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燈」吳淑美:真佛文宣界的「勇伯」

文/明月清風

某次,我問一位經常親近請益的善知識:師尊盧勝彥的文集,做弟子的該如何看待?它的珍貴性在哪裡?

善知識回答:「師佛文集就是祂所要教導的佛法,包括了祂修行的過程、方式,祂對生活的感悟,以及從證悟的心流露出來的詩句,都是非常珍貴的。所以身為金剛乘的弟子,依誓願都應該要看、並要常思維、多學習,以求領悟師佛的心。一旦你了解到師佛所教導一切佛法的心要和秘密,你就能證悟,就會得到大自在及快樂。」

善知識又說:「很多佛經讀起來艱澀難懂。但師佛著作的最大特色是,祂把所有的一切都生活化,讓讀者容易唸、容易接近。另外,從師佛的文集中,也讓弟子領悟到,當身處類似的空間、時間,面對同樣無止盡的煩惱時,師佛的應對是智慧與超越的,而眾生卻顯得不堪一擊,從而了知修行的證悟和成就是可能的。」

「雖然當代人很難接受這種說法,但師佛的書其實就是一種佛經,因為它是開悟者從佛性所展現出來的一切文字、感受和話語,任何看到師佛書的人,都會種下解脫的種子,都會得到祂的加持跟領悟。」善知識因此強調:「所以凡護持師尊盧勝彥文集的人功德很大。」

而在真佛宗,人人都知道,推廣蓮生活佛文集最力的就屬「大燈文化」的吳淑美師姐了。自2000年6月和林開府師兄共同成立「大燈文化」以來,淑美全心投入、任勞任怨,不僅讓師尊盧勝彥文集的發行量大增,還多次躍升台灣金石堂書店的暢銷書排行榜,甚且不只一回達至冠軍寶座。她的努力,深得聖尊、師母的讚賞,也將真佛弘法大業推向高峰。

或許就是護持師尊文集這樣殊勝的功德,當2010年3月5日,淑美摯愛的父親吳新求居士仙逝,正值關鍵的臨終關懷黃金八小時內,蓮生聖尊恰巧於台灣結束一系列公開活動,並訂於是晚返回美國。就在前往中正機場途中,慈悲的聖尊聽聞消息,立即轉往吳宅,並施以無上珍貴的密教光蘊遷識法,以致吳公往生之後瑞相連連。事後由淑美撰文《吳新求往生記實》中即寫道:「……根本上就是一個誰也無法料到,不可能出現的奇蹟,然而卻真真實實的發生了!」「聖尊很快施法完畢,轉身即將離去……。師母柔和的說:『妳爸爸真會選時間,選師尊今天要回西雅圖,剛好會到桃園來搭飛機。這個時間是妳爸爸他自己選的,他選好了這個時候,正好可以等師尊來接引。』」「……我讚歎阿爸的善根福德因緣,能蒙聖尊的救渡,往生淨土!」

淑美的尊翁吳新求,生前是縱橫泰國油脂業界的成功企業家,她自己早年負笈美國獲得多國籍企管碩士學位,返台進入統一超商集團服務,擔任「台灣流通教父」徐重仁總經理的特助。1990年皈依真佛宗後,淑美為追隨師佛,也盼有更多時間參予法務,於是不顧公司十次的慰留,離開待遇優渥的工作,自行創業,開設補習班。以後,她更毅然決然把補習班轉手他人,以便專心投入聖尊文集推廣的佛行事業。
淑美能幹、熱心,又有專業的商業管理背景,在宗派長期擔任義工後,為聖尊、師母看重,並委以重責大任。有關「大燈文化」的成立及其蓬勃的發展,已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實,但淑美卻謙虛地說:都是「無心插柳柳成陰」的結果。反倒蓮香師母很欣慰能「統一六國」了。因為之前出版聖尊文集的單位曾多達六處,這還沒算進海外的猖獗盜版書呢。

目前「大燈文化」除了總公司外,還有2007年12月設立的「大行佛教文物」和2011年8月開幕的「大品營運中心」兩姐妹公司。「大燈」業務是以出版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為主,另外也不斷嘗試將書籍重新彙編,以更為一般社會大眾接受且易於流通的方式出版,並供特惠助印流通與大眾結緣。「大行」主要流通佛像、唐卡、各類法器、供品、用具、香品、紙金、吊飾、護牌等禮佛用品。「大品」則在促進蓮生活佛真跡畫作流通及各地畫展的服務。

這個月(2012年11月),「大燈文化」在全球的加盟公司又多了一處:巴西。淑美說,我實在沒料到會在南美洲設置一個分公司。如果加上先前在印尼、馬來西亞、美國和泰國成立的,「大燈文化」至今已有五個加盟公司了。

巴西加盟公司的負責人是陳師姐,她也是東北部謝阿拉州「佛達同修會」的負責人。幅員遼闊的巴西,目前只有兩座真佛道場,另一個是位於聖保羅州的「真諦雷藏寺」,由宗委會處長釋蓮訶金剛上師擔任住持。

「佛達同修會」一向吸引的多是巴西信眾,利瑪就是其中一位年輕有為的皈依弟子,出身書香門第的小康家庭。平時利瑪除了精進修持(今年,利瑪已在西雅圖順利出家,法號「蓮呷」,是真佛宗首位巴西籍的法師)外,也發心將英文版師尊文集翻譯成葡文;當他的第一部成品<智慧的光環>完成時,身為堂主的陳師姐責無旁貸地想幫忙推出以結善緣。

今年4月19日,陳堂主藉著與師尊、師母在台灣聚餐的難得機會,將葡文版文集呈上,聰慧有經驗的蓮香師母立即指示:「發行結緣書畢竟有限,一定要正式出版才能廣泛流傳到巴西社會去。」結果隔天一早,師母即打電話交代淑美跟進此事。但此後的一周,因為陳堂主都在旅途中,淑美的幾封簡訊和電話紀錄,堂主是直到回了巴西才看到,卻也對師母和淑美認真法務與積極做事的態度留下深刻的印象。

十月初,淑美首次與回台北探親的陳堂主見面,並順利簽訂加盟合作契約。據陳堂主表示,她和淑美師姐的接觸經驗是愉快與感佩的。陳堂主也是生意場上的明眼人,早年她與夫婿在南美洲開疆闢土,累積了些財富後也想回饋社會,於是發心做真佛法務。她指出:「開出版社所賺盈餘十分有限,做不好還都賠錢。當看見大燈為了有效推動師尊文集,而研發很多周邊附屬的文物時,我知道,淑美師姐是在想辦法賺錢,再用盈餘投入更多善書的出版。這種長遠的做法不是很容易的,也看得出她的用心。」

其實說白了,淑美對真佛法務如此的一片用心,全然出在她對根本傳承上師盧勝彥的淨信。淑美稱自己從小的個性就很嚴肅,幾近嚴苛與乏味;但進入真佛宗後,「師尊成了我的唯一偶像,我很崇拜祂。」淑美說:「師尊是一個很特別的人。有些具大福份的人,雖然有緣可以很靠近師尊本人,或圍繞在祂左右,但若沒有以開放的心靈,用心去體會祂的內心世界,而只是一昧的用自己世俗汚染的心來看待祂或評價祂,那麼,即便很近很近,也沒有辦法得到祂的養份,甚至會走向誤解之路,何以故?是非心所見,均是是非人,給汚染的法器注入清水,水亦然受染。」在淑美和眾多聖弟子的內心中,師尊是清淨的活水源頭,是生命力量的來源,祂賜予了弟子源源不絶的感動、智慧、力量與福份!「我的生命因祂而存在,也因祂而美好了起來!」

根據淑美以往的職場經驗,哪一位領導人不是處心積慮在檢修維護系統?誰不想擴大勢力範圍?不搞制度?不打組織戰?反觀真佛宗,說來也是一個很龐大的團體,但師尊從來不想跟一般領袖同樣的做法,祂在乎的是無諍、無訟、圓滿,祂要弟子超越世俗、進入佛慧,不要管世俗的東西,不要有嗔恨和怨悔,要快樂、要光明、要感恩,而最終的目標是要成就。

淑美也很感謝師母對自己的長期栽培。「這麼多年來,藉由綿綿密密的法務接觸與共識,我們互相了解,尤其師母的從旁輔佐,讓我能夠有長大的力量。」淑美說:「師母真的非常棒,她的各方面能力都很強,也能做到一般人達不到的事。」

最近,聖尊蓮生活佛又遭受外界惡意毀謗,由於這次對手行徑實在太猖獗,完全無視於我們的存在;為了顧及廣大無辜的真佛信眾,以及宗派的未來發展,淑美很高興有「真佛護法園地」的出現來護持師尊。

淑美記得,西元2000年台灣媒體也曾大規模圍剿過真佛宗,當時她看到宗內中央決策單位並未做出立即的危機處理動作,她在等待一天後,即忍不住跳出來幫忙。憑著以往在統一集團所積累的工作訓練,淑美運用人脈關係,主動聯繫媒體,並在兩大報系刊登醒目的嚴正聲明廣告,終於讓事件很快平息。淑美告訴說,當時師尊剛閉關不久,師母曾將報紙拿給師尊看,只見師尊在細細讀完啟事的每一個字後,心有所感地說:「這個稿一定是淑美師姐寫的。」

以後,只要再發生類似這種媒體抹黑事件,淑美也都會積極參與宗派的對外文宣來一起對抗。她說,碰到這種時候,最重要的是要在第一時間就表明立場。再者務必要統一發言,槍口也要一致對外,決不容許有自己人打自己人,或自家人互相傷害的情事發生。

其實,淑美在長期服務宗派的日子裡,也不乏碰到被誤解或有委屈的時候,這時候她往往只能「淚水往肚子裡吞」。她說:「如果我一直去聽那些有的沒的,就會浪費我往前走的時間。」所以平時淑美除了做好自己的事外,她不聽不看,不相干的電話也聯絡不到她,「只要師尊、師母了解我,佛菩薩知道就好了。」

話雖然如此說,但為了日後發展真佛菩提事業,氣氛能夠更祥和,能夠更少阻礙,筆者還是懇請淑美就幾個較常引起流言的問題做回答。

譬如:很多同門反應,最近大燈出版的師尊新書,總是制訂成附上專題講座DVD的套裝書,價格昂貴,令人卻步?淑美解釋,經過慎密的市場分析,這種價格方式是最快的促銷方式,也是為了要拱金石堂排行榜的行銷策略。新書分兩種價格,只在金石堂販賣的單本主要是對內的弟子,套書則是針對吸引未皈依的大眾。想買較便宜書的同門,可親自到金石堂請購或上網訂閱。

也有海外同門義憤填膺地指責:我們和精明幹練的淑美師姐合作,總是只有接受的份?她老是打著師尊、師母的名號做事?對這點,淑美無奈地說:「可真的是師尊、師母授權給我的呀。」「很多時候其實少做一點,日子會過得更輕鬆省心些,但這樣又會對不起師尊、師母的託付。」淑美指出,其實自己也不想去攬那麼多事來做,更加不喜歡被別人認為是很霸道的涉及多項法務,只能講,這一切都是機緣,很難說到使大家都了解的實際內情。「我只是隨緣盡心罷了!因為若不盡心,我會良心不安。」

淑美也談及,像「大燈文化」行之有年的圖書館監獄贈書專案,今年為了感謝同門發心參予,而有「日月鎮宅符」的捲軸或黃金符贈品。但有些功德主明明拿的是免費贈品,卻因不擅溝通而讓人錯以為是用助印書籍的金額所購,讓他們徒呼負負。

總之,來自各界、林林總總的質疑層出不窮,所幸淑美總是以「平常心」應對。她說:「批評很正常,有做事人家才會講你。」「師母笑我是銅牆鐵壁,打不倒,是永遠的『勇伯』(台語:勇敢的阿伯)呢。」

文章結尾,筆者順便提提一個故事,就算是伏筆吧!

印度有一所沙加大學,上世紀最特立獨行的靈性導師奧修(OSHO)曾在那裡教學過。該大學創辦人高爾博士是舉世知名的法學權威,雖然他賺了大筆金錢,卻從沒有捐過一毛錢給任何慈善機構,大家都知道他是全印度最一毛不拔的鐵公雞;然而到後來,他卻將自己花了一生心血所賺到的錢都捐出來,在他的出生地沙加興辦了這所最優秀的大學。高爾曾告訴奧修:「這就是為什麼我是個小氣鬼,不然我無法辦這所學校。我出身貧窮,要是我把錢拿去做慈善事業,我捐錢給這間醫院、給某個乞丐和哪個孤兒,這所學校就不可能存在了。」

認識淑美師姐的人都了解,她是一位很克勤克儉的人,平時生活盡量節省,能不花錢就不花錢,出門交通工具也是搭高鐵多,必須上餐廳時還跟老闆講折扣,連搬家、油漆,也自己動手。她說:「師母對我這個個性很了解,我一定想辦法省錢,錢都要花在刀口上,不能揮霍。因為自己省錢就是幫眾生省錢!」

真的!世間很多事情,還未蓋棺前都是難以論定的;很多的謎底,也只有日後才能揭曉。只是既然我們都是真佛宗的金剛兄弟,就要互勉互勵、彼此提攜;也希望外界大興干戈攻擊的朋友,尊重我們的選擇吧!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06 百花齊放.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大燈」吳淑美:真佛文宣界的「勇伯」

  1. 蓮花小花 says:

    炒股票被坑的勇伯?拿公司營利炒股票?
    【裁判字號】102,金重訴,2703
    【裁判日期】1031114
    【裁判案由】違反銀行法
    【裁判全文】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2年度金重訴字第2703號
    公 訴 人 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
    被   告 吳駿鵬
    被   告 賴妙棋
    共   同
    選任辯護人 陳大俊律師
    上列被告等因違反銀行法案件,經檢察官提起公訴(102年度偵
    字第5084號),本院判決如下:
    主 文
    吳駿鵬共同違反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
    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拾月。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品,均
    沒收。
    賴妙棋共同違反銀行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後段之非法經營銀
    行業務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柒月。扣案如附表二所示之物品,均
    沒收。
    犯罪事實
    一、吳駿鵬係「真佛宗」太平雷藏寺(原為太平同修會,設臺中
    市○○區○○○路00○00號)及板橋同修會(設新北市○○
    區○○路00號10樓)之堂主,並在上址開課弘法,講授五術
    、風水及姓名學等課程,賴妙棋則自民國94年間起受僱為吳
    駿鵬之助理。因吳駿鵬私下從事股票市場期貨選擇權操作,
    需錢孔急,為獲取相當資金,乃與賴妙棋皆明知銀行法第29
    條第1項、第29條之1除法律另有規定外,非銀行不得經營收
    受存款業務,且不得以借款、收受投資或其他名義,向多數
    人或不特定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而給付與本金顯不相當
    之紅利、利息或其他報酬者,以收受存款論之規定,竟共同
    基於違反上開銀行法之集合犯意聯絡,由吳駿鵬利用在上址
    開課,接觸同修之機會,自94年4月28日(即附表一編號
    )起,分別與附表一所示張素羚等人,各與之約定如附表
    一所示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或利息(換算年利率達百分之
    30以上),而使張素羚等人,分別於附表一所示之時間,或
    以現金或匯款方式交付資金予吳駿鵬(其中亦含附表一編號
    、、、所載吳秀汝等人居間交付之親友資金),而
    由賴妙棋負責收款、記帳,各按約定之時間分別給付利息或
    紅利予張素羚等人,且製作登載於分紅明細表上,作為憑據
    Page 1 of 128
    。嗣97、98年間遭逢全球性金融風暴,吳駿鵬操作股票期貨
    選擇權已累計相當虧損,詎仍在附表一所示97、98年金融風
    暴後之時間,或以上開約定向原出資人繼續吸收資金,或另
    向黃寶玉、賴妤樺、黃春金、黃弘驛、顏尚君、蔡采櫻、陳
    綜麒、戴逸姍、劉鳳杰、吳淑美、高晁祺、嚴承旺等人約定
    給付如附表一所示與本金顯不相當之紅利或利息,各收受如
    附表一所示之資金,其中部分用以支付與原出資人約定之紅
    利或利息,部分則投入期貨選擇權操作。至101年11月1日經
    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查獲時止,吳駿鵬、賴妙棋總計
    向附表一所示之人收受以存款論之資金達新臺幣(下同)5
    億2142萬6356元。
    二、案經法務部調查局臺北市調查處(下稱臺北市調查處)及法
    務部調查局中部地區機動工作站(下稱中機站)共同查獲而
    由臺北市調查處移送臺灣臺中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偵查起
    訴。
    理 由
    壹、程序方面:
    一、本案檢察官起訴被告吳駿鵬、賴妙棋共同違反銀行法第125
    條第1項後段之罪,總計收受存款4億1951萬5247元,惟經本
    院彙整如附表一「備註欄」所載相關事證,茲認定被告2人
    收受存款金額為5億2142萬6356元,乃「集合犯」起訴事實
    之一部擴張,依刑事訴訟法第267條規定,超出起訴金額及
    其相應收受款項之時間,仍在本院審判範圍之內,附此敘明

    二、證據能力之說明: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至之4等4條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
    時,知有同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
    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
    之5定有明文。本判決下列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供
    述證據(含附表所示被害人黃寶玉等人暨被告2人彼此間於
    中機站、臺北市調查處詢問及檢察官訊問時之證述、由下列
    銀行檢送之被告吳駿鵬之彰化銀行霧峰分行00000000000000
    帳號、大里區農會0000000000000帳號、三信商業銀行大智
    分行0000000000帳號、被告賴妙棋之遠東商業銀行大里分行
    0000000000000帳號之帳戶交易明細;被害人出具之清償證
    明、陳情文等),公訴人、被告2人及其共同選任辯護人於
    本院調查證據時,俱已表示無意見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
    明異議,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之作成及取得,應無違法或不當
    之瑕疵,且與本案待證事實甚有關聯,以之作為證據適當,
    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附表二所示之扣案物,因非供述證據,不受傳聞法則之限制
    ,且查無公務員非法搜索取得情事,有搜索扣押筆錄、扣押
    物品目錄表在卷可憑(臺北市調查處卷(三)第300至317頁),
    與本案待證事實有關,俱得為證據。

  2. slashwater says:

    我們不曉得真實的事實是如何! 只知道判決書的敘述,古往今來也不乏很多的冤獄,
    誰是~誰非~ 我們不是神明也沒有他心通!!
    對錯不應由我們來判斷,懲罰也不是我們給,
    若事實如此自有懲罰!!!
    若不是那我們如果自己掀起大波自己亂了陣腳那也是讓親者痛仇者快,而且也壞了金剛兄弟的戒律,
    我們是護法而不是劊子手,我們不用學壞人拿筆去砍死人,應該做的事是防止外界對真佛宗及師尊的毀謗,還有堅固同門的信心!
    雖然很氣憤,但我們也不用烙兄弟打架,這是同門的個人行為,我們可以看做是一群做了錯事的孩子,希望他們早日悔改,記住我們是護法要清楚捍衛的是什麼!! 而不是讓瞋恨沖昏了腦~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