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樺師姐對張秀霞女士回應的答復(1)

作者:蓮花彥樺

張秀霞,看了你的回應,來而不往非禮也,請你也看看我的回應:

我寫“我和我所了解的張秀霞其人”這些文章的本意,一方面是為了以事實來端正眾人的視聽,二者是抱著治病救人的心,希望張秀霞,你能正視自己的謊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看到你仍然在用更多的謊言粉飾自己,抹黑他人時,我只有不遺余力地一一戳穿你的謊言,讓你欺世的謊言再次昭示天下吧!

你說:

這是你又一次的謊言。那時,你帶著你馬來的同門,你用若即若離的眼神瞟向盧師尊,搖擺著你身段,有意無意擺出誘人的姿態,跳著你所謂的馬來舞,哇,太。。。了!我真學不來,我怎可能跟你一起供那種舞呢 (可以在西雅圖雷藏寺求證)!

我也從來沒有幫你擦過護膚液。我問你,你說我們相互少接觸,少至來往,那你怎麼可能露出你的背部讓我擦抹, 不覺奇怪嗎?你不會想說,我們彼此不熟卻一起洗澡?

你說不知道自己受了傷,是我告訴你的,才知有傷。那你在還未了解是否是傷,傷口是什麼樣的以及受傷了多久的情況下,馬上就一口咬定盧師尊,哇,盧師尊中獎了!你以為你是神啊!

通常情況下,只有長期磨擦才會引起皮膚的粗糙,那請問要經過多少次的摩擦,多少天的衝擊才會像手上老繭一樣粗起來呢?難道你每次受傷都不知道嗎?那還叫受傷嗎?這叫你的惡意中傷!還說那一次的大力衝撞,都大力衝撞了,你還沒有痛的感覺,還完全不知道,這合理嗎?

你說:

第一, 如果我在西雅圖長住,那你為什麼會到新加坡在我家住過一夜呢?那夜我是跟誰聊天呢?我的護照上可是有我出入境的全部記錄。到時我可以當眾出示。你不了解事實,再次無中生有,你到底是何居心?

第二, 遠渡重洋外出求法或學藝,古今中外都是如此。你難道不知道修行人求道心堅嗎。哦,我忘了,你現在說你不是修行人。可是,你既非修行人,又不了解修行人,那你憑什麼對修行人的心思進行妄測呢?你故意在暗示著什麼?

第三, 你每次去西雅圖住,是否都帶上你的丈夫和孩子的呢?如果不帶,為什麼您要拋下他們呢?

a)   當時是四個人。我這裡還有當年跟你一起來溫哥華的師姐的照片。

b)   你在“揭開[真佛宗]創辦人盧勝彥蓮生活佛的真面目”一文中述說盧師尊一再主動對你性侵多次(從97年3月開始到99年7月為止),而你每次的態度都是萬般地無奈, 可這次(98年),有這麼好的機會,盧師尊怎會如此不合情理地命你離開而非留下你,和你單獨相處呢? 我當時並沒有向盧師尊報告第二天我要留下來辦理簽證的事宜,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如果盧師尊命令我回去,而單獨留下你不是更合理嗎?難道不是你必須跟愛嬅回去嗎?

同時你的態度怎麼好像很委屈很孤獨很不情願呢?說什麼半夜駕車回西雅圖是多麼的危險, 回去地路上還在問著為什麼,心裡還想著什麼盧勝彥的好安排! 你的離去,好戀戀不捨啊!為什麼前後兩文章的態度反差這麼大?哪篇文章,你撒了謊?

c)

你指的危險是什麼?你是指性侵嗎? 你連我的名字都會記錯,你會有如此慈悲心嗎?是不是把你一人留下就很好,很安全了呢?
第四, 半夜駕車回西雅圖,真的很危險嗎? 同門在聽法後半夜駕車回家是經常的事。如果真那麼危險,愛嬅師姐會回去嗎?即使真的是師尊不讓你們住那裡,你們也會找其他旅館住下,請別再把合理的說成是不合理的!

d)   如果上了法庭,是不是你首先應該向法官出示你的證據,以證明你沒有毀謗別人? 你別以為你沒講什麼,就不是毀謗。如果法官判定你的話是有很明顯的誤導與暗示,你就都要提出證據。法官怎會讓你賊喊捉賊,讓被毀謗的一方證明自己不是賊? 看來你要准備好了,你的任務不輕啊!

順便講一句,你的支持者在網上叫囂:Meekie和陳彥樺,你們敢不敢以下地獄來發誓:如果盧勝彥有與張秀霞做過這事,你們就下地獄!!!敢不敢???屁話少說!!! 呵!” 這真是可笑之至!真是氣急敗壞到腦子不清醒的程度。我在以我自己的事實駁斥張秀霞的歪曲事實,她企圖通過毀謗我的清白來毀謗盧師尊,你們要我去發誓證明盧師尊與張秀霞,這不是極其荒唐了嗎?你張秀霞企圖通過毀謗我來毀謗盧師尊,我必須要澄清真相。而我的文章永遠都是講我作為當事人的事實。如果發誓是如你們所說的這樣荒唐,是不是我也可以發誓證明你的支持者與你有什麼事呢?真的是離題萬里!你們在說話之前最好去課堂培訓一下,或到去學學一個正常理性的人是怎麼說話的!我看你的支持者也已看出你說話的離譜,只好把矛頭再轉向盧師尊,在找台階下了吧!

(未完待續。。。)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3 還張秀霞女士一個顏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10 Responses to 陳彥樺師姐對張秀霞女士回應的答復(1)

  1. Meekie says:

    張秀霞啊,你含沙射影的要牽拖彥樺師姐作爲你譭謗盧師尊的證據,硬要引導大家認爲有什麽不正常的關係,如果少至來往的人都被你利用牽扯,你是個什麽樣的人啊?

    你說「難道你不願承認與盧勝彥的密切關係?」既然都不熟悉了,對一位不很了解的人,卻硬要人承認什麽密切關係,是捕風捉影呢?還是。。。蓄意誣陷呢?

    不熟悉,卻能編出一起擦Body Lotion的鬼故事,你是個人前人後都可以隨便露出自己背部的人嗎?

    我很真誠又真心的對你說:做阿嬤的女人了,善良一點不好嗎?

  2. Meekie says:

    想用“少至來往“掩蓋自己把人家名字寫錯的事實,卻忘記了自己所想要誣指的内容每一項都是至少要彼此熟悉才講得出的話。顧前不顧後,顧頭不顧尾,別這樣笨拙地看待別人的智商好嗎?無聊的!

  3. 德充符 says:

    媽呀!我看到「擦乳液」那段,有一些扯到 師尊的片段,哇哩!這人在幻想什麼啊?
    我不小心瞟到幾行,就一整個想吐和感到不可思議

  4. 不空 says:

    实在不可思议!想诬陷师尊,你也要想周全一些,这么容易的被人识破。是啊,你说那段时间师尊这么热衷的“加持”你,那晚,师尊怎么可以当面让你离开,之前不跟你打招呼,之后不向你解释,而且还那么热衷你,你好像以后在西雅图也毫无反应,真奇怪啊!张秀霞,在你的描述中,文章中的人物行为可以变来变去的,都成了一群听你指挥的机器人了!啊,你伟大极了!

  5. 想想看 says:

    有人说谎话是不用打草稿的,因为有人是吃这行饭的。但说多了,不免马脚漏出,最后还是会拿起石头狠狠地砸自己的脚的。直到现在,张还在说丈夫是支持她的,当然,如果不是从头开始就参与共同策划,还有什么理由,作为一个正常和有理智的人,十几年来,会一声不吭,从没怀疑,从不调查?猜得不错的话,两人现在正在思考对策,忙于应付吧!

  6. 信哲 says:

    彥樺師姐和Meekie師姐,護師之心功不可沒!
    像這種表裡不一,前後不一致 ,名字 、時間
    及多處故事情節兜不攏的情形,已經證明其妖言惑眾,
    藉由人們的惻隱之心行抹黑、毀謗、破壞曾經是自己師父
    蓮生活佛盧勝彥之名節。是非黑白不分,破了三昧耶,
    既不是為修行而來,司馬昭之心更明顯了,真是不打自招!

  7. 真佛小蝦 says:

    這位張秀霞阿嬤,您究竟是在寫網絡色情小說,還是鬼故事啊?!

    如果是色情小說,拜托你不要用你自己當女主角好嗎?留點幻想空間給讀者吧!一個老花痴阿婆的色情小說?!真的好惡。。。嘔。。。

    不過,如果寫的是鬼故事,你倒是挺能“鬼扯”的!真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可是劇情未免太過荒唐了些!!

  8. 玄同 says:

    猴群很喜欢以发下金刚地狱的毒誓来唬人, 其实我有时也想以发下金刚地狱的毒誓来为师尊辩护。但我又看到猴群发毒誓如同放屁, 根本无意义可言, 我若跟着学, 不也成了放屁猴?

    放狗屁
    狗放屁
    放屁狗
    这是李宗吾所写厚黑学一书, 里边讲述老师给学生的文章评语的三种等级。

  9. 玄同 says:

    一开始, 张秀霞以彦桦为人证, 想证明她所说的是真实的。
    后来, 张秀霞又说与彦桦少至来往。

    少至来往的人, 如何能为您作证? 您找一个您说很少来往, 即是不很熟的人来证明您所说的是事实, 这不会有点莫名其妙吗?

    一个人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以从不熟识自己的人身上找到证据哦?

    这除了以为人家不知道, 而故意生搬硬套地摆人上台, 再以少至往来为自己的下台梯的抹黑手段, 除此之外, 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10. 蓮花奮迅 says:

    佩服各位道兄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