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佛同行

文/清涼月

頂禮 具德圓滿大恩遍知 根本傳承上師 佛父 蓮生聖尊
一切只是內心流露的話
如果有錯 錯在我
如果正確 那是師佛的教導
…………………………………………………………….
我是中國內地的弟子,一直以來都很想寫一篇文章呈獻師佛,卻總因無明作祟,屢屢犯錯,深覺自己業障深重,無顏面對師佛,也有一些其他的因素。因此,文章總會擱淺。

前一段時日,有一群六耳獼猴大鬧,我將自己曾經的一些殊勝夢境告知一位師姐,在師姐的勸說下,我才決定把我的經歷與想法寫出來。但每當提筆,卻總覺得滿篇廢話。直到昨日,又在真佛報上讀到了內地蓮花圓圓師姐的文章。我才最終下定決心,我一定要寫。蓮花圓圓師姐我是認識的,她對我很好,而她與她女兒的事我也是一清二楚的。在我想來,一位柔弱的女性,都可以不顧一切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師父。而我一個大老爺們,卻一直在扭扭捏捏,惺惺作態。但,還是請師佛原諒,因為某些外在的阻礙,我無法完全的表露我的真實身份。還請師佛您原諒與寬恕弟子。
我今年二十四歲,是一個正值青春年華歲月的年紀。而面對我學佛修行,我身邊的朋友,同學,卻很不理解。我的好兄弟曾問我:你為什麼學佛?你學佛又得到了什麼?我是這樣回答他的:「我因親見鬼神而起信,我因經歷死亡擦肩而過體悟到生死無常,我因恐懼死亡而發願找尋不死之道超脫生死,所以我學佛了。」

記得應該是1998年左右吧,我上小學三年級。有一晚,半夜起床解手,突然無法正常呼吸,臉都憋的青紫。父母一看情況緊急,趕緊把我送到醫院。去了急診,醫生說是急性咽喉炎,如果再晚送一會兒,就會死亡。那一次的無法呼吸,是我第一次感覺死亡與病苦離我如此的近。

然而,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還有更恐怖的一次。我曾是機修工人,2009年4月27日那天,與幾位工友去某單位車間修理機器。因為這個車間是生產耐火磚的,機器都很大,一台機器就重達幾十噸。我們的工作是要把機器上各種拆卸下來的部件,重新組裝上去。在安裝支臂的時候,就發生了意外。

當時的工作分配是,A工友對照孔洞,用螺絲將支臂固定在機身。支臂重達幾千斤,是用鋼絲繩捆綁,天車吊著。B工友扶梯子。我當時是背身,蹲在地上整理螺絲。我在整理的時候,突然感覺有什麼東西蹭著我的背滑了下來,我本能的條件反射迅速的起身,同時就聽見「啊」的一聲慘叫,等我轉身,我被嚇蒙了。我同事的腳被那幾千斤的支臂壓在了下面。其實當時,我因為剛參加工作沒有多久,沒有經歷過工作意外。但是事後回想,才知道是有多麼可怕,是那麼多的巧合救了我。因為天車吊著的鋼絲繩崩斷,而那位工友是與支臂面對面的操作,又是站在梯子上,就是因為他違規操作,才挽救了他的命或者我的命。因為,鋼絲繩崩斷,那種力道是很大的。支臂掉落的時候,因為梯子的阻擋,滑著梯子下來的。如果沒有梯子,他會當場正面被支臂砸死。而這種巧合只是讓他的腳被砸斷。而我,當時是因為背身,而且是挨著他。車間的噪音很大,支臂掉落的話,我也無法聽見。如果沒有他,我想,我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因為,支臂翻落,會當場把我砸死,而我連躲的機會都沒有。

是種種的巧合救了我,但是,如果沒有那些巧合呢?我今天也不會坐在這裡打字了。也不會知道有師尊。自那以後,我就更真心的追求修行。到處的請購佛道書籍,尋找道友老師。為的就是想成仙成道,因為我害怕死亡。我已經恐懼了死亡。我的經歷,正如張伯端《悟真篇》所寫的:「昨日街頭尤走馬,今日已做棺內屍。」

我在工作意外那個時候,已經接觸佛道了。也認識了一些道友。我已經開始念道家的《三官經》。那件意外後,我就去醫院陪護那位工友。在七月初,我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去了P市一位道友家,他因為比我們接觸早,所以我們才去找他。我從P市回來的第二天早上,應該是早上五點,或者不到。我突然毫無預兆的醒了,就像挺屍一樣,突然坐了起來。但那個時候,腦子思維並沒有恢復。我就看見在我的床頭,靠臥室門邊的地方,站了一個人,或者不能叫人,是一尊,閃著黃色光,很柔和,似近非近,似遠非遠,很模糊,我看不見他的樣子,但又確確實實的看到他在那。

當時我很傻,還扭頭,以為是外面反光,但扭頭看到外面還黑著呢。我扭回來,心裡還愣愣的說:「沒反光。」我又看著他,大概應該是兩秒左右,他就如孫悟空那樣,「咻」的一下,不見了,那邊又恢復一片黑暗。我最傻的是,愣愣的說:「哦,沒了。」就又躺下睡覺了。但一躺下,因為剛才總共發生的時間不過十秒左右,我一躺,腦子恢復運轉了,又猛地一下坐起來,才意識到剛才我看見了一些東西。。。。。

我也對朋友說:「就是因為我學佛了,我才開始去了解我沒有得到什麼。因為眾生皆具如來種性,無生亦無死,無有輪回與涅槃。如果你不明白,換句話說,就是學佛是為了放下,而不是得到。寫出我與兄弟的對話,並不是標榜我的境界與佛學知識。我只是想說明,學佛真的不是為了名利,所以我真心的無法理解六耳獼猴們是如何的想法。

其實,我只是一個仍充滿著「貪嗔痴慢疑」的凡夫。就在前些天,我仍然被業障無明所控制,我又一次的犯了一些年輕人會犯的錯。過後,我苦苦的思考。我懷疑找不到自己的真心了,因為每一次犯錯,我都跪在壇城前向師佛及諸尊懺悔,並信誓旦旦的說日後絕不再犯。可是,我仍是一犯再犯。那一刻,我感覺自己很虛偽,看不見自己的真心。那一刻,我一直在尋找。還記得剛皈依時,那種激動狂熱,那種不顧一切的真誠,那時候卻被迷茫的心覆蓋了。一整天,我都是昏昏沉沉的,沒有人能體會我那時的心情。沒有人知道我想要的是什麼,所以不會懂我內心的那種痛楚。我內心最大的喜愛就是修行,但我卻無法擺脫我的業障與無明,我無法淨念相續,更不能契合金剛心,也守不住戒律。這種痛與失落的迷茫,讓我很沮喪,而且真的無法對任何人說出口。這種狀態,我一直持續到第二天下午。我重新的去看了一些師兄的文章,是他們最初皈依時的經歷與修持。看完後,我做了一個決定:上師心咒八百萬!我發現,原來我沒有了真心,是因為我的靈魂像一艘沒有導航的船一樣在大海中,迷失了。曾經,有一群弟子問他們的上師——香巴噶舉的第三代上師瓊波浪覺(瓊波巴):上師,您為什麼那麼厲害?瓊波浪覺回答弟子:因為我的內心只有一句「奶格瑪千諾」。是的,是這樣的,念誦千萬的本尊心咒,不若至誠祈請一次自己的上師。原來,是我離開了太遠太遠。我想,我再次找到了我的真心,就是:「嗡咕嚕蓮生悉地吽。」

也是在那一天,我才明白,其實根本上師一直就在我們的身邊。那一天,我也憶起了皈依不久後的一個夢,那是2010年七月初的一個下午,夢中:師佛一個人乘坐飛機來到了我們這座城市,是我去接的機。見到師佛,我問:「師佛您怎麼來了?」我永遠也忘記不了夢中師佛的回答,師佛說:「弟子想我,我就來了。」醒來後,我心久久不能平息。那一句「弟子想我,我就來了」一直縈繞在我的耳邊,心間。

後來,2011年拼了命去參加了孔雀明王法會後,隨之而來的是一長串的魔難與考驗,但是師佛永遠永遠都在看顧著我。記得在五月後的那半年中,我已經快被自己遭遇給折磨垮了。那時候的我,幾乎已經喪失了信心,甚至我還愚蠢地自問,我皈依是不是錯了。那些日子,我的心態很陰暗,也因為跟一些同門之間的不愉快,讓我快崩潰。有一天,我很莫名其妙的接到郵局的電話,讓我去取包裹。那個時候,我沒有與其他同門聯係,也沒有在網上購物。我不知道是誰給我寄的包裹。但當我拿起包裹,才發現是一位陳師姐寄的。打開一看,原來是師佛的兩本書——《逆風而行》和《瑜伽士的寶劍》。那一刻,書捧在手上,我的心立刻變得柔軟了。最神奇的是,這根本不是我去買的書,本來是另一位同門訂購的,陳師姐不知怎麼卻寫成了我的地址,然後陰差陽錯的就到了我的手上。從書名,我就明白了,原來師佛一直都在關心著我,師佛原來一切都知道,師佛從來沒有拋棄我。他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回家後,我用心的讀著書中的內容,了解著師佛一路走來的艱辛。師佛說自己在信佛之後,在軍中的種種遭遇,我想,和師佛的遭遇比起來,我的魔難又算什麼呢?那一刻,我放下了。我不再懷疑,不在怨恨。直到如今,我也許會被煩惱所遮蔽,但我當真心的去祈求師佛的時候,真的一切就沒有了。難道不是嗎?

為什麼,我會說這一段的故事。其實,在這段故事之前,我因為被魔難折磨,不堪忍受。加之曾經的一些因緣使然,我去拜了一位道家丹道老師。而在我去拜訪的那一天,我的錢包丟了。那裡面有師佛的法相,是皈依的時候寄給我的。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懊悔,但還是沒有停留的去找了那位老師。其實雖然我當時並沒有想過要離開師佛,但我這樣的行為其實已經犯下了密乘戒律。而我為什麼會因為陳師姐寄來兩本師佛的書而內心柔軟。那是因為,廣州的一位師姐在陳師姐那裡請購師佛的書,但陳師姐卻很莫名其妙的在包裹上寫了我的地址。事後,陳師姐告訴我,她真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明明記得是寫的那位師姐的地址。所以,當我拿到書,明白了事情的真相。我又怎能不感動,不柔軟呢?師佛如此的寬容我這個犯了戒的弟子,仍然沒有舍棄我。我又如何不感恩呢?所以,我真心的感激師佛拯救慧命,把他的書,他的心賜給我。後來,我寫信去懺悔,師尊在回信中告訴我:「給予還淨,多念上師心咒與高王經。」慈悲的師佛啊,謝謝您沒有捨棄我!

今年的六月初,我開始做大禮拜。因為我發現沒有基礎真的不行,也終於體會了師尊爲什麼說要按次第修持。我就是因為如此,開始努力做大禮拜。大概做到有兩千個左右的時候,又因為自己的原因中斷了一小段時間。九月份的時候,我下決心要重新開始,重新禮拜,到了大概是十月十五、十六號這幾天,開始天天堅持,每天二百。如果因為什麼耽擱,最低是五十。到今天,是四千二百個。

大家也許不知道,我雖然個子是180公分。但是在今年六月份的時候,卻是個260斤的超級大胖子。我最開始磕頭,真的磕不動,真的堅持不下來。可是我幾個,幾個的加,一直咬牙去做。雖然中間會斷,斷個一天,或幾天,但我一直走過來了。我從一開始只能磕幾個,到咬牙堅持每天五十個,到磕一會休息一會的每天一百個。到如今,一口氣能五十個,每天二百個的這樣磕。不知不覺中,我身體結實了,瘦了。幾個月下來,我現在193斤,瘦了六十多斤。

以前,我說「大禮拜好難,真不想磕。」可是,如今我卻堅持下來了。我知道的內地廣州有一個師兄他做大禮拜滿十萬遍的那一天,天眼開了。整整一天,都看見師尊在給他加持。而我附近城市的一位師兄,師尊心咒早就持滿一千萬了。其實,人只要去做,沒有什麼做不到的。所以,看到那些沒有做到的人,得不到的人,轉頭誹謗師父,我就會生氣。我們多想像你們一樣,可以在想念師佛的時候就跑去見他!可是對這裡大多數的人來說,只是可望而不可及。為了實現願望,可以拼了命,哪怕只有一次機會!

也是有一夜,我心裡很苦惱煩悶,臨睡前我對虛空說:「師佛,您遍知一切,何不入夢點化弟子?」當夜,就夢見師佛打電話給我。夢中,放電話的位置與我現實中的位置一模一樣。

我就這樣一直的回想著,思考著,體悟著。密教的一切皆來源自根本上師。我又一次想起了這句話。所以,在那一天的下午,我拿起了念珠,放下了一切妄想,重新念起了那早已刻在靈魂中的咒語:「嗡咕嚕蓮生悉地吽。」當這句咒語響起,我豁然開朗,我的心一下子變的光明,我感覺,那迷失的心又找回來了。

我深深的體悟到:外界的一切都是自心的變現,一切魔難煩惱,都只是內心執著的外顯。當放下我執,放下一切,就會雲開霧散。我們的根本上師,時時與我們在一起,只要我們內心至誠的靜禱,一切都會如願的。

就如瓊波浪覺所說:我內心只有一句「奶格瑪千諾。」

如今,我的內心也只有一句「嗡咕嚕蓮生悉地吽」。

我正走向相契,走向大手印,不是嗎?

僅以此文供養無上尊貴的天人導師,大慈悲父 聖尊蓮生活佛。祈求根本上師悲憫三界六道極其需要您幫助教導的尚未成就的眾生,慈悲長久住世,大轉法輪,不捨一切有情眾!

頂禮根本上師足 弟子撰文供養佛
祈願以此微薄力 留師住世轉法輪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11 真佛弟子的心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與佛同行

  1. Meekie says:

    看完這篇,我被感動到了!

    文章很長,可是很多亮點:

    1. 在這個地球上,有好多的同門想師尊卻不一定能有機會見到。可是,不論人在哪裡,「弟子想我,我就來了」,這就是蓮生活佛, 天下最慈悲的師父!看了超級感動!

    2. 師兄兩次與死神擦肩而過的經歷,真的好驚險啊。這的確會讓人深思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財色名食睡」是大多數人認為很重要的,可是真的生死一線的時候,什麼都不重要了。而且師兄才24歲,不容易!

    3. 在最沮喪的時候,收到師父賜給的書。而且是對方莫名其妙的寫錯地址,太奇妙了!蓮生活佛的救度,真實不虛!

    4. 每天二百個大禮拜,這精進的毅力讓人讚佩!而且幾個月下來就可以減肥六十幾斤,真是一切皆有可能!清涼月師兄,給您一個大大的「讚」!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