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願意欣賞不是 眼見為憑 的世界嗎?

這是一篇2008年5月26日刊登於「不一樣新聞」的文章,作者徐渝微是資深媒體人,長期與「不一樣新聞」合作,擔任外稿編輯。雖然她不是真佛弟子,也沒有特別的宗教信仰,但由於工作關係與職業的敏感度,讓她順理成章成為一個,能夠在近距離默默觀察真佛宗多年的知識份子,以下就是以她對真佛宗與蓮生活佛的觀察所寫下的心得。

文/徐渝微(轉載自「不一樣新聞」)

我們常自豪生長於一個多元面向的現代社會,每一件事都能從不同的觀點看事情,但對於很多無法「眼見為憑」的事,你選擇相信得多還是懷疑得多?老實講,在今天之前,我一定選擇懷疑的多!

以神通度眾聞名,創建全球500萬弟子的「真佛宗」密教宗主—蓮生活佛,從四十年前決定弘法度眾開始,就「號稱」能以他的神通力,救度世人,但也因為世人難以理解的神通力,讓他這一生注定毀譽參半!縱使以他今日在密法、佛學、禪學的成就,他大可趨吉避凶重新打造優質高僧的品牌形象,但他固執得可以,從悟道開始的第一本書,寫的是真實救度的神通事蹟,寫到現在第200本書還是無形救度的故事。

就產量,我十二萬分敬佩蓮生活佛,每天寫2000字,一個半月出一本書的高超快手實力。但就內容,縱使書裡面的救度故事鋪陳的十分流暢,我還是帶著「問號」的心態去看每一行文字。
我花了六年體驗「真佛宗」
我以外聘寫手的立場為「真佛宗」寫了六年的稿子,但從來不會忘記提醒自己,以記者出身的客觀角度去看待這個宗派,坦白說,這六年來,我一直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來觀察這個宗派。

2008年5月4日下午我去參加了「蓮生活佛200本文集系列活動」的最後一個「感恩餐會」,那個體驗,連我自己都無法置信…。回到家打開電腦,我無法依照慣例,寫下一篇漂亮的公關稿,想了兩個小時,我決定從心底話去敘述我在感恩餐會的體驗,及六年來我對這個宗派的觀察。

有別於去朝聖的信眾,我是以在週末還要工作的心態去參加這場感恩餐會。去年蓮生活佛也曾返台主持時輪金剛法會,台灣的媒體對他並不是太友善,因為透過鎂光燈,人們想看的是一個清淨苦修的宗教家、一絲不苟的修行人,遠比看一個太過歡樂,太過靈學觀點的宗教來得多。在媒體的縮小鏡下,老實講,「真佛宗」是吃虧的,因為這個宗派太歡樂了。
品牌定位—「在歡樂中學習佛法」
以我昨天去參加「感恩餐會」為例,第一個感覺就像是一個大型的尾牙宴或生日會,台下席開約300桌,主持人徐雅琪與邰智源是蓮生活佛十多年的老弟子。邰智源是知名的模仿演員,邀集了很多在「全民最大黨」中固定演出的班底郭子乾、阿KEN…,演出「兩蔣脫口秀」、「真假活佛」兩個橋段,分別貫串蓮生活佛的過去與現在。

接下來幾乎清一色是弟子的演出,包括從未公開的弟子施文彬,現場演唱蓮生活佛最喜歡的「傷心酒店」、還有國家劇院級專業舞者的弟子,獻上媲美國際水準的舞碼、專業的音樂人、演唱、彈奏…,整個活動的做法,宛如一場好看的秀。台下則坐著人手一根螢光棒,來自台灣、香港、歐美、東南亞的真佛宗弟子。細看手拿著螢光棒的信眾,大概可以分為兩個族群,一群是30~40歲,另一群是40、50歲以上,很多阿公阿嬤生平第一次拿到螢光棒,連要折斷才會發光都不懂,卻從頭到尾拿著「不發光」的螢光棒,忘情的隨著音樂搖晃。

若「真佛宗」有個品牌定位:「在歡樂中學習佛法」,那就是我這六年來對它的觀察所得。來這裡修行密法,你心裡想要什麼,就有一種法,具備這樣的功效,例如:想要錢財,密教中有「財神法」,想要愛情與好人緣,就有「愛染明王法」;想要健康就有「藥師佛法」;想要遠離一切災難,更有殊勝的「時輪金剛法」…。一切你在世俗的慾望,只要你願意修行,這裡都有一種法來趨近你的願望。

密教的祖師曾說:「先以欲鉤之,再令入佛智」其實不過就是洞悉人性而因材施教罷了。沒錯!原來修行佛法是務實的,你不一定要變成「聖人」,只要你有一顆「善良的心」,有心向佛,就可以學習。
近距離觀察蓮生活佛
因為慾望不用掩飾,所以快樂不用太掩飾,這也不難理解,為何「真佛宗」的感恩宴會宛如一場精彩大SHOW的原因。觀察真佛宗六年,包括曾經到西雅圖近身採訪蓮生活佛,以我淺白的體驗,我感覺蓮生活佛真得到一種「無我」的境界。沒有宗教領袖的「稜稜角角」,蓮生活佛從沒有主導他的宗派要往那個方向走,他不管事不主政,他不主動要求什麼,弟子給他什麼,他接受、弟子要他參加什麼活動,他接受、別人罵他,他也接受,一切喜歡他、崇敬他、批評他、毀謗他的…他都接受。就以這場感恩宴來說吧,你有看過哪一個宗教領袖,上台高歌,還得每一次都應弟子要求上台打一套金剛拳。蓮生活佛弘法近40年,出席各種聚會,光金剛拳可能就表演不下百次,弟子想看,他就打,弟子期待他唱歌,他高歌,弟子苦心規劃一切,想博得他開心,他也發自內心的開心。

從我的角度,我看到他具備身為一個修行者的浩瀚氣度,他曾經講過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他說:「不管是讚嘆我的或是毀謗我的人都跟我有緣,我最怕的就是不認識我,跟我沒有緣份的人,因為沒有緣份,就無法度化。」這句話令我非常感動,做為一個宗教領袖,行度眾的事,哪有挑選緣分的權利與分別心,而他是真心珍惜每一種人與他的交會。
宗教家的眼淚
5/4日的節目有一個橋段是敘述兩個母親,一個是蓮生活佛已逝的母親,一個是宗派的母親,他在出家前結褵的妻子,目前也是這個宗派的母親「蓮香上師」,在影片快要播畢的時候,現場的導播不小心拍到臉頰旁還有未乾淚跡中的蓮生活佛。敘述兩個媽媽的影片,誘發了一個宗教家心底的感觸,落下了淚,當旁人在竊竊私語,「師尊在流淚…」的當下,我心底在想,在他的心中,一定有一種苦,是只有媽媽能明瞭,有一種虧欠,也只有媽媽能明瞭。所以當他面對一個已逝的母親,一個俗世的妻子時,他真情流露了。

為何修行人還有「太太」?我在剛認識真佛宗時也很疑惑,直到前年我去西雅圖,認識了幾戶當初隨著蓮生活佛飄洋來到西雅圖定居的幾家信眾,後來才知道,這跟「真佛宗」的建立背景有關係。真佛宗創建初期,是七個家庭跟隨著蓮生活佛,飄洋過海,來到西雅圖,在他鄉異地,他們透過家庭式佛法修行,在異鄉得到安定感,在信仰中,他們堅定了同門的友誼,也堅定了家庭和樂的關係。之後,這些夫妻中其他一方,選擇了出家的路,有的是夫妻都出了家,但試想,如果是因為要求自身心靈的提升,而背離家庭,這對家庭的其他成員而言,都是一件無辜的事。

贊成夫妻同修,「真佛宗」走的是一條更符合「人性」的修行之路,修行是靈性上的提升,在出家修行後,或許不再有夫妻之實,但並不代表要完全背離家庭,如果你也同意,在現代,修行人不一定需要拋家棄子,或許你就更能理解,在「真佛」中為何都能看到家庭信仰的現象了。
你願意聽這些人的故事嗎?
除了還存在世俗的家庭關係,「真佛宗」最讓人質疑的還有蓮生活佛「神通」的能力,及書中滿是神蹟救度的案例,不瞞大家說,這是觀察真佛宗六年,心中還是有滿滿問號的事?

我的疑問有三:
1、以蓮生活佛在書中精闢的佛法造詣與見解,已是密教的大思想家,根本不需要這麼多的神通故事來擴大名聲,為何他還是要不斷寫自己神通救人的故事?
2、這些案例的人真的存在嗎?一個還在世上的人,真的能夠穿梭陰陽界嗎?
3、因為不可思議的神通案例,讓「真佛宗」被認為是黑教,但這麼多年來,我看到的並不是一群詐騙集團,而是一群苦撐七年辦報紙試著改變社會、送米送糧想幫助弱勢的一群人,如果這個教派很黑,他們到底想「黑」什麼?

其實我從小很怕鬼,不看鬼片、恐怖片、驚悚片,所有會嚇到我的訊息我不聽也不看。因此,在讀蓮生活佛書中很多救度的案例,我都是用跳的,我壓根不想知道我「看不到」的世界。所以我坦言,我至今從來沒有加入這個宗派的打算,因為這代表,我必須「認同」有看不見的世界在運作,那讓我覺得有點恐怖…。
從未謀面弟子的見證
在感恩宴上,幾個人的話,讓我很有衝擊,第一個是台語歌手「施文彬」,因為真佛宗有遙拜皈依的儀式,所以連蓮生活佛都不知道有這一號弟子。20多年前施文彬就看了蓮生活佛的書而皈依,皈依沒多久就發現自己居然開了「天眼」,居然看得見其他空間的靈眾。施文彬目前是一家遊戲公司的老闆,有自己的專業,因此他不靠這特異功能來營生,偶而只用他的特異功能來幫助別人。說出這樣的經歷,對他反而是有損形象,但他還是無懼的坦承自己的經歷。說他跟師父有多深厚的情誼,也不是,5/4日這天是蓮生活佛跟施文彬第一次師徒面對面相見。

另外一個叫鄧盈嘉,蓮生活佛上個月在西雅圖「清明超度法會」開示時,提到一位在大學任教的教授弟子自殺,被他救回來,但蓮生活佛並未指名道姓。鄧盈嘉現身在感恩會上痛哭說明,那個人就是他。鄧盈嘉拿出他的身份證跟目前在崑山技術學院任職的教職證,賭上他的生涯與職業,也要為這段經歷作證明。鄧盈嘉其實在企業管理學界相當知名,寫過十九本管理類的書籍,常常到處演講,他的筆名叫衛南陽,在搜尋引擎輕易的就可以找到他的資料。
地獄門前的真實救度
當天在他開口說第一句話時,就痛哭失聲,他說今天公佈這段經驗就已做好心理準備,就算丟了工作、毀了名聲,他也要說出來。為了不破壞他的真實故事,如果想瞭解這段故事的人可以上鄧盈嘉的部落格。http://www.wretch.cc/blog/silentkeeper

感恩宴當天鄧盈嘉說完他的故事後,已是哭到不能自己,他用他顫抖的手拿出口袋裡頭一張,鄧媽媽在參加完5/3日時輪金剛法會後,用法會的DM寫下的一張紙,上面寫著:「只要蓮生活佛一句話,我願意將我的兒子奉獻,我願意接受有一天我兒子出家走上度眾的路。」一個媽媽願意奉獻出他一手培育大的兒子,讓他出家…,如果不是親身體驗,可能這樣做嗎?

其實當場聽完他的故事,已經讓我覺得震撼,但記者出身的我還是做了求證,我到各大搜尋引擎,果然輸入他的筆名「衡南衛」,就有一千多筆相關於他的資料,相片也核對過是他本人,連他的部落格都是我藉由搜尋「我是被師尊救回來的經過」找出來的。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在他部落格中的留言,有事發當天的學生還有自己的二姐,討論著當天發生的經過。
開始相信無法「眼見為憑」的世界
人的眼睛在這一刻只能看到180°的世界,以往我只選擇看180°的世界,我不願意去想這個世界還有其他空間存在我看不見的背後,雖然現在我還是沒有勇氣親眼看到其他空間的世界,但是透過這次的經歷,我願意相信不是所有「眼見為憑」才是真世界,我也願意相信這世界或許有一種人,他這一世的職業,就是來救度世人的。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06 百花齊放.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你願意欣賞不是 眼見為憑 的世界嗎?

  1. Kevin Wang says:

    這篇寫的很好,很中肯,作者很有智慧,知道什麼是包裝下的宗派,什麼是不講包裝,真實呈現,可惜真正成佛的是不講包裝,原汁原味,所以毀謗就來了,如洪水般飛至……禅宗六祖也不以不識字為耻,所以到處說老衲不識字………若時空倒轉六祖也来此世創宗開派廣收門徒,衪還是會說老衲不識字,所以就會很多人會成立 blog, fb, 和記者寫文章攻擊衪說:::
    啥米(什麼), 不識字也會成佛……然後不好聽的點,點,點就來了….
    這就是現今現實社會

  2. 塵緣 says:

    這篇看了實在很感人.
    “縱使以他今日在密法、佛學、禪學的成就,他大可趨吉避凶重新打造優質高僧的品牌形象,但他固執得可以…”
    以師尊的成就,根本連打造什麼形象都不用,什麼都不用做,直接虹光化身離開這個世間即可。但是師尊是發了大願的,不捨一個眾生,才會繼續留世與眾生結緣,才會不間斷的廣說種種方便法,即使有人誤解了也無所謂。
    今生得逢真佛出世,廣傳種種方便智慧法要,並親證佛性演化救度,如果這樣都還不夠,那無緣的真的可惜了。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