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自己太認真

轉帖:蓮耶上師 – 中山猴傳 | Nov 7, 2012

感謝師尊的加持與教導

感謝大家的護持

只是將這幾個月裡面,與來訪訪客的問答寫出,想不到越寫越多,越講越詳細,真的該笑我自己「太認真看中山猴」!

*************

有人跟我說,中山猴以科學來駁斥師尊與真佛密法,好厲害。怎麼辦?

剛開始,我真的去研究了一下這個問題。

後來,仰天大笑,不是笑別人,是笑我自己,會不會太認真呢?會不會把科學猴當成科學麵了?

借改周星馳「唐伯虎點秋香」的台詞:

不笑他人看不穿,笑我自己太認真!

中山猴懂什麼是科學嗎?

好的,很簡單,一般學術界同意,科學分成三大領域,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科學,請問中山猴用哪一領域的科學去批判師尊與真佛宗?是自然科學呢?是社會科學呢?還是人文科學呢?

(為何要引用學術界說法,因為至少有證據,且經過一定的研究與討論,不是像科學猴那樣隨便吐口水)

在自然科學領域裡,一切都是可以重複實驗,只要同樣的步驟與條件,必然產生相同的結果。

這陣子最熱門的自然科學話題,就是上帝粒子,兩個不同研究單位各自進行實驗,都出現相同的微弱能量,而且瞬間消失,這是什麼?

這些科學家不敢立刻公告找到了上帝粒子,只能不斷的驗證,甚至,進行同儕評估,由第三方進行驗證,以強調公正性。

自然科學強調證據的精神,被延用至其他科學領域。

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沒有證據,只能說無法証實,卻不能全盤否定。

有趣的是,自然科學本身就是開放的,因為儀器、實驗水準總是不斷進步,隨時都有新發現,因此,開放的心胸是自然科學非常需要的特色。

希臘羅馬時代,他們知道空氣中有種酸素,可以讓蘋果變酸,讓東西變質。又有古人認為,可以燃燒木頭,是因為空氣中有燃素,才能讓木頭燒起。

過去說的「酸素」、「燃素」,現在知道這種現象都是氧的作用。

自然科學本身就是持續進化的。

這樣的精神應用在社會科學,就成了各種研究方法的基本精神,而且方法論公開,同一群體進行相同步驟的調查,答案會很相近,可是,人有許多變數,因此,放寬了限制,只要在標準差內,出現顯著水準,並且有道理、解釋得通,就可以接受。

社會科學沒有揚棄重複實驗、公平程序這種精神。

不管歸納法還是演繹法,都是可以重複驗證,可以建立一般化(概化)的標準,而不是個人主觀的見解。

但是,更開放的尋求相同或相異的解釋,這是「人」、以及人所組成的「社會」的特性。

兩個氫原子加上一個氧原子,就會變成水分子,可是,兩個台灣人加上一個馬來西亞人,會變成什麼?

人的社會就是這樣。

因此,社會科學大概有質性研究與量化研究兩種研究途徑,不管是質性研究或量化研究,相同的,必須找出合理解釋,不同的,也要說出何以如此。

我所學的叫做「混合研究方法論」,也就是質性研究與量化研究都要學習,不可以偏廢。從碩士班開始,一直到博士班,總共九年時間投入在這種「混合研究方法論」。博士班畢業後當助理教授,開始指導碩士生的論文,更是花很多心力去鑽研。

(直到自殺後,從「企業管理」改研究領域為「真佛密法」,可是,「混合研究方法論」仍然沒有丟下,書架上還是保留這些書籍)

社會科學的研究就是這樣。

至於人文科學,更是多元繽紛,人文科學不會主張齊一才是美,也不會主張多元才是美,而是認同個人主觀意識地選擇,某甲認為美,某乙可以不同意,可是,多年經驗下來,大家懂得「以數人頭代替砍人頭」,不贊成但是尊重,而不是全盤推翻。

最要緊的,人文科學往往強調齊一的美,也不忘特立獨行的美。

畫畫可以非常擬真,有如攝影拍照一樣,這樣也很好。抽象,也很好。瘦金體的書法很漂亮,草書也不錯。

人類社會走到今天,不管三種科學大類怎麼發展,現在肯定比以前更開放、更多元。

我不明白中山猴的科學是什麼科學,我知道人的科學是這樣發展的,所以我反問提問者,中山猴是以自然科學的標準來論定蓮生活佛與真佛宗,還是以社會科學或人文科學的標準呢?

更別說這三大類裡面,還分很多很多小類的科學觀!例如商學,是社會科學中的「應用社會科學」中的一環,「企業管理」又是「商學」以下的一環,我主修的「策略管理」又是「商學」以下的「企業管理」以下的一環。

科學就是人類知識的全部嗎?非也。還有科學無法納入的,例如宗教學、神學、超自然現象之類的學問。

中山猴喜歡啟靈,這是三大類科學中的哪一種?還是什麼他們發明的科學類別呢?還是宗教學、神學?又或者是超自然現象呢?這些啟靈活動不是被普遍認為科學的議題哦!

拿「科學」打別人,已經先打到自己了。

宗教學之中,絕對不敢忽視的,就是個體的神聖經驗。每個人都燒香拜佛、祈求耶穌上帝,或者前往聖地朝聖,可是,每個人在這種宗教行為上的體悟都不同,不但不能一般化,更沒辦法將某甲的經驗百分之百地套用在某乙身上。

中山猴可以說,它們沒有我們真佛弟子對於「蓮生活佛」的感動,沒有從修行「真佛密法」中得到啓發,但是,它們卻不能認為它們沒有,別人也不會有,或者,別人不可以有這種神聖經驗。

中山猴用「科學」這個名詞來否定他人的宗教體驗,實際上,也否定了他們自己的「啟靈」、「畫符」之類的宗教體驗。

因為不能演繹到其他人身上,就是假的,這不是中山猴的論點嗎?中山猴的「啟靈」、「畫符」之類的宗教體驗,並不能演繹到很多人身上,用它們的科學邏輯來說,那就是假的!

中山猴否定了自己而不知。

這種否定態度不是科學,而是「法西斯」的專制獨裁思想,強迫別人接受它的個體經驗,與它不同,就一概否定。

跟中山猴談科學,會不會太認真?再次感覺,我笑自己太認真!

這種宗教上的獨特性,坦白說,三種科學裡面,都無法全然包括在內,否則,宗教早就被世間科學給消化吸收,而不會依舊保存在「與科學既相容又相斥」的微妙現象了,更不會獨立在三大科學領域之外。

常常有學生或朋友問我「該不該念研究所」,我跟他們說,我在碩士班、博士班裡面所受的訓練,最大的得力之處,就是在查找資料、分析資料等研究方法與程序,還有,我學到了怎麼做才會客觀。

重點來了,科學,不論是三大類科學的哪一類,依據證據資料來說話,這是第一重要。還有,透過嚴謹、具有正當性的研究程序去找出「可能答案」,這是第二重要。第三重要,就是客觀看待任何相同與相異之處。

我將這些想法向提問者說明後,他們愣了一下,問我:

這些科學道理,中山猴懂嗎?

我笑了。

我認真,怎麼你們也認真起來了?

好,我再告訴提問的師兄姐,其實,上述與科學有關的論述,都是廢話。

提問者大驚,我竟然說自己說的是廢話。

很簡單,科學,只是他們用來打擊異己的工具。

反正,它們就是要反蓮生活佛,反真佛宗,反對一切跟蓮生活佛、真佛宗有關的人事物。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什麼都可以當成自己利用的工具。

什麼科學啦,什麼學位啦,什麼啟靈啦,只是他們用來罵蓮生活佛、真佛宗的棋子。

我們只要知道他們要罵的時候,什麼都可以罵,要自誇的時候,什麼都可以自誇,這樣就好。

因為,他們要自吹自讚時,一定會誇自己多麼科學,多麼有高深學問與學位,多麼善長啟靈,自家的法多好。

然後呢?要罵蓮生活佛與真佛宗的時候,一定會罵多麼不科學、偽科學,一定會罵沒學問、不懂小乘,一定會罵真佛宗的啟靈與真佛密法是假的。

其實,這篇文章也是廢話,只要看上述兩段就好了。或者,看以下幾句也就夠多了,其他的別認真。

中山猴甚麼都可以做,而且都很棒。

蓮生活佛、真佛宗什麼都不可以,因為是虛假的。

這兩三年看下來,我突然覺得,他們在「為反對而反對」上,倒是挺科學的。

一致性高,且可重複實驗。

大罵、推倒蓮生活佛、真佛宗上,非常一致

而且,每一次蓮生活佛、真佛宗有新的消息,他們的反應都是一樣「大罵、推倒」,這不就是可重複性嗎?

懂了。

這就是中山猴之「科學猴史觀」。

幸好不是香脆好吃的科學麵。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06 百花齊放, 08 鐵證如山.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我笑自己太認真

  1. 蓮花占見 says:

    [參考] 讀 e-mail 收到之 嚴肅是一種病.pps

    如果嚴肅真是一種病,現代人大部分是生病了,199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
    主大江健三郎,作品以艱澀難讀著稱,但是他的個性卻溫和幽默。他的
    生活明朗、作品沉鬱,這兩種完全不同的特質交集,源於他有一個智障
    的兒子大江光。.

    據說,大江健三郎去訪問原爆醫院,聽院長告訴他,醫院裡有一些年輕
    醫生,由於觸目所見,都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病人,自己又不能為
    病人解除痛苦,終於積鬱自殺;造成深受痛苦的病人掙扎求生,身無病
    痛但過度嚴肅的醫生反而自殺的荒謬情況。
    …..
    嚴肅,真是一種病,那些外表嚴肅,內心充滿怨恨的人,是生病了。
    那些執著於財勢名位、不能放下的人,也是生病了。如果嚴肅真是一
    種病,現代人大部分是生病了,只是輕重緩急不同罷了。

    我讀了大江健三郎的報導,心裡突然浮起「嚴肅,是一種病」這句話,
    就像在原爆醫院自殺的醫生一樣,他們的嚴肅所帶出來的傷害反而比
    受輻射的病人嚴重得多。一個人對待生活過於嚴肅,甚至可以嚴重失
    去生命的意趣呢!

  2. 蓮花占見 says:

    PS. 我是指 (What I really want to say is …..)
    中山猴 病的不輕。。。

  3. 真佛小蝦 says:

    小蝦不明白……既然如此,那麼當它們神志不清的指天指地做“深層溝通”時,又是用哪門子科學來解釋呢?如解釋得通,為什麼對師尊救度眾生而示現的不可思議,卻又一一用它們的“科學論”推翻呢?

    有幾個疑問,就不知猴小子是怎麼釋疑的……

    1)它們不是一再強調自己是“正統”不搞迷信的“原始佛教徒”嗎?可是從曝光的youtube視頻裡,我怎麼看到這群“正信的佛教徒”,在那裡排隊認真地學畫符呢?怎麼看到猴小子好像神志不清地在佛堂跳A-go-go舞呢?!

    2)既然一開始,就是走科學派路線的猴小子,怎麼又會被用神通方便救人無數的蓮生活佛所吸引來皈依呢?眾所周知,蓮生活佛一開始就是用神算度眾的,難道它們皈依時不知道?難道離開了,才恍然大悟?才來覺得好像不符合“科學”嗎?奇怪啊!

    3)科學跟宗教信仰是幾時可以混為一談的呢?原來“博士生”的腦子也不是那麼好使。真要用科學來“印証”宗教,那就去開個正式的研究部門好好研究吧,這可是針對世界上所有宗教,而不只是研究蓮生活佛而已,這項任務夠佔用它下半輩子的時間了。

    3)猴子現在的師父也曾皈依了蓮生活佛好多年吧?不是都一直說自己感應連連、修得出神入化嗎?怎麼一離開,又馬上推翻了呢?難道以前的種種都是它的幻覺而已,那真要看醫生了,不然拖到現在早進精神病院了。

    4)妖猴更加荒唐,每次都把話說死可又隨時死魚翻身的人。它今天可以拍胸膛、斬釘截鐵的跟你保証:“相信我,這世上不可能有第二個人,能有像蓮生活佛這般成就的,他根本就是一尊佛”!明天,他又來掏心掏肺、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姿態跟你說:“你知道嗎?我錯了,我錯信了蓮生活佛”!然后否決掉自己以前對蓮生活佛一切真誠的贊美。

    要信了它今天的話,明天又變成另一個版本了……這種人,在古代就有一個超有名氣的典范,就是出了名反骨,無主敢要的呂布將軍。到底哪句是真,還是,不久又有新的版本了?

    5)猴小子們整天逼著別人發毒誓,我倒是好奇,發誓對它們有什麼意義嗎?這,科學嗎?沒辦法解釋就教人家擲杯問神明?這又是什麼科學可以解釋的呢?既然是信科學的,怎麼可能相信因果論啊?發什麼誓啊,發了又能怎樣呢?

    猴子黨的面具怎麼好像比變臉大師還要多啊?…… 世界上哪能找得到那麼多白痴去相信它們的鬼扯啊?表演了那麼久,還嫌“面子”丟不夠多嗎?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