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盧勝彥談聚散因緣

轉帖:蓮生活佛著作 > 盧勝彥文集 > 116_黃河水長流

上個星期六我們談到了緣份,有每一個人跟每一個人的緣份,還有師父跟弟子之間的緣份。緣份不同,有的是善緣,有的中性的,有的時候是惡緣。


 處身在逆境,佛陀自超然。

釋迦牟尼佛的時代,祂在弘法的時候,也遭遇到這種事情,像「四十二章經」裡面,祂提到有些人不滿意佛陀的弘法,有的是出於一種嫉妒,有的是看人家好,他就心裡不舒服,人家不好他也要笑人家,人家好他也要罵人家,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釋迦牟尼佛的時候,周圍也有很多人跑來罵祂,祂並不是很輕鬆的。在「四十二章經」裡面就提到說,有一個人知道祂在弘法,當場就罵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一向對這些事情採取的態度都是不講話。像基督教的耶穌也是一樣,對於一些罵祂、誹謗祂的,一向都是沉默不語。

「四十二章經」裡面提到這個人罵完以後,佛陀就問他,假如你拿一個禮物去送人,假如對方不接受這個禮物的時候,這個禮物還是歸誰﹖那個罵祂的人說,這個禮物當然還是歸自己。佛陀的意思是說,你剛才罵我那麼多,我都沒有收,這個禮物還是歸你嘛!

「四十二章經」也提到佛陀忍辱的功夫。它是這樣子講,好像惡人唾天,不好的人吐一口痰給天空,結果掉下來還是掉在他的臉上。因為天也不可能接受,不可能接受他吐的這一口痰,意思是這樣子。

一個很超然的人就跟天一樣的,不管人家再怎麼樣子去罵他,怎麼樣子去誹謗,怎麼樣子去詆毀,怎麼去侮辱祂,祂都是不動的,跟天一樣不動的。結果那個唾天的人唾者自受,痰還是掉在他臉上。這兩個比喻意思都是一樣的。

佛陀對於他人侮辱都是用沉默,耶穌基督也是一樣很沉默,就是不太願意去回答這一方面的問題。因為回答了,有時候是很無謂的,好像多此一舉。佛陀的周圍有所謂的外道六師,其實所謂外道並不一定是不好的,六師是六個哲學家,他們各有辯論的方法。

也有所謂祼體的外道,他們有他們各個的生活哲學跟他們的道理,在那個時候就稱為外道六師。外道六師每一個師父都有很多的弟子。現在的佛教徒也是一樣的,這個是很自然的現象。

 臨辱示默擯,覺者本無言。

我常常講佛教徒就跟流水一樣,今天他皈依這個師父,明天皈依那個師父。有一部經「阿難問師佛吉凶經」。這部經裡面也常常提到,阿難有一天問佛陀,他說有些弟子今天皈依這個師父,明天皈依那個師父,後天又皈依另外一個師父。跑到一個師父那裡,他一定要罵原來那個師父,罵那個師父那裡不好,所以我不喜歡,我來皈依你。那個師父剛剛開始喜歡他的時候,他後天又跑了,又跑到別的師父那裡去。他說第二個師父也不好。佛弟子就跟流水一樣,這樣子的弟子好嗎﹖釋迦牟尼佛說,唉!做弟子的也不太好,這樣子的弟子是不太好。釋迦牟尼佛說,當弟子的皈依師父,非不得已,不要輕易換師父。但是釋迦牟尼佛也知道這是人的本性,人性本來就跟流水一樣,他要在一個地方留很久是很困難的,大部份人的心都是異,異就是變化的意思。我們常常講無常,像師父跟弟子之間的關係,有時候你比喻成為夫妻關係也對,跟夫妻一樣的,無常嘛!

海誓山盟都是在最先的,但是最後走的時候,離婚的時候,都是非常無情的,無情無義的,殘忍到只要想起他的面孔,就產生憤怒的心,不要說看到,只要想起就已經受不了。

所以現代很多女子,她不願意結婚或男的抱獨身主義,都是人跟人緣份的問題。緣份有長有短,有吉帶凶、凶帶吉,先好後壞、先壞後好,沒有辦法,這個是命運。所以師父跟弟子之間也是一樣的,有的人跟師尊講,將來我幫助真佛宗一定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開始講這種大話,都是太令人難過(師尊笑),太令人心裡不敢相信。事實的作為也是這個樣子,對不對﹖

不用說死而後已,你沒有死已經拼命在喊殺了,你知道嗎﹖這個也是很殘忍的事情。事實上,這是一種無常,就是佛陀講的無常、師父跟弟子之間其實都存在一種無常的緣,會產生變化的。

釋迦牟尼佛對這樣子的弟子,有兩個字,就是默擯。第一個字的默,就是不理會,這種弟子祂本來就不願意太理會的;第二個字是一個擯,有一個提手,一個賓客的賓,就是沉默地不理會,保持一種距離的態度。所以有時候,那些對祂不好的弟子從前面走過來,祂還要趕快躲起來。釋迦牟尼佛自己不太願意去講自己的弟子誹謗祂。

你知道佛陀忍辱的功夫是很厲害的,有的弟子的心是很殘忍的,釋迦牟尼佛從下面走過去,他在上面推大石頭,要去把祂壓死。看到釋迦牟尼佛來了,他把象灌醉,讓象發狂,然後用腳踏釋迦牟尼佛,要把釋迦牟尼佛踏死。用毒飯毒祂。釋迦牟尼不是很偉大嗎﹖祂已經成佛了,對不對﹖祂已經是一個覺者,是成佛了,講經說法,everyday everyday talks too much everydayspeaks Dharma,這麼多年,當弟子心理上也會產生強烈的排斥和要把祂殺掉的心,這個心是殘忍的。我們大家前幾天去看了一部電影就知道了,那種心理,第二個強者一定要幹掉第一個強者,他才能當第一殺手,當第一殺手比當第二殺手好。

所以,當初主要是在爭領導權,釋迦牟尼佛本身領導的僧團,提婆達多當弟子的心裡不服,他說你已經年紀大了,你應該退位,由我當弟子的上來領導僧團。當初這個弟子也是聯絡了很多人哦,底下很多弟子給他收買了,將近快一半,整個一半通通拉走的。這是釋迦牟尼佛的時代,兩千五百多年前釋迦牟尼佛已經成佛了,但是當弟子的也是一樣要鬥爭釋迦牟尼佛,要把祂拉下來,然後他自己站在領導的位置上。假如不這樣子的話,就把佛陀底下弟子,幾個跟他比較好的,緣比較深的通通給他拉走,這一拉拉走很多人,釋迦牟尼佛弟子當中都快被他拉垮了,整個僧團都快沒有了。大聖如釋迦牟尼佛也會遇到這一種情形,這是難免的,這個就是無常,也就是緣。

你不要以為耶穌就很神聖哦,祂十二個大弟子當中,就有一個猶大,把祂出賣掉,為了錢,羅馬兵說只要捉到耶穌就多少錢,報告祂在那裡就多少錢,祂的弟子就去告訴羅馬兵來捉自己的師父。釋迦牟尼佛也是一樣被弟子出賣。

我看出賣師父是經常有的,當弟子出賣師父有些是為爭領導權,有些為了金錢,有些為了名,為了利。那麼跟這個弟子緣比較深的就跟這個弟子走掉,所以這個也是自然現象。

釋迦牟尼佛也是知道的,當時佛陀也是用兩個字沉默,不理會,就是採取隔離政策。人要認識自己的師父也是蠻難的,因為有沒有修行,只能夠看到這個師父的外表,你能夠看到他的內心嗎﹖他內心修行怎麼樣﹖問題是在這裡。

當初的提婆達多有沒有認為釋迦牟尼佛已經成佛,一定是No的,他假如認為釋迦牟尼佛已經成佛了,已經是一個釋迦牟尼佛了,是一個佛陀了,他就不會出賣佛陀了。大家想一想也知道。所以那時候,提婆達多認為,他的修行一定比釋迦牟尼佛還好。他一定是這樣認為的,他才會反對釋迦牟尼佛,而且挑釋迦牟尼佛的毛病。他挑釋迦牟尼佛穿的衣服太漂亮,不可以,你要穿糞掃衣;你住的祇園精舍給孤獨園太漂亮,你應該住在樹下,在塚間;你不應該常常出去給人家請客,有錢人家供養你,你就去了,吃大魚大肉,吃那麼好;提婆達多又講你不可以吃魚吃肉,你要吃素;釋迦牟尼佛當初是隨意的,人家供養什麼他就吃什麼。提婆達多說你不可以吃魚,也不可以吃肉,你要吃素,你要怎麼樣怎麼樣。他講得很多,佛陀也很難堪,碰到這一種弟子天天挑祂毛病,天天找祂麻煩,他當著眾人面前站起來講的。釋迦牟尼佛通通都沒有講話,就是默擯。

你看,釋迦牟尼佛的時代,祂也會碰到這些事情,對不對﹖祂有的弟子很兇的,釋迦牟尼佛不理他,他還很火,把石頭弄下來,在飯裡面放毒給佛陀吃,用醉象去踩釋迦牟尼佛,幾次要謀殺他的,當一個佛不簡單,當一個覺者不是很簡單的事情。

聚散尋常事,師徒善惡緣。

任何一個時代的修行人,他修行的境界愈高,他所碰到的這一種現象,也會愈多。所以我常常想,佛的弟子也是一樣嘛,提婆達多對釋迦牟尼佛這麼兇這麼狠,佛陀到最後都要救他,跟他講說,將來你還是要成佛,這就是很慈悲的一種胸懷。

今天假如有人來罵師尊,師尊不會跟他講「四十二章經」的故事,說罵者自受,我不會的,他拿禮物給我,我一定收起來(師尊笑)。你讓他自受的話,他一定要倒霉,還是不好的嘛!

所以我認為還是佛陀心胸寬大,人家罵我就給他收起來,人家害我就趕快躲,就採用默擯,不去理會他,就是這樣子。

事實上,是不是這樣子呢﹖是不是所有的修行人都會遭遇到弟子變心呢﹖婚姻會變心的,婚姻變心就沒有了,互相就要變成仇人。師徒之間會不會有變心的現象﹖一樣會有。因為釋迦牟尼佛說三大真理,第一個真理是無常,無常是一個真理,這世間上並沒有所謂的永恒。

緣份,夫妻是一個緣份,師徒也是一個緣份,都是緣,既然無常是一個真理的話,緣也會變化的,緣既然會變化,你就視為一種自然現象。

中國偉大的哲學家寫出了一部易經,易就是一種變化之理,易經本身就是無常,就是變化的意思。

佛陀講無常是一個真理,今天我們也不要去期望你的婚姻海可枯石可爛,這個也不要去太期望,能夠維持成這樣子的,君子之交淡如水,就已經很不錯的了,就已經很好的了,很甘美的了。白開水可以喝已經很好了,你不要想可口可樂(師尊笑),每天都喝可口可樂,沒有這回事。君子之交淡如水,夫妻也是一樣,淡如水就很好了,師徒之間能夠淡如水也不錯,能夠恆久。

所以當師父的倒也不能責怪弟子怎麼樣怎麼樣,因為那個緣是會變的,你既然知道無常的道理,你為什麼要怪我們呢﹖對不對﹖我們今天皈依這個,明天皈依那個,誰能夠瞭解師父的心呢﹖你師父是大菩薩轉世,是一個佛轉世,我們又看不到,你講你的,信者則信,信之則有,不信則無,我根本不相信你講的,對不對﹖有些弟子皈依一陣子,這個師父是蓮花童子轉世,看了半天就不像蓮花童子,因為愈來愈老(師尊笑),對不對﹖

我不信你這一套,你沒有辦法。就是當師父講出來是真實的道理,真實的佛理,真正的佛法要給你,你還不一定接受,你寧可去相信別人的。

所以我那一天講,杜順和尚的弟子,跟著杜順那麼多年了,他都不知道祂是一個文殊師利菩薩,何況是外面一般泛泛的弟子。那些一般泛泛的弟子幾年見師父一次面,他怎麼知道師父是不是真的蓮花童子。他看師尊的書,有些人很相信,就一直修下來,終於得到成就;有些人聽到耳朵旁邊一點謠言,這個盧勝彥修行的功力好像不怎麼好,人家講說不怎麼好,哎啊!他就退道心。

突然間,又看到師尊講靈驗篇,他又信心大增;碰到一個誹謗的,罵師父罵得要死的,他又退道心。就是這樣子,一下子昇,一下子落,不過在這個時代這也是正常的。

提婆達多跟著釋迦牟尼佛最久的啊,你知道有多久嗎﹖阿難尊者是釋迦牟尼佛的親侍,最親近的侍者,最多他跟祂十八年,提婆達多跟著釋迦牟尼佛跟了二十三年了,到時候還害自己的師父。真的,提婆達多跟釋迦牟尼佛跟了最久,他也是一樣把祂「  所以在這個世間上,這種事情很難免的,誹謗啊,侮辱啊,嘲笑啊,惡罵啊,還有殺害啊,這個都是很難免的。

我認為密教裡面當弟子的要觀察自己的師父三年,師父觀察弟子要觀察三年。其實三年也是不夠的,而且心會變的,本來是很好的一個弟子,有時候,天魔也會進到他的心裡面,也會改變他的心意的。

所以按照佛典裡面所講的,有一些人本身的修為已經很高了,最後也變成魔,為什麼呢﹖因為魔還是很厲害的,他只要把這個人的心變了,他也會變成魔的,那麼魔只要發他的善念,他也會變成佛的。

所以一個魔在考驗自己的弟子的時候,變成佛的樣子,他來考大家,大家通通,哇!是佛啊,趕快禮拜禮拜,那個佛就笑了,我不是佛,我是魔。

師尊總難為,菩提心可鑒。

因為世間的人都認不清自己的師父,怎麼辦呢﹖當師父的就要拿出一些成績來給弟子看,對不對﹖我們真佛宗的師父,像我來講,我的確是很精進的。我常常講一句話,我的精進就如同我在寫書一樣,我每天寫一篇文章,我每天修法,我每天在精進,怎麼不是實修呢﹖我確實是在實修的,我的恆心跟毅力別人比不上的。

現在我寫第一百一十六本書,第一百一十五本現在在台灣印。我二十幾年來實修密法,天天這樣子磨的,不是空口說大話。你以為我是走江湖王祿仔仙,在夜巿場打拳賣膏藥,打完就是賣東西,我是要拿出實證的,實在的作品出來。

有些人說自己很偉大,好,你很偉大,請你把你的著作拿給我看,教授Professor,也要拿出他的作品出來,學校才不會給他裁員(師尊笑),對不對﹖

現在很多的Professor經常被裁員,因為他沒有創新的作品嘛。現在日新月異,現在當一個學者,當一個博士,你假如不日新月異地研究你的學問,很快就被革職,你馬上沒有事情做的。

所以現在師父不好當,師父每天都要寫作品。你說你很偉大,好,交出作品來,你交出你的著作,師尊每年都要交出好幾本著作的。你說你很偉大,好啊,我們來比著作啊,你有沒有﹖你沒有著作你就是吹牛,靠著一個嘴巴亂講。

現代社會是要這樣子的,師尊每天都要寫作,要日夜冥想,每天打坐,每天靜修,每一天進步,成了佛還那麼可憐啊,天天在為這些弟子設想,天天在普度眾生,還要忍受眾生的誹謗。還不只是眾生的誹謗哦,還有弟子的誹謗。有些弟子偶而聽到了什麼,就失去信心,在那邊抖,像中風一樣(師尊笑),對不對﹖

所以我們學佛的人,當師父的人,很可憐,不能感冒啊,你知道嗎﹖我講「密宗道次第廣論」,講了八十卷。我不能咳嗽,咳嗽弟子在底下懷疑,成了佛的人還感冒﹖成了佛的人講自己修氣脈點,你還咳嗽﹖修氣脈點,身體會好,裡面的拙火會燒病菌,把身體通通燒掉,我要咳,我都要忍(師尊笑)。我在這邊說法,拚命想咳,喉嚨癢,我都要忍住(眾笑),不能咳!不能感冒!不能生病!不能怎麼樣,因為你要給人家看你是一個佛,你修行修為很高,你有Power,你還要打拳給大家看,你知道嗎﹖人家跟你比板手,你也不能輸的。我告訴你,真的,師尊板手一級棒的。

我在初中、高中雖然人很瘦小,臂力很有,很多很壯很壯的肌肉士來跟我板手,還不一定贏,我耐力很強的,一口氣還沒有散以前都還不錯的,一口氣不來我就死了(師尊笑)。

當師父的病了,有些弟子會起疑心的。你一點意外都不能有,弟子都會起疑心。像師尊的勞斯萊斯跟人家碰一下,他們就起疑心。師父是未卜先知,難道那天早上不要晚一點出門嗎﹖為什麼要開那一條路﹖為什麼不請別人開﹖為什麼那一天不要坐公車﹖坐巴士﹖為什麼要開那一部車子去跟人家撞﹖實在夠倒霉(師尊笑),車子稍微擦一下,他們疑問就很多了。人沒有怎麼樣,命很大了,他們不管哦,車子跟人家發生車禍,那些弟子就已經在懷疑了,起疑念了。我怎麼可以病一下呢﹖連病都沒有時間哦,連感冒都沒有,連咳嗽都沒有時間。

其實生病也是一種很正常的現象,人體都會有病,只要是人都會有病,稍微不注意,你就病了。

但是我們行者也要趕快修練自己的身體,像我吃稍微多一點,每天就要跳繩,跳的快要昏頭(師尊笑),為什麼﹖因為我害怕血管阻塞,稍微吃多一點,吃多一點油,我就要運動,看電視還要打拳,每天這樣子練練練,主要是把熱能消耗,血管不阻塞,不然我就變成星雲大師了(師尊笑),你說是不是﹖

要很小心的,自己的身體要珍重,免得讓弟子起疑心,自己的行為要珍重,免得讓弟子起疑心,自己的言持要珍重。其實,我小時候,有時候罵三字經也是很爽(師尊笑)。

現在想罵都不能罵,現在想罵三字經也很難罵,為什麼﹖你是師父啊,要以身做則,你不能講三字經,害我一口氣憋得很久(師尊笑),有時候也是很難受。

在心理學上,有時候罵罵這個,心情會很舒暢,會很爽,覺得很快樂。但是為什麼不能罵,因為你是師父,要以身作則。人家說你是一個開悟的聖者,怎麼你也罵三字經。

所以,很多事情,你當了師父以後,就知道了。這個時候你的表現不能讓底下的弟子起疑念的,要好好的引導他們,還要每天寫文章,還要表現什麼都要會,人家會做什麼,你都要會做什麼,因為你是佛嘛!好像是十項全能。大家也要這樣子想,你皈依了一個師父以後,你就是要學他的長處,短處就不要去學。

你想離開這個師父也是可以的,你認為這個師父你也沒有什麼可以學的,你去找別的師父,我認為,民主時代嘛,自由嘛,我認為也是可以。但是你不要再來罵自己的師父,很不好的。你已經皈依他了,就已經有三昧耶,彼此之間有了誓盟,你就默默地離開,然後你再去學別的。我認為民主時代,假如你認為自己的師父不是個真正的覺者,你就要來皈依真佛宗了,對不對﹖因為真佛宗的師父講了八十卷的「密宗道次第廣論」,連咳嗽一聲都沒有,連感冒一次都沒有,對不對﹖至少他有一點修為。我希望我們真佛宗的弟子每一個人都能夠瞭解自己的師父,稍微瞭解一下,多看一點書嘛,一百十五本。你不看書,也不看錄影帶,那你學什麼呢﹖我的東西都在書裡面,都在錄影帶裡面。因為弟子有四百萬,四百萬當然沒有辦法一一去傳授,有時我只能夠通過錄影帶和書教大家法。

另外呢,跟幾個親近的上師教一些東西,上師出去,再把法傳給大家。有的弟子很奇怪的,因為那一個上師傳法給我,我雖然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但是我師父都沒有傳給我法,而我所有的法都是這個上師傳給我的,我就聽這個上師的,不聽蓮生活佛盧勝彥的。這個也不對啊,因為傳承是蓮生活佛盧勝彥,蓮生活佛傳給所有的上師,他們再傳給所有的弟子,是這樣子傳下來的。上師跟法師聽師尊的傳法聽得多了,然後可以出去講,這也是間接傳法給你啊!

有時候我跟一個弟子講,你來做什麼吧,他說不行啊,我還要問我們的上師呢!我都傻眼了,搞不清楚到底你是不是我的弟子。

現在因為弟子多,就會產生這種現象。弟子良莠不齊,謠言也特別的多。因為大家聽到了什麼耳語,就會傳來傳去,都是謠言。

所以我在星期六把自己當師父的這些心中話講出來,意思是說,大家不要聽那些謠言,有些謠言說蓮生活佛盧勝彥的功力不行了。不管行不行,我總是有作品,對不對﹖

師尊為了讓所有的弟子能夠學到法,天天在磨練,天天在寫作,就是要有這些作品給大家看,總比那些沒有作品的好。要比作品我最多啦,有誰能夠比得上呢﹖要比真材實學,我看書最多啦,大家來談好了。

大藏經我都看的,什麼經我沒有看,四書五經我都看的。孔子、儒、釋、道,我通通都看的。你講天主教的玫瑰經我也看的,回教的可蘭經我也看,那一個人能夠這樣子呢,對不對﹖

所以你跟我講可蘭經,我就跟你講可蘭經;你跟我講天主教的玫瑰經,我就跟你講玫瑰經;你跟我講基督教的聖經,新約、舊約我通通可以跟你講的,馬太、馬可書、路加,約翰、使徒行傳、哥林多前後書、帖撒羅尼加、約翰三書、猶大、啟示錄,聖經的章節我都可以背。玫瑰經我看過的,可蘭經我也看過的,我知道穆聖講了什麼話的。道藏裡面玉清、上清、太清、靈寶天尊、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通通都是我的好朋友(師尊笑)。

我到北京白雲觀,一進去,白雲觀的副會長,姓金的副會長跟我介紹。他開始要講的時候,我通通給他講出來,我怎麼會不知道呢﹖我知道他的全名的,那是道家全真教金蓮正宗龍門法派,創始人是丘長春,他的師父是王重陽,全真教,全真七子,武俠小說我看過的(師尊笑)。

師尊也看武俠小說的,哪一本武俠我沒有看。我看武俠小說比任何人都早,比如蜀山劍俠傳、新蜀山劍俠傳,毛柳生寫的,大漠天山鵬。

最早的武俠小說應該是屬於包公,包公那時候的七俠五義,五鼠鬧京華,對不對﹖那是最早的小說,師尊所讀的書,多的不得了,因為我每天一定要看書的,尤其是在廁所(師尊笑),每天一定要看書的,看得津津有味。

我的意思是要比什麼﹖要怎麼比﹖你去另投師父,好,咱們來談,看你的師父想講什麼,你講禪嘛,我就跟你談禪;你講淨土嘛,我就跟你談淨土;你講天台嘛,我就跟你談天台,對不對﹖你講華嚴,我就跟你談華嚴;你講三論,我就跟你談三論;你講唯識,我就跟你談唯識,這種師父那裡找﹖你講法相,我就跟你講法相。

當師父的要先好好地充實自己,有將來想當第一殺手的(師尊笑),也要好好充實自己,各種知識你通通要懂。

所以當一個師父自己本身知識要非常多,而且自己要實際去修,有證驗,不是空口說白話,不是光會寫書,會講,你還要證明你自己能夠放光,證明你氣脈點修持有成就,證明你無漏,證明你自己是一個真正得大成就者,讓弟子不產生疑惑。

弟子也要有明眼,你不能有盲眼,目光如豆,看到一點點的光,哇!好精彩,好偉大!其實只是一個little light小光(師尊笑),這個big light你都不要,你去要那個little light。

當師父的難為,當弟子要瞭解師父,當師父的也要瞭解弟子,但是,其結果怎麼樣﹖到最後結果怎麼樣,因為緣份是會變化的,就是高明如佛陀也是依然。所以,要把它看成一種自然現象,心還是平等去度眾生。好,謝謝大家。

嗡嘛呢唄咪吽。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10 聖者之心.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