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與大乘佛法的根據

真佛護法園地金剛兄弟姐妹大德:

嗡古魯,蓮生悉地吽!

小弟鄔世光(筆名:玄同) ,來自馬來西亞蓮湖雷藏寺。

首先,小弟非常讚歎諸位護師,護法,護教,護眾生慧命的菩薩行。為了向諸位學習,小弟也想寫一篇小文來略盡綿力。於是,上網找資料時無意找到以下兩篇應該是由顯教法師–慧廣法師所寫的《南傳佛法與大乘佛法》與《大乘佛法的根據》。

由於慧廣法師所寫的非常中肯,客觀,佛理佛學紮實。其中,有些地方也點出佛經中說明符合真佛宗與蓮生活佛盧勝彥之弘揚佛法為正確的佛法。

在以下文章段落中,小弟以紅色標註重點,段落後以藍色(玄同評:)為小弟的見解。

由於,小弟才疏學淺,見解難免錯誤偏頗。敬請諸位幫忙研究,斟酌引用以便可以在園地中寫一篇文以引人深省,發揮正知正見。小弟也不在乎這篇文章不是用小弟的名字或筆名來登出。而且,小弟標註與評論完第一篇,第二篇已有心無力了。祈望諸位大德可以重新整理與改寫。

敬祝:

正知正見正思維
護師護法護慧命

蓮花世光
2012年10月14日

註:此 wordpress 部落客是不能設定顏色的。

慧 廣 法師
﹝一﹞
近日,有幾位居士來山,席間談及佛教的種種;其中,談到了南傳佛法在台灣的流傳….。事後,心中不覺生起些許愁思──這幾年來,南傳佛法在台灣非常流行,國內佛教徒接受者,稱為原始佛法。

南傳佛法以較單純、切實,注重實踐的方式﹝有別於大乘佛法的超高理想及玄思﹞,在台灣吸引了不少信徒,尤其是年輕佛教徒。談到佛法修行,不少人以南傳為依歸,似乎大乘佛教已無修法可談。更甚者,有些接受南傳佛法者,則強烈排斥大乘佛教,不以大乘為佛法….。這些種種,往好的方面來說,自然可以刺激大乘佛教徒的反省:在歷經了二千五百多年,而且在不同時代、不同環境之下,免不了應機制宜的大乘佛法,是否有失真的地方?或者,大乘佛法是否太過於理想化、哲學化或學問化?造成高談理論,而缺乏實際修證….?

當然,這些只是諮疑,不一定是事實。大乘自然有其修行方法,有不少應不輸於南傳佛教。但在淨土宗念佛,幾乎概括了所有佛教修行的台灣,有時候,是會令人覺得大乘佛教沒有修行方法。相信有不少念佛者,念了許久,卻感覺不出有修行的作用。佛是唸了,但貪瞋痴、煩惱慾念,並未真正減少,戒定慧也沒有增長多少。
(玄同評: 由於淨土宗曾經興盛,念佛不愧是方便法門,三根普攝。因此,世人大多數佛學認識不深,便誤以為佛教僅是淨土宗一宗,修行佛法就是念佛而已。事實上在中國佛教歷史,佛教共分十大二小,共十二宗。另外,十大之中又分九顯一密。一密之中又分印密,藏密,中密,台密與東密。)

素食是大乘佛教的特色,它可以培養慈悲心、減少世間殺孽,自是功德一件,不應該反對人們素食。但素食是否就是修行呢?這是有疑義的。但對一些大乘佛教徒來說,只要他有唸佛、有素食,便自以為有修行了,別人也這樣認為。可是,如此修了許久,內心未必能感受到法悅、一些煩惱也未必得解決。於是,有些人在某些機緣之下,遇上南傳佛法比較細緻的修持,身心便有了前所未有的覺受。這是以往唸佛、素食那麼久,都不曾有過的。對許多佛教徒來說,要深入佛法是不容易的,更別談到融會貫通了。在這種情況之下,如何不奉南傳佛法為寶?進而排斥大乘佛法,也就不足為奇了。
(玄同評: 念佛,素食也是修行的一種方式。但不代表是僅有與單一的修行方式。否則,佛經上說八萬四千法門為了對治八萬四千種煩惱便會流於空談。修行甚久而未有法悅,未必是修行法門不對,最主要是累世所造諸罪業所致。累世所造諸罪業,那能靠念佛素食一時半載而清除乾淨呢?

一些煩惱也未必得解決,這要看是甚麼樣的煩惱?外在或內在的煩惱?外在的煩惱如為了衣食住行,人際關係的糾紛等等。內在的煩惱如身心不適,疾病等等。外在的煩惱與內在的煩惱往往會互相牽扯,互為因果。例如: 因財務拮急的壓力而引發失眠,血壓不正常,精神衰弱等等。解決煩惱必須依靠佛法的助力,這點應是毫無異義的。解決煩惱,這在顯宗不外乎勸人放下,看淡,再加上多念佛求心靈安寧。但在真佛宗來說,也一樣是勸人放下,看淡。但是,能輕易地看淡,放下,又豈是芸芸凡夫俗子所能為?所以,真佛宗有方便法門如息災,增益,敬愛與除罪障等等。這些法門,縱觀修持儀軌內容,不外乎禮拜,供養,念經,持咒,懺悔,念佛等等。通過肅穆莊嚴簡潔的儀軌,讓修持者先得心靈安慰,才能有精神毅力去將難題近刃而解。)

同樣的情形,也會發生在佛教徒學習教外法門,如氣功等。一旦他在那裡修學得身心有所變化、或起覺受,以之比較在佛門唸佛、素食那麼久,卻都無感覺。你說,他怎能不捨佛法,而就外法呢?
(玄同評: 所以,真佛密法為的是讓眾生依靠佛法解決煩惱,產生覺受,法悅,再深入佛法,永住佛法中。同時,真佛密法為救度眾生而大開方便之門,修持者葷素隨各人意願。)

問題是、關鍵是:佛法或大乘佛法,真的是像他所了解的那樣嗎?唸佛素食就是大乘佛法的修行嗎?如果不是,大乘佛法的修行是什麼?希望大家談談,我也會陸續談出所知。
(玄同評: 真的!問題是、關鍵是,佛法或大乘佛法,真的是像他們所了解的那樣嗎?唸佛素食就是大乘佛法的修行嗎?真佛密法的修行,真的是像他們所了解的那樣嗎?)

﹝二﹞
「南傳佛法」是指流傳於泰國、緬甸、斯里蘭卡等地區的佛教,以往中國佛教徒都稱他們是小乘佛教。這種稱呼含有瞧不起他們的意味;稱呼自己的佛教則叫大乘。
(玄同評: 如果根據大乘佛經,大乘小乘二名詞在經典中時常可見,這是出自教主釋迦牟尼佛的金口。如果像南傳佛法的主張,凡佛陀金口所出,不得妄改,則南傳佛法這一名詞不能成立,概因佛陀所說佛法無南北之分,只有大小之分。

至於小乘佛教一名詞,是否具貶義?這是見仁見智的。小學,小車,小鳥,是否具貶義?)

「南傳佛教」源於部派佛教的上座部。「上座部」多長老,所以言論、行事作風,顯得老成持重,思想自然也就比較保守;「大乘佛教」則演變自部派佛教的大眾部。「大眾部」多年輕比丘,行事比較活潑,勇於創新弘法,將原始佛法,適應於不同的時代、環境,作各種不同的開演。
(玄同評: 這段文字是相當中肯。前輩自有前輩的經驗老到,年輕人自有年輕人的朝氣蓬勃。一家公司機構如果具備老中青三代且能配合無間,則前程不可限量。若當初,上座部與大眾部能配合無間,則佛教應不會如今日光景!)

從某方面來說,「南傳佛法」是可貴的,他們盡量保留著佛法的原貌,包括經書義理、僧團型態等等,歷經二千五百多年的時空變化,今人還能從他們那裡看到佛教的原貌。單是這點,就值得令人肅然起敬!
(玄同評: 是真值得令人肅然起敬!)

當然,經過了那麼久的時空變化,如果說如今的南傳佛法,就是佛陀在世時的原始佛法,也是不對的。不管是佛法義理、修持方式,或僧人的生活型態,多少有了不同。所以,正確的說,南傳佛法只是比較接近原始佛法而已。
(玄同評: 若真沒有改變是令人難以置信,除非像兵馬俑般塵封地下甚久,近些年才出土面世。還有,接近僅是接近,並不代表是真本。例如: 猩猩是較接近人類的靈長類動物,並不代表是人類。)

南傳佛教以遵隨佛制為要,不會增添佛法經典、不會融合其他修行;北傳的大乘佛教則相反,思想是活潑的、行事是積極的。當佛法傳到某個地區時,他會融合當地的文化風俗,讓佛法容易被當地人接受,以便度化更多的人。
(玄同評: 大乘佛經中常見有一句話,非常重要。這句話是: 觀機逗教。或像是觀世音普門品中言: 應以何身得救度,則現其身而救度之。相同的,真佛宗融合道法,尊奉瑤池金母,天上聖母等等,也是為了融合當地的文化風俗,讓佛法容易被當地人接受,以便度化更多的人。所謂,換湯不換藥,又有何不妥?)

大乘佛教的修行,也會採取其他宗教不錯的修法,將之融會於佛教修法中,讓某個地區的人,更容易接受佛法。這就是:為什麼大乘佛教的修持方法中,有許多是原始佛教所沒有的。包括咒語、誦經超渡、命終助唸,以及多佛、多菩薩的信仰,等等。在教理上,更開發了一些泛外道化的佛學名詞,如說眾生皆有佛性、有如來藏、真如、阿賴耶識,及禪宗所說的明心見性、見性成佛等。這以原始佛教的觀點來說,簡直是外道了。外道也講神我、大我、梵我,大乘佛法的佛性等,與之何異!這些種種,就是導致南傳佛教排斥大乘佛教非佛法之所在。
(玄同評: 正是如此!真佛宗以密法清淨身口意為修行主幹,輔之以顯宗佛法理趣,道法符籙為救人濟世之用。所以,外道非外道,要看你是不是門外漢!)

確實,大乘佛法在原始佛法中加入了太多的東西,把印度的佛教幾乎全變成了中國式的佛教。供奉的佛像是中國人的臉型,佛像所在的寺院,也是中國古代的官邸;中國人喜歡具體、不善思維抽象,也把佛法的抽象名詞改成具象的。像涅槃、空之類的東西,國人是不大懂的,把它改成佛性、明心見性、開悟,就容易懂多了。站在弘法度眾上,你能說這樣不對嗎?

佛法是可證的,覺悟並非教主的專利,只要佛弟子依法修持,證得了佛陀所證的,他就能演說正法。佛陀入滅後,二千五百多年來,相信有不少佛弟子依法修行,證得了佛陀所證。他們因時代環境的不同,可能被稱為菩薩、或阿羅漢,以及禪師、上師。也因時代、環境、文化語言的不同,每個佛弟子表達佛法的方式會有不同。但所說的與佛陀正法無異。
(玄同評: 佛法是可證的,覺悟並非教主的專利,只要佛弟子依法修持,證得了佛陀所證的,他就能演說正法。這是真實語,佛法非釋迦牟尼佛所創,佛法非釋迦牟尼佛所獨享。佛法非佛法,只因釋迦牟尼佛值世並修行覺悟,祂將祂覺悟所得權宜稱之為佛法。

佛法是可以修証,人人都可以修証,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也不例外。
只要佛弟子依法修持,證得了佛陀所證的,他就能演說正法,人人都可以演說正法,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也不例外。
也因時代、環境、文化語言的不同,每個佛弟子表達佛法的方式會有不同。但所說的與佛陀正法無異,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也不例外。

釋迦牟尼佛滅度後,獨留佛法流傳後世,若是依法修持並不能證得了佛陀所證的,那流傳後世做甚麼? 倒不如說佛在法在,佛滅法滅? 大夥兒也不用修的那樣辛苦,為何不等彌勒再來,再修不遲?)

所以,一些信仰南傳佛教者,一味排斥大乘非佛法,等於否定了佛法的可證性。佛經中尚說,無佛無法之世,尚有人能自行修行而得正覺,稱為緣覺、辟支佛。如今,佛法尚在,就算大乘佛法摻雜了許多外道法、方便法,也不能否定其中還有許多佛法。既然大乘佛教中還有許多佛法,也就不能否認,有人會依而修證,證得了佛陀所證。那麼,他所說的怎會不是佛法呢?大乘佛教怎會不是佛法呢?
(玄同評: 這段文字一言中的,正可以代表真佛宗的心聲。

敬請顯宗諸大德,汝等一味排斥真佛宗非佛法。佛經中尚說,無佛無法之世,尚有人能自行修行而得正覺,稱為緣覺、辟支佛。如今,佛法尚在,就算真佛宗的佛法摻雜了許多外道法、方便法,也不能否定其中還有許多佛法。既然真佛宗佛法教義中還有許多佛法,也就不能否認,有人會依而修證,證得了佛陀所證。那麼,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他所說的怎會不是佛法呢?真佛宗怎會不是佛教佛法呢?)

經中也沒有說,只有佛才能說佛法。《十誦律》載:佛法有五人說,除了佛陀之外,佛弟子、天人、仙人、化人都可能演說佛法,只要所說符合布施、持戒、生天、涅槃的道理,就是佛法。
(玄同評: 誠如經典所說,佛法有五人說,除了佛陀之外,佛弟子、天人、仙人、化人都可能演說佛法。所以,顯宗諸大德!汝等認為瑤池金母就不能說佛法? 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就不能說佛法? 佛陀,佛經說可以,汝等認為不可以?

只要所說符合布施、持戒、生天、涅槃的道理,就是佛法。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所說佛法有不符合布施、持戒、生天、涅槃的道理嗎?)

經中佛也說,他所說法如掌中沙,未說者如大地土。這是排斥大乘非佛法者,值得深思的問題。再來,更重要的一點是:如果認為佛陀所說的原始佛教才是佛法,後代佛弟子所說的,如大乘佛教裡面的,都不是佛法;或者,認為佛法只能保持原貌,不可以增減變化,那等於否定了人類文化向上進化的可能性……..。
(玄同評: 誠如佛陀所說,祂所說法如掌中沙,未說者如大地土。也可以說佛陀所說佛國淨土如三藏十二部所記載,未說者如恆河沙等不可計數。但是,汝等如何如此武斷地說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所說佛國淨土摩訶雙蓮池不存在? 不在佛經中就等於不存在?以此類推,我可以說不在掌中的沙,就等於不存在嗎?這是,真的非常值得深思的問題。)

﹝三﹞
根據人類的歷史記載來看,人類是不斷向上進展的。這是生命的特質──生生不息。所以,在物質文明上,後代的會比前代好。因為,後代有了前人的經驗,可以少掉一些摸索,自然要比前代有成就囉。

在精神文化上,後代的也會比原始的好。「原始」畢竟只是個開始,許多方面只是草創,談不上成熟,不論是思想學術、或宗教文化,可能都要經過兩三代、或四五代,才能有其大成。

宗教是人類的活動之一,也是依附於人類生命而存在的。生命的特質既是生生不息,那麼,人所信仰的宗教,怎能老保持在教主初創的時候呢?當然是不可能的。因此,古今中外,任何傳上一百年以上的宗教,無不經過了幾次的演變。佛教流傳至今已經二千五百多年,怎能沒有演變,還保留在原始佛教中呢?
(玄同評: 是的。世間甚麼都在變,怎麼可能佛教流傳至今已經二千五百多年,完全沒有演變,還保留在原始佛教中呢?世間事物的演變,正是無常相。諸行無常,是三法印之一,佛法也在生住異滅中,不然就不會有正法,像法與末法時期的說法。世間甚麼都在變,唯獨原始佛教沒有變?若是真的如此,那三法印之諸行無常就破印了。)

演變是必然的,演變也是好的──後代會比前代好。舉自然界的的事物來說。 原始的番石榴,小而無肉,也不大好吃,如今改良過的泰國石榴、珍珠石榴、無子石榴,則大又好吃。如今,你還會去吃原始石榴嗎?除了有糖尿病者,吃吃原始紅心石榴,用以治病外,不會有人去吃原始番石榴。

奇怪的是:有些佛教徒卻寧捨現代的優良,而就古代的方便。當佛教的飲食觀,已從佛世的食三淨肉,向上進展到素食時,台灣卻有一些信奉南傳佛法者,不認同素食,似在鼓吹肉食。請想想,佛教的在家五戒,排在首位的是什麼?就是「不殺生」。不殺生當然不等於就要素食。我從沒有叫人受五戒之後,就要素食。對某些人強調受五戒之後就要素食,我說那不是正確的佛教說法。然而請想想,如果一個受五戒的人,他能進而發心素食,不是很好嗎?他所守持的不殺生,不是更圓滿嗎?畢竟,你雖不親手殺生,但因為你食肉,就會有人殺、雞、鴨、豬、羊等動物來賣你。那不等於你在間接殺生嗎?有一人食素,世間就會少殺一些動物;多一人食肉,世間就會多殺一些動物。誰說素食不會減少世間殺孽?誰說素食不是功德一件?不會培養慈悲心?一個守持五戒同時素食者,難道不比守持五戒還食肉者圓滿嗎?

同樣的,以人類交通來說,幾十年前,有部腳踏車,就神氣的不得了。如今,有機車、汽車,已是很普遍的事了。更快的火車、飛機,一般人也都搭乘的起。試問:現在有人出遠門,不開汽車、不搭火車飛機,而騎腳踏車的嗎?沒有!

但我們一些原始佛法奉行者,卻要求我們的出家眾,應該捨現在方便的交通工具,回復到古代,連腳踏車都不要騎,用腳走路就好──要二十世紀末的台灣出家眾,完全遵守二千五百多年前,佛陀在印度所制的戒律,不就像這樣嗎?

基於人類是不斷的向上進展,我們可以說,大乘佛法在某方面,是要比原始佛法好。原始佛法只是一個開始,大乘佛法則是接續開展──經過許多菩薩、祖師灌溉之後的結果。而且,還在不斷的開展中。

反觀自認正統的南傳佛教,保守著佛法的開始,不敢向外擴充,自然其格局便小,只好被稱為小乘佛教了。

佛所說法,當然是最好的佛法,佛教徒不應該忘本。但如果以佛說的才是佛法,後代的大乘佛弟子所說,都不是佛法,這連佛陀也不會同意吧。這更否定了人類向上進展的可能性,違反了生命是生生不息的事實。更可惜的是:把大乘佛教中,古來多少佛弟子的寶貴智慧抹殺掉。誰說後代佛弟子說的法,就不如佛陀呢?在人類是不斷向上進展的法則上,有時是會青出於藍的。所以,原始佛教的修法:四念處觀、數息觀、不淨觀,造就了不少出世四果聖者,但中國禪宗的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參禪、參公案,不也成就了許多明心見性、斷生死煩惱的出格高人!
(玄同評: 是的。人類的歷史都是向上進展,人類的文明與科技等都日新月異,一日千里。連藏密祖師蓮華生大士都預見後世的文明與科技,留下一句預言: 鐵鳥騰空,密法大興! 所以,眾生越來越進步,要度眾生則佛法要跟的上眾生的腳步。今時今日,如果告訴眾生要修行,就必須身穿百衲衣,日食一粒米一滴水,夜宿墳塚中,看看能度多少眾生來修行?

人類的文明與科技都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難道佛法修行就不是這樣?難道佛法修行是一代不如一代? 這會讓眾生笑話。)

所以,大乘佛教是不可以否定的,它包含了許多人類可貴的智慧財產。只是方法不同、說法不同,同樣能令修習者證悟佛法。有不少地方,大乘佛法是勝過南傳佛法的﹝希望沒有人叫我拿出證據來,因為,那很浪費時間呢。不過,可以相信我,我受過三年研究所教育﹝佛教的﹞,也略有學術基礎,不會信口開河。﹞
(玄同評: 是的,大乘佛教是不可以否定的。同樣地,也不要輕易否定真佛密法。只是方法不同、說法不同,同樣能令修習者證悟佛法。至於真佛密法是否勝過大乘佛教?勝過南傳佛法?

不!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從來沒有這樣說。真佛宗說真佛密法很殊勝,並不意謂大乘佛教不殊勝,也並不意謂南傳佛法不殊勝!我們說真佛密法很殊勝,並不是以踐踏他宗他教來突顯我們的殊勝。反而,真佛宗一路走來是身上歷經許許多多的腳印,以此突顯我們的殊勝。

重申一句話!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說:” 宗宗平等,法法平等,我今說宗,宗宗何宗?”)

坦白說,我個人滿喜歡某些原始佛法,包括其理念與修行。在距今將近二十年前,我初出家時,第一次看到《雜阿含經》。看了幾篇,心理覺得很喜歡。於是,便一直看下去。不到一個月吧,整部《雜阿含經》就被我看完了。心裡想:這麼好的經典,怎麼被佛教徒說是小乘經典,而不屑看呢?太可惜了。

當時,南傳佛法尚未在台灣流傳,原始佛教的研究也未普遍,我便常向人推介《阿含經》、說原始佛法好。只是我沒有把大乘佛法否定掉。事隔十餘年後,南傳佛法大行於台灣,國人有些信奉了南傳佛法後,便否定了大乘佛法,把大乘佛法說得一文不值。我覺得訝異,反而要轉過來肯定大乘佛法了。

﹝四﹞
人類宗教文化的產生,和它的居住環境,是有很大的關係的;不同的居住環境,會產生不同的宗教。古代猶太人受到其他民族的迫害,便產生了他們的民族宗教──猶太教。猶太教創造出了他們的民族保護神──耶和華,以保護猶太民族為主,不惜殘忍的殺害其他民族。

印度環境炙熱、生存困難,人們對苦的感受非常深,便產生了他們厭離世間、追求解脫的宗教。人們害怕下輩子再來出生為人,希望透過今生的修行,下一生能轉生到天上、或不再出生。於是,有了不同於其他民族的印度宗教文化。中國的環境則不同,多數地區物產豐富,只要不戰亂,人們都能安居樂業。於是,中國民族注重生過於注重死,人們講究的是現實生活的一切,不喜歡追究那些虛無飄渺的未知之境。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所以,中國產生不出宗教來,有的是講究現實人生學問的儒家、和略帶隱士思想的道家。直到佛教傳入國內,才刺激而由道家衍生了道教,以及白蓮教、一貫道等。但和印度的佛教、西洋的耶教、回教相比,其宗教意境差得遠了。由不同的生存環境所產生的宗教,自然帶有其地區色彩,回教徒不吃豬肉、印度教視牛為聖,以及各宗教主要信徒所特有的生活方式,如佛教的出家制度。這種獨特的生活方式,不一定適合其他地區的人。

因此,印度佛教三衣一缽的出家方式,無法生存於中國。為什麼呢?因為地理環境的不同、因為民俗文化的不同。無論你怎樣說,國內的出家人,就是難以像印度那樣三衣一缽;甚至你可以說,國內的出家人,不能如法如律,乾脆還俗算了!但我們的出家人,再怎樣改變,還是不能完全像印度出家沙門那樣。

何以如此呢?因為環境、文化不同,印度是個宗教性的國家,古代印度產生了許許多多的宗教,佛經記載有九十六種外道﹝宗教﹞。可見印度宗教之多。印度的主要民族──婆羅門,男人年少就要出家修習宗教,壯年再還俗結婚生子,老年則再出家修練,以至於死。其他各民族對出家修練者,都非常恭敬,不管是哪一宗教。所以,印度出家,只要有三衣一缽,其他就不必掛慮,有所需要再向人化緣就好了。過著專心於道、不慮吃住穿喝的出家生活。

但要將這種印度的出家制度,在國內實行,不僅地理環境不允許,民俗文化也容不下。中華民族哪有供養出家人的觀念?誰願意每天多煮一些飯菜,等著出家人來扥缽?所以,印度的出家制度──三衣一缽、孤身萬里遊,在國內是行不通的。但出家怎麼辦?國人信仰佛教,想專心修行者,也會想出家?只好變通了。如何變通呢?同樣是剃頭,也是捨離家庭。只是穿著有別於世人的俗服,以示出家的身分;同樣要受持出家戒律,但怕比丘﹝尼﹞戒,受了無法全守持,那不就犯戒了?便加上菩薩戒,冠在比丘戒之上,表示菩薩戒高於比丘戒。一旦比丘戒與菩薩戒衝突時,則捨比丘戒就菩薩戒。出家則多數共同生活在寺院中。這也是一種「家」的型式。只是這裡無私有財產,大家過的是以「道」為主,無諍、六和的生活。

這其中,菩薩戒是印度傳統佛教──原始或南傳佛教所沒有的,出家方式也不符合傳統佛教三衣一缽。所以,按照原始出家戒律的觀點,你可以說國內出家人都不如法、不如律;甚至可以說,國內沒有真正的出家人。

民國初年,就有南傳佛教法師,來中國參觀了國內佛教後,表示中國無比丘。太虛大師曾為文辯駁,收於《太虛大師全集》中。中國是否沒有真正的出家人呢?看你站在哪個觀點來看,如以原始佛教的出家制度來看,確實如此;如以出家的內容、和出家所證來看,則不然。這也就是南北傳佛教爭議所在,也由此,被古德劃分為小乘與大乘。小乘重於外在形式,大乘則講究內在。
(玄同評: 小乘重於外在形式,大乘則講究內在。真佛宗是密教,也是大乘佛教,與其他宗派有點不同,最主要是外在形式不同。我們重視內修,至於內在有無不同?這需要去實修體驗才能領略。就如一杯清水,是冷暖?是甜淡?豈非喝過方知?)

當佛教的弘傳越來越廣,時代背景也都不一樣了。一些佛弟子,便集合起來,制定了一個適合時代環境的出家制度,就是菩薩戒。對佛教教理也作了某些修正。例如:將傳統以出家為主的佛教,改為出家、在家平等;將傳統以形式為主的佛教,改以內證為主。所以,在大乘佛教中,在家也可以弘法;菩薩有出家者,也有在家者;菩薩僧不僅是出家人,在家證入聖位者,也是菩薩僧。這在傳統佛教是不允許的。弘法是出家事,在家只能當外護;僧必須是剃頭著袈裟的出家沙門,在家人就是有什麼修證,也不能稱為僧。甚至說,出家才能證到四果阿羅漢,在家修行最高只能證到三果阿那含。有趣的是:這就好比古代社會的男尊女卑。但到了二十世紀末的今天,結過婚的先生,你再有這個觀念看看,太太不會給你好臉色看!這是個女權高張的時代,女士們不斷的高喊男女平等。不少地方,女權已超過了男權,換男人要喊女男平等了。

從這個社會觀點來看,你不覺得大乘佛教比較符合現代社會嗎?原始或南傳佛教,猶如古代社會,重男輕女──出家尊貴、在家卑賤;大乘佛教則猶如現代社會,男女平等──出家、在家平等。這點,你能說,大乘佛教不比南傳、原始佛教好嗎?
(玄同評: 真佛宗是以出家眾執持佛法,在家眾護持佛法,這是根據佛制。修行修証佛法,真佛宗是男女平等,出家在家平等。)

當然,平等是機會的給予,不是說每個人都一樣大。在大乘佛教中,在家居士當然還是要禮敬出家師父,佛法僧三寶還是在家信徒的皈依處。只是說,在家居士如果德學夠,你也可以講經說法、度化眾生;在家居士,如果肯修行,也可以達到出家的修證。這在原始、南傳佛教中,在家居士是沒有這種機會的,就算有也很少。 因此,平等是可貴的。但平等的過了頭,也是不足取。像《維摩詰經》中,維摩詰居士將佛陀的十大出家弟子,幾乎說的無一是處,則是個異類,不能代表大乘佛教的態度。可能是某些在家佛弟子,對傳統以出家為尊制度的一種反彈而已。所以,大乘佛教不是沒有毛病、它也有一些不該有的東西。但大乘佛教裡面則有許多寶藏。過去的祖師大德,留下了多少的智慧結晶。
(玄同評: 真佛宗也是如此。)

大乘佛教的精神也是可貴的,它是不斷進取、不斷創發的,帶給佛教徒無窮的希望。除了佛陀所說的修行方法之外,從大乘佛法中,我們發現,還有許多修行的方法。說不定哪一天會有一種修行方法,讓人很容易就入定。這不也很好嗎?

佛所說原始佛法,相信大乘佛教徒不會懷疑。只是某些因地制宜的制度方法,因著時空背景的不同,今人已無法採用,不得有所變通而已。試問:現今國內執著原始佛法者,一切都能如法、如律,像佛世弟子般的修行、生活嗎?
(玄同評: 真佛宗蓮生活佛盧勝彥說凡是佛所說的,全部信受奉行。真佛宗弟子也受戒律,不得譭謗顯密經典非佛說。)

慧 廣 法師
大乘佛教的經典,可能像奉行原始佛法者所說的,不是釋迦牟尼佛所說;大乘佛教裡面的一些佛菩薩,也不見於原始經典──四阿含經。

那麼大乘佛教是不是佛法呢?如果不是佛法,那過去祖師的修行證道,像禪宗,得道之士何其多,都是假的、都是騙人的了?有可能嗎?

不可能!他們不可能都那麼笨,被騙而不知。所以,可以肯定,大乘佛法是佛法,依之修行,可以證道了脫生死。可是,為什麼信奉原始佛法者,要一味的否定大乘佛教不是佛法,是外道法?而且說的頭頭是道,有根有據,令人難以反駁。其實,說得好不一定對,原因是他們犯了一些認知上的錯誤。


他們所犯的第一個錯誤是:以為佛法只存在佛教中,特別是存在早期的原始佛教中,把釋迦牟尼佛所說的經律,都奉成佛法,絕對不可更改。要修行解脫、證果位,一定要完全奉持釋迦牟尼佛所說的經律,才有可能。

所以,他們誓死維護佛說經律,把不符合佛說經律的,或敢於更改佛陀經律的,如大乘佛教,批評成外道──外於佛教之外的宗教,不是佛教。他們確是基本教義派,沒錯。

可是,我們想想,原始佛法就真的是釋迦牟尼佛親口所說嗎?不見得。它同樣是佛滅後數代,才由佛弟子口中誦出。誰敢保證,其中沒有佛弟子的增減?

所以,佛教用於判斷是法、非法,不是這樣判斷的。不是冠於佛說的,就都是釋迦牟尼佛所說、就都是佛法。更重要的是:佛陀所說經律真的是佛法嗎?所謂佛法是什麼?

我們要追溯到最源頭去,不要只停留在佛陀說法的範圍上。最源頭在那裡呢?就是使釋迦太子得以成佛的地方。為什麼太子能夠成佛?是什麼使他成佛的?這個使太子得以成佛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法。沒有它,太子不能成佛。太子成佛後,所演說的,也就是說它。既然太子因「它」而得以成佛,它自然是在佛陀之先了。

既然是在佛陀之先,那麼可見,佛法──使人得以成佛的這個「法」,不因我們的教主成佛說法而有。不管有沒有佛出世、世間有沒有佛,這個佛法都存在的。分析到這裡,就很明白了。佛法不是只存在佛教中,更不可能只存在原始佛教中,它是永遠存在的。佛經不也談到嗎?有佛無佛,什麼常在?

怎麼佛法會只存在原始佛教中呢?既然佛法是使太子得以成佛的法、是在釋迦牟尼佛之前,那麼佛成佛之後所說的,怎麼可能是真正的佛法?佛所說的,只是在描述或談論那個使他得以成佛的「法」而已,不是真的佛法;佛所說戒律,又是佛弟子有犯才制,是針對當時隨佛出家的印度弟子而制。這又怎麼會是真的佛法呢?又怎麼不可以改變呢?只要改的適當、不亂改就是了。

因為,包括佛所說的經,都只是因地、因人的方便言說,不是真的佛法。但是,我們執著原始佛法的佛教徒,卻把它當作佛法,而忽略了真正的佛法。把改變它、不符合它的,都斥為外道。所以,這是執著原始佛法的佛教徒,所犯的第一個錯誤。


再來。

佛法──成佛的法,既然存在於宇宙間,我們也就不能否認其他地方、其他宗教也有佛法。因為,一旦有人悟了這個「法」,他就能說出佛法來。可能表達的方式,會和佛教不大一樣。像近代印度的奧修、或克里希那穆提及歐美一些人,他們都不是佛教徒。但看他們的言論,都是悟道之士。他們說的不就是佛法呢?

大乘佛經也說,十方三世有無量的佛,或說隨時有佛出世。由此可知,原始佛教派,那麼在意大乘經典有外道思想,或說大乘佛教有外道的作法,就排斥大乘佛教,那是不對的。因為,外道中也有佛法。所謂外道,只是外道的成分比較多,佛法較少一點;佛教內則佛法多一點,如此而已。好比五格的樓梯,有些外道可能只爬到一格、二格或三格,佛教修行成就者則爬到五格,到達修證的究竟處。

說大乘佛教中,有外道思想,其實只是這些言論與教主釋迦牟尼佛所說,略有不同而已。因為大乘佛教,把佛法追溯到釋迦成佛之前、使釋迦得以成佛的「法」上。那麼,佛法就不應只是釋迦牟尼佛能說,凡證悟了這「法」的,都能說佛法;凡證悟了這「法」的,也就是佛;凡證悟了這「法」的,就能超佛越祖,他不比佛祖小,佛祖也不比他大。

所以,過去禪師有為了破學者執著而喝佛罵祖的。只是,為了倫常尊稱,依釋迦佛法而得成佛者,當然不會也稱為佛。於是,因時代環境的不同,這些證悟佛法者,可能被稱為阿羅漢、菩薩或中國的禪師、上師等。這些釋迦牟尼佛以後的諸佛,他們所說佛法,也會因時代環境背景的不同,而相異於二千五百年前,成道於印度的釋迦牟尼佛。由於不同、或有其他宗教的意味,就被遵奉原始佛教者說成外道思想了。

更由於大乘佛法,是以使釋迦太子成佛之法為佛法。在大乘佛教中,也就有了許多佛、許多菩薩。有阿彌陀佛、藥師佛,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等等許多佛菩薩。而原始佛教是以釋迦太子成佛之後,所說的法為佛法,所以只有一佛,也就是教主釋迦牟尼佛。這是兩者最大差異之處。

同時,由於大乘佛教的佛法是宇宙間亙古恆存的,只要證悟了它,便是成佛、便能演說佛法。那麼,大乘佛教就不可能只是釋迦牟尼佛說的,可能是許多位佛說的。雖不一定是教主說的,但只要依之修行,也可以解脫成佛。不是教主說的,又有什麼關係呢?

由於,大乘佛教把佛法、定義在宇宙間亙古恆存的真實佛法上,有別於原始佛教的言說佛法。所以它的格局很大,如大海能容納百川,含藏無限,又與時俱進,不斷的創發。這所以大乘佛法的豐富,不是南傳佛法所能比擬的。

換句話說,大乘佛法是開放性的,南傳佛法則是封閉性的,唯以教主釋迦牟佛於二千五百年前於印度所說法為準則。這又是兩者的差異性。


現在,可以做個結論了。

大乘佛法也是佛法,大乘佛經也是佛說。只是大乘佛法,有些地方會有別於原始佛法。因為他不一定是釋迦牟尼佛所說,可能是釋迦牟尼佛之後的佛所說。說明白一點,就是後代的佛弟子──菩薩、阿羅漢或祖師所說。因為,他們都證得了佛所證,所以也可以說是佛。由於他們也證得了佛所證,他們的說法就不會有問題。

或者,你會懷疑,要是他並非證得了佛所證,所說法有錯,那怎麼辦?於是,就有用來衡量是法、非法的標準,如三法印、一實相印;同樣的,這也適用於原始佛教經典。不要以為原始經典都是佛法。畢竟,佛世尚無印刷文字,佛經都是經過弟子幾代口耳相傳,才刻成文字。其中,是否會有誤呢?不得不注意。

為什麼後代的佛弟子要將佛所說法,演說成與原來不大一樣呢?因為,時代不同、環境不同,佛法不得不有所演化。有時候為了度化異教徒,佛法會加入一些異教的東西,好讓他們能接受佛法。就像釋迦牟尼佛在世說法,也多所採用當時印度宗教文化或風俗習慣,來度化當時的人,是一樣的道理。不可將佛陀的方便視作正當,後代弟子的權宜,就斥為外道。

所以,南北傳佛法,原始佛法、大乘佛法都是佛法、都是佛說,只是定義略有不同罷了。佛教徒看適合從哪一派別進入,就依之修學,不要互相批評,我是他非。那是很不智的。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06 百花齊放.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