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土難生──巴裔日媳蕾妲謁佛記

對於大多數<真佛報>的讀者來說,「中土難生」這詞或許在心裡難起一絲漣漪。因為既已生為華人,理所當然聽明白也讀得懂中文;即令福德俱足,皈依真佛宗,得以倘佯在聖尊蓮生活佛所著的般若瀚海中,學習解脫大法,一切也好似水到渠成,毫無怪異之處。然而,

在全世界各角落,卻還有另一類真佛聖弟子,他們是純然的外國人,對中文完全陌生,但由於累世因緣的牽引,他們渴求佛法的滋潤、冀盼明師的薰敎,於是也成為蓮生活佛的入室弟子。只是可以想見的,他們的學佛過程肯定備嘗艱辛,也充滿動人的篇章。「中土難生」可說就是他們內心最大的吶喊了!

今(2010)年9月17日中午,凡那比颱風肆虐前夕,巴西人蕾妲(Leda Maria)從日本首度抵達台灣,雖然只有三天的假期,卻難掩興奮心情。她央求台北友人帶她去參訪幾間真佛道場,結果電話一問才知道,週六(18日)所有的佛堂均停擺,因為聖尊16日剛從西雅圖返台,即將在「台灣雷藏寺」主持法會,同門自然趨之若鶩了。聽到這項好消息,蕾妲大喜望外,隔天也趕忙和兩位台籍友人趕去草屯參加「阿彌陀佛護摩法會」了。

蕾妲出生於巴西東北部一個虔誠的基督教家庭,父親擁有印地安血統,母親是葡萄牙後裔。年輕時,她隻身前往聖保羅求學兼工作,唸到大學法律系二年級,她決定放棄學業,選擇愛情,並與日裔同學阿達貝爾多(Adalberto)結婚。兩年後,倆夫妻遠赴日本打工,一住18年,至今蕾妲已能說流利的日語,只是內心深處,她仍然寄望有一天賺夠錢能再搬回巴西,畢竟那裡才是他們永遠的故鄉。

蕾妲約從30歲開始通靈,她能看見附著別人身上的靈,也能聽到靈對她說話,甚至有時候靈直接就進入她身體裡面,這時她會變得易怒、亂講話並長期頭疼。當靈眾嚴重干擾生活時,她嘗試尋訪屬靈的宗教以解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奇特現象;她相信輪迴,也憶起某些前世的事情,而這些都是基督教所禁止的。她大量的看相關書籍,參加屬靈教派的活動,甚至曾經前往神秘的亞馬遜流域飲用印地安人傳統的聖茶(Cha do santo daime),為的是急迫地想清淨自己的靈魂,提升精神層面,以便未來世可以往生善處。但種種的努力終究無解,她仍然不知道該如何做才可以淨化靈魂?

一年半前,蕾妲返回巴西東北部謝阿拉州探親,透過林姓師姐的介紹,認識了真佛宗;在聖保羅婆家短暫停留期間,她又循線找到「真諦雷藏寺」,而認識了釋蓮訶金剛上師。當她告以自己長期受靈界干擾的窘境後,上師指導她唸誦百字明咒長咒一百萬遍。當時她心想:「天啊!我要如何完成這項功課?」不過畢竟這是她所能抓住的一根拯救靈命的繩索,儘管還來不及學會咒音,她也只能帶著佛堂提供的葡文法本回到日本去了。

巴西號稱日本最大的海外移民地,歷時百餘年,經過數代繁衍,日裔巴西人口總數已達數百萬人。二十多年前,日本政府開放海外日裔回本國打工,一時蔚為風潮,蕾妲與丈夫就是當中的一份子。不過,雖然賺日幣拿回巴西好用,若只在當地生活則仍捉襟見肘,所以倆夫妻每天辛苦工作13小時,好在膝下無子,負擔減輕,倒也消遙度日。

蕾妲果然是有決心的人,從「真諦雷藏寺」拿到法本後,她在飛機上就開始自行練習發音唸誦百字明咒;回到日本家中,她每天早上5點起床,在膝蓋下放上一個墊子,點上蠟燭,就認真地跪持百字明咒整整一個小時,她不刻意去計數,當然也不曉得發音正不正確,就只是用心地一直唸一直唸。起頭她只唸百字明咒,後來她也把修法儀軌中所有的咒語都記熟了。於是,神奇的感應事情相繼發生了。

先是蕾妲與丈夫工作的馬達工廠,因為經濟危機宣布關閉,手上拿著公司遣散信函的她,仍不死心地拼命唸咒祈求諸佛菩薩加持。一星期後,蕾妲收到廠長通知,要他們夫妻倆一起到離東京一百公里的分廠繼續工作,連受她影響而持咒的好友Mioko也得到同等待遇。接著他們在新工作地點獲准逾時加班,以賺取更多薪資。有時,他們也對著故障的機器默默持咒迴向,而這些怪異的作為,看在其他員工眼裡,不免引來忌妒與閒語,但蕾妲等三人毫不在乎,仍然繼續精進,因為他們知道:有諸佛菩薩同在一起,任誰也傷害不了他們。

今年4月,蕾妲住在聖保羅的婆婆罹患肺癌,得知消息的她,馬上與丈夫一起誠心唸上師心咒迴向,阿達貝爾多還陪同母親前往「真諦雷藏寺」,請求釋蓮訶上師修法加持。結果做完四個月化療,婆婆的癌症居然痊癒了;而治療期間常見的掉髮現象,在老人家身上也完全看不到。種種解釋不出原因的景況,讓巴西主治醫師也傻眼了。

密教真言不可思議的力量,蕾妲是確實體驗到了。依照過去看很多靈書的知識,她總是告訴朋友,持咒要有恆心與毅力,最好是每天定時唸誦,佛菩薩自然也會依時蒞臨加持。另外,她不吃肉已多年,希望藉此讓身體輕安,有助增長慧命。「我非常相信咒的力量,咒語進入我的生命」,蕾妲說。事實上,當她首次參訪「真諦雷藏寺」後,常跟隨在她身邊的一些印地安靈即告訴說:「這些咒力都是很好的,是進入佛教的時機了。」

蕾妲的心中早已認定真佛宗,但她既不懂中文,又常住東瀛,也不曉得日本亦有真佛道場;但光只認真持咒,就讓她可以幫助很多朋友了。她說:「以前敵視我們的那些同事,現在都來要求我幫忙解決問題,周日我常常要外出幫忙有靈障的人,每每持唸上師心咒或往生咒就產生很大的效力。」

而這回蕾妲偷得浮生半日閑,前往台灣旅遊數天,其實之前也是有徵兆的。因為當蕾妲還在日本時,林師姐即透過網路視訊告訴她:「師尊人在西雅圖,所以妳到台灣看不到師尊。」但事實上,靈界卻已預告蕾妲:「師尊到時會在台灣,因此妳要去台灣。」後來的結果就像文章開頭所描述的,她真的在「台灣雷藏寺」看見了千盼萬盼的師佛!蕾妲還說了更奇妙的事:「其實,很多日本的菩薩都跟我到台灣看師尊呢。」她激動地形容:「在飛機抵達桃園國際機場時,我閉上雙眼祈求佛菩薩加持讓飛機安全降落,不要太搖晃,卻真實看到觀世音菩薩坐在機翼上,我心中充滿幸福的感覺。果然到台灣,一切願望都實現了。」

能夠親眼看到聖尊,真是太高興了!9月18日,首次造訪「台灣雷藏寺」的蕾妲,看著這幢雄偉莊嚴的廟宇,忍不住到處拍照留念;她穿梭在廣場四周的攤位購買紀念物,縱然不會講國語,也不懂用台幣,但靠著朋友的幫忙翻譯,這位染著一頭金髮的南美洲俏婦還是贏得很多友誼;在「文物流通處」的結緣書架上,她拿了很多聖像、經文、咒本,尤其是師尊的大型法像,有了這些物品,或許回日本後,她可以佈置出一個比較像樣的壇城,也能夠與別人廣結善緣。當然,她更沒忘了將寫滿朋友姓名的厚厚一疊法會報名表繳出去,這可是千載難逢的祈福機會呢。

第一次參加聖尊主持的「阿彌陀佛護摩法會」,蕾妲顯得特別專注。雖然她對修法儀軌已非常熟悉,但畢竟都是自己專研得來,未曾接受過其他資深同門指導。她拉長耳朵,聽著身旁的同門唸著咒音,邊模仿、邊矯正。想要獲得正確的教導,此正其時也。

每次前往「台灣雷藏寺」參加聖尊主持的法會後,最令人動容的時刻,莫過於吃完晚餐,眾同門圍坐一長列,等在大殿前的廣場,盼著聖尊蒞臨摸頂加持。那天傍晚夕陽漸西下,因為凡那比強颱將於翌日侵台,天空佈滿紅通通詭譎的火燒雲,不少同門還拍到般若光,景象異常殊勝。蕾妲也擠在人群中,當聖尊靠近時,她跪伏在地上,讓大成就者的證量法流灌注到自己的身上。啊!這一刻,可能就要千百年的等候喔!

從「台灣雷藏寺」返回台北的途中,原本熱情的蕾妲彷彿變成了一個傷感的人,一會兒沉思不語,一會兒又低頭抽泣。在豪華大巴士上,她流著淚告訴記者:「現在我整個頭腦都充塞著師尊,祂告訴我,所有的苦痛都將結束了,從今以後一切都會不一樣了。」而一路上,她也一再的大口呼氣,就好像要把此生所受的委屈完全釋放出來一般……。記得有一位智者曾說:「般若智慧源自上師的加持力,而這需要如太陽般的虔信心;由對上師的虔信力所引發的一滴眼淚,足以清净或驅除如一座大山般的蓋障。」或許就是蕾妲的寫照吧!

「我是一位真佛弟子」,蕾妲誠懇地說:「雖然不懂中文,也沒有機會讀到師尊文集的翻譯,但透過用心持咒,我知道師尊和諸佛菩薩會聽到我的心聲。所以實修很重要,一定要有恆心毅力的實修。」對於尊貴的師尊,她哽咽地表示:「感激師尊誕生在這個地球上,可以照亮、幫助無數迫切需要的眾生,就像我一樣。希望師尊肉身健康長壽,活到200歲、300歲。」最後,她用日語感性地向師尊說:「ありがとう(謝謝,音a li ga do)!」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9 感應如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