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所了解的張秀霞其人(二)

副題:被蓄意誣蔑的旅館事件

作者:蓮花彥樺

張秀霞在文章中寫到:

那應該是1998年2月21日,盧師尊到溫哥華為菩提雷藏寺的地母金身開光。 我們眾弟子一起隨行。事先我同G師姐打過招呼,到溫哥華後就去她家暫住兩三天。

也許就是因為參加的人太多,當晚謝師宴過後,怎麼也找不到 G師姐,那時候的我沒有手機可以聯絡。沒辦法之下,只好再找看有沒有同門可以幫忙?後來遇到一位外地的A師姐,答應可以同她share 一個旅館房間,那時候她說剛好也有其他的師姐大家可以一起住。好友愛嬅也參加了謝師宴。我和愛嬅,張秀霞還有D師姐一起跟著A師姐到旅館的時候,就想去碰碰運氣,詢問前台還有沒有空房。令人很驚喜又驚訝的是,竟然還有一間。聽到這樣的消息,我也特別高興,立刻訂了下來,問她們要不要一起留下來住?愛嬅原本計劃要回去西雅圖的,聽說突然間有了空房間,她猶豫了起來。於是我便說:或者先去看看房間再說。

一同走過去的時候,看到盧師尊同幾位上師一起走在前面。能看到盧師尊大家都是很開心的,剛好我們也是要上樓,就一起跟在後面。走著走著,發現前台服務生分配給我們的那間房,竟然跟盧師尊的房間在同一層樓,而且更巧的是就在盧師尊的隔壁。大家都高興地叫了起來,因為這是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前台的服務人員根本不認得我們是誰,也從來不可能透露隔壁客房的顧客。張秀霞要留下來,愛嬅也想留下,但她想到第二天有事,又想省錢,就在房間門口猶豫著。這時剛好盧師尊同幾位上師聽到我們談話,對我們說:“原先這房間是預訂給師母的,因為有事,師母來不了。”師尊又關心地說:“如果你們要回去就要早一點,路上要小心。”雖然那時候也不早了,最後愛嬅還是決定回去,張秀霞和D師姐也只能跟著一同回去(第二天沒有同門的車可以帶她回西雅圖,從溫哥華到西雅圖駕車白天只要兩個多小時,而且因為晚上交通很順暢,通常是更快就到達了)。可在無意中,我突然發現張秀霞怪怪地看著我。當時我不知道什麼意思,現在看到她寫的這些骯髒文章,我明白了。他們離去之後,A師姐過來說她房間住人太多,可否分一位兩位過來。我答應下來。隔天一早,她們就趕飛機去了。當晚,一同護送師尊回房間的有蓮印、蓮寶上師。整一層樓住著的都是上師,法師和同門。

第二天早上,師尊吃過早餐就回西雅圖了。我因為要辦理簽證,需要留在溫哥華兩天,也剛好在送師的人群中遇到了G師姐,就到她家借宿。(當年的護照我都保存著,這些政府海關蓋印過的日期是不會說謊的。文章中刻意隱藏不提的D師姐,剛好我手上有你張秀霞同她的照片,你難道敢抹殺另外的證人嗎?)

張秀霞,這才是事件真相。你為了達到誣蔑蓮生活佛盧勝彥師尊的目的,故意隱藏細節,歪曲事實。當晚,明明是第二天沒有回程車的關係,你自己決定,要跟愛嬅回西雅圖,在這裡你卻說成是盧師尊要求你們回去。明明是四個人要同住一個房間,你卻說是三個人。是不是你以為沒有人會記得當年的這些看似不起眼的細節,你就可以憑自己的愛恨,惡意編造事實,造謠生非,掀起滔天巨浪,抹黑別人,快意自己的邪念嗎?你假惺惺的一句“為什麼”,無非就是希望增加讀者的歪念邪念,以達到你抹黑誣蔑的目的。可見你的內心是多麼的惡毒卑鄙!是不是只要有異性住在你隔壁,我們就可以認為你跟異性有一夜情呢?真是荒唐!!!你的判定若不是白痴,就一定是蓄意誣陷了。你這樣破壞我的名譽,沒證沒據,而且肆無忌憚地張貼別人的照片,信口雌黃,你是不是要負法律責任!我這裡也有很多張你的照片,還有你同D師姐的照片,要不要我也給你貼上去呢?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3 還張秀霞女士一個顏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我和我所了解的張秀霞其人(二)

  1. Meekie says:

    請你勇敢的把這篇文章轉發出去,讓更多的人知道張秀霞歪曲事實,刻意抹黑的卑鄙行徑!

    請你勇敢的用你的真名字留言!

    張秀霞根本就是個法盲,未經同意就把別人的照片公開在網路上,只爲了達到她譭謗的目的,這已經是侵犯隱私權了!法官還沒出庭張秀霞就已經敗訴了。

    小屁猴,哪兒涼快滾哪兒去!!!

  2. Pingback: 我和我所了解的張秀霞其人(二) – 盧師尊被毀謗抹黑的真相-急救您的慧命吧

  3. ilovegm says:

    很抱歉,若你不是對面的人,不過,你的口氣和用詞實在很容易連想到是對方的口氣。希望大家保持清明,提不提訴,是當事者的決定,身為局外人,不要煽動情緒。謝謝!

  4. 莲花凯丽 says:

    有个F教团体,聘请了下流的小报周刊记者,混入著名宗教团体里头,再设法接近他们认为很有钱的宗教领导人,设计借机在各个角度拍照,以便合成剪辑照片成为猥亵照,然后再邮寄给宗教领导人进行勒索。
    所以才会有很多毁谤网页的诞生。说明要倾吐自己的委屈,不是为了钱,却一直哭速没钱起诉“加害人”(受害人变成加害人),希望大家在金钱上能资助她等等。
    哭了10多年,还没有钱起诉“加害人”,所以继续哭。实际上也不知搜刮了多少受骗者的前了。

    所以,这些网页,永远在哭诉自己的委屈和重速资助的需要,根本没意思要起诉“加害人”,因为她无凭无据,起诉不来的关系。

  5. 打狗棒 says:

    彥樺師姐,當晚你是跟幾個人同房?你說分一兩位,到底是一位還是二位,都是女的嗎?要清楚說明。。。而這些是你的人證,證據!

    • 不空 says:

      这位朋友,你觉得这房间中是男是女,是一个还是两个?是张秀霞诬蔑莲花彦桦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是要让张秀霞出来举证,你懂不懂法律准则?你先去问问律师好不好。作为莲花彦华只要提搞张秀霞诬告,网站上的所有的内容就是证据,张秀霞要胜诉的 话,法官会要张秀霞拿出她说法的根据。否则,张秀霞会败诉而受到法律的惩罚。道德上,也是为人唾弃的。恶人看世界是恶的,小人看世界是怨恨的,要害人着看世界是恶毒的。为什么张秀霞对真佛宗的提告,法院会不受理?你只要看看她所有的文字都极不严肃及其随意及其主观就知道了。

    • Meekie says:

      不小心給我看到張秀霞的文章中有問了同樣的問題呢!

      唉,把自己的屁股蓋好,別這麼快就露餡了。文章中說 ”隔天一早,她們就趕飛機去了“,”她們“懂嗎?女字邊的”她“,還有”們“,你不會現在還在國小留級吧?現在輪到我問你,到底是一個兩個,都是女的嗎?速速答來,免打!

      在這講證據,那我得問問你了,那些親筆瞎編的故事裡面,張秀霞自己說 ”我是沒有任何的證據, 但是, 如果你們被封[上師]的。。。應該能神算出, 我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真實的“ 這句話又要怎麼解釋呢?大言不慚的胡編亂造,竟然要別人幫她神算?腦子進水了是吧?

  6. yorkzhang36 says:

    支持彦桦师姐澄清事实。

    • 莲花又丘 says:

      张秀霞,郑尧中二位闹了七八年,一切正人君子一眼可看穿其把戏,两人均头生反骨忽然就背叛污蔑自已曾非常非常热爱的恩人师父想得到人们的尊重是不可能的。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