不周全之處,也當面向師尊提出了建言。比如是日參加法會的僧眾雖然很多,穿著也很高雅、尊貴,但卻讓人沒有團結一致的感覺,整體上缺乏莊嚴相,而這正是宏緣法師平時很注重,也可以效勞指導的地方。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9 感應如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