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樺師姐對張秀霞女士回應的答復(2)

作者:蓮花彥樺

你說:
傳說彥樺是盧勝彥的前世妻子皇貴妃。盧勝彥又告訴她,她是黃蓮花童子,日前我看見真佛宗又多了一位黃蓮花童子上師,是不是好可笑?

回應確實証明:不論您是姓陳姓黃,我的聽聞您就是與蓮花童子的關系,是沒有錯吧!我能把您的姓名都寫錯,就証明我和您是少至來往。
在這裡,要對你敬禮了,原來你的聽聞是這麼寶貴,原來你的聽聞是可以作為事實依據,並由此推論出你想要的結論。真的在此要再三向你致敬了。可以肯定,你的支持者也一定在對你那舉世無雙的天才佩服得五體投地,否則,他們怎麼跟隨者你,並一直把你的文章作為扳倒盧師尊最重要的砝碼呢?你可以隨意寫一個人的名字,隨意寫上你的聽聞,在不用求証的基礎上,加以暗示和得出肯定的結論。

你對盧師尊關於蓮花童子的敘述都不了解,就可以在那裡嘲笑別人,我看你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了。你是你個人世界的上帝,你可別以為你也是別人的上帝!

而更令我刮目相看的是,你在眾人面前出丑后, 居然還可以鎮定自若的說:我能把您的姓名都寫錯,就証明我和您是少至來往。高明啊!高明。你是多麼英明多麼正確,居然錯的是這麼正確,然后處處正確。

好,你說:你我很少來往。可是你老人家居然對我的身世和傳言摸得如此詳細,把我的事情記得如此清楚,還可以張貼我的相片,最后你過來說:「我跟你不相熟啊,所以我會把你的名字寫錯!」

你的辯護是在掩蓋你歪曲他人的事實, 還是在向我們說明——打聽別人隱私, 捕風捉影是你的個人愛好, 別人的正事跟你何干,即使連人家的家裡都去住過。在這裡我也要提醒張秀霞的支持者們,她可不一定跟你們熟悉啊! 過兩年,當問問起誰曾採訪過她,說不定她會說,是那個黃搖鐘,黑搖鐘,反正是有是個鐘就証明我沒錯!証明了我跟你們少至來往!

大家別以為到這裡就結局了, 令我輩競折腰的還在后面,她在“親眼看到不應該的事情, 聽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中寫道: 我所寫的一切都是事實, 是千真萬確. 我是沒有任何的證據, 但是, 如果你們被封[上師]的, 真的如盧勝彥所說, 已[相應成就]才會有資格當上師, 那麼你們應該能神算出, 我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真實的.
這句話一出,我看天下丐幫都要以你為祖師爺了,他們每個人都可先為自己編出身世可憐的故事,然后對過路人說,我所說的不會有任何証據的,但是千真萬確的!你們若不信我,可以去叫人神算。路人一定當場折服—暈倒。以不能作為証明方法的方法,去証明証據或事實的存在,這大概只有張秀霞你這樣的天才才想的到的。我是否也可以借用你的方法, 先給你造一下謠, 然后叫你的支持者去神算,可否?答來!

還有,如果盧師尊是假的,他的上師弟子們怎可能有神算,你如何教他們去為你証明;反之,如果他們有神算, 不正說明他們的根本上師是真正的成就者,而你所說的一切,即是編造,即是毀謗!

你说:
(您真天真!寫情信會給你看?我與盧勝彥的秘密,如果我不說,師母不說,就隻有天與地知道。假真我的信裡面盡是一些濃烈愛戀之詞,那你就是証明我秀霞和盧勝彥是那麼的不尋常了。)
在這裡,你怎麼就不講神算也能知道事實的真相了呢?

按照你的說法,你連你那事關重大的背都可隨便給我這個少至來往的人看和抹擦, 給我看看你的情書豈不是很正常! (另外,告訴你一個好消息,除了我,還有別人有幸在場親眼看到你寫情書啊!又有证人了!)

不過從你的話中,看來看去,隻有一個意思:你否認了讓我看了你的情書, 卻並不否認你寫了情書,甚至還在暗示你寫了情書!不小心啊,一言道出真機!

可是即使你寫了情書, 也証明不了你和盧師尊有不尋常的關系, 兩者之間沒有任何因果關系。 寫情書可以是一廂情願的,這種常識,你不會不懂吧。你故意做這樣子的推斷,是不是已經想到有一天,一旦你的情書公之於天下,你還可以藉此誣賴盧師尊與你真的有染?!可惜,你的邏輯學不夠好!你的推論不成立,想要幫你也幫不了啊!

我說:
那麼,如果不是為了學法修行,你當年一直要親近盧師尊的目的到底是甚麼呢???(求醫)
這就是張秀霞對我所提問題的回答:求醫!

你在給我的回應中,已不得不承認你在西雅圖接近盧師尊根本不是為了修行,因為你的行徑已經被証明為不是修行人。那你有沒有忘了在你的痛訴文章“揭開[真佛宗]創辦人盧勝彥蓮生活佛的真面目”中的一段文字“住在 [西雅圖雷藏寺] 的日子, 記得上師和法師們的教導; 我們一起同修, 所謂法喜充滿; 每天一起作飯菜切水果, 那種成就感是無法形容的; 我們一起用餐, 一起學法, 一起上班, 一起游玩, 一起供舞, 那是修行中的一種法喜.”
在這裡我要問你:你到西雅圖來,到底是來修行還是來求醫,那句話是謊言?請你趕快道來!

另外,既然西雅圖雷藏寺是由你所說的淫邪之人和其一班凶惡弟子帶領的,怎麼會有你所謂的法喜充滿、那種成就感是無法形容的?在這裡,請解釋一下你的前后矛盾吧! 又到了一個考驗你那百般抵賴的功夫的時候了。

張秀霞啊!張秀霞,你不要再用一個謊言去掩蓋另外一個謊言了,太累了吧,這種事總是欲蓋彌彰的。你對我的描述和一些回應就已經虛假不已,不,簡直是虛擬。至於你炮制的那些長篇大論,我給你取個好聽的名字, 叫”夢中記“ 或者,不好聽一點,叫“我那些邪思邪念的告白”

附:
你问:
為什麼蓮緒法師不給您碰盧勝彥的飯菜?
為什麼連寧上師不給您安排問事?
蓮寶上師載我和你去同盧勝彥與師母吃飯,您知道是為什麼嗎?

我答:
你的問題可以去問當事人。因為我跟你有不同的說法。
關於請盧師尊和師母吃飯的事,那是由我先請的,你為什麼也有份,因為你跟我說你也要,我才叫上你,給你這個機會!

你非常會扯,而且扯得離譜,那些寫小說的都要甘拜下風了!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3 還張秀霞女士一個顏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陳彥樺師姐對張秀霞女士回應的答復(2)

  1. 莲花巧贞 says:

    建议,叫毁谤网所有的人把他们所有的文章,都供养诸阎罗天子,以证明他们所说一切都是实话,都是为了正义,为了苍生,才发出如此众多对莲生圣尊极度不堪的言论。他日,在阴曹地府与众阎王,也可欢聚庆祝,他们自己功德圆满,阎王爷爷们,可能还会重赏他们呢。

  2. 釋蓮耶 says:

    先引述原文章

    大家別以為到這裡就結局了, 令我輩競折腰的還在后面,她在“親眼看到不應該的事情, 聽到不可思議的事情“中寫道: 我所寫的一切都是事實, 是千真萬確. 我是沒有任何的證據, 但是, 如果你們被封[上師]的, 真的如盧勝彥所說, 已[相應成就]才會有資格當上師, 那麼你們應該能神算出, 我的每一句每一字都是真實的.

    再說一下我的回應

    蓮耶神算過了,張小姐,您所說的每一句每一字,都「不是」真實的。

  3. 專一 says:

    張的謊言真是真實的謊言!
    何時才能面對自己的真心?
    唯有虔心於佛壇前求懺吧!
    ~~~
    若一直編著層出不窮的謊言= 就是毒藥!

  4. 不空 says:

    看到这里,实在是替你张秀霞担心了,想回应吧,苦于越编越离谱,越辩越川帮;不回应吧,对 抬她轿子的那边无法交待,人家可是把你当旗帜,当活生生的证据的,双方火力正猛,你怎么可以在此时溜掉。哎,苦亦。晚上做梦,看见所有人都指着你, 会不会惊出一身冷汗呢?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