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斥魔弟子譭謗蓮生聖尊〈再見佛陀〉系列文

真佛宗正信實修弟子 聰明呆(筆名)寫於2012-12-19

寫在前面

真佛宗在很多國家都是合法的宗教團體,皈依人數和道場不斷增加中。創辦人蓮生聖尊是當代最有證量和慈悲心的大成就者,祂的「不捨一個眾生」誓願,使無數六道眾生都得到真實救度。然而,法輪大轉必有眾魔障礙,極少數頑劣的前真佛宗弟子已轉變成令人厭惡的魔弟子,他們不實修、沒證量、屢犯三昧耶戒、不斷譭謗三寶、佛教知識貧乏,甚至對拯救自己慧命的師父惡言穢語污辱,種種惡行已是磬竹難書!

蓮生聖尊的〈再見佛陀〉系列文,是千百年難得一聞的殊勝法音,魔弟子卻用拙劣的抹黑技倆譭謗聖尊抄襲《五燈會元》,障害眾生聽聞正道。筆者無法漠視這種惡質攻擊,故特撰此文破斥邪見。有緣閱讀本文的讀者請切記:末法時代仍有正法存在,佛陀不妄語,譭謗佛、法、僧三寶必墮無間地獄求出無期,因此,不可被魔弟子迷惑,跟隨其譭謗三寶,真佛宗弟子更不可退失道心,自損慧命。

一、兩佛對話遭誣衊,人天法界都難容

魔弟子抹黑蓮生聖尊的〈再見佛陀〉系列文抄襲《五燈會元》。前者以八篇短文記述兩佛一日之內的禪定中問答,對話雖不多但皆為要旨;後者卷帙浩繁,其龐大的禪宗史料不乏相同、相似的「參話頭」,魔弟子從中取材以栽贓蓮生聖尊,根本不是什麼難事,尤其電腦網路的關鍵詞搜尋能力強大,從關鍵詞著手硬拗謊稱片斷的字詞相似,懂中文心但不懂佛法之人也可以做到。

蓮生聖尊是實語者,祂如實寫出在禪定中與釋迦牟尼佛的對談,是利益人天的千古殊勝大事,魔弟子惡意抹黑佛陀言教,若有眾生受其矇騙,對三寶產生邪見或譭謗,損人慧命的罪業都要算到這群魔弟子頭上。

二、話頭、禪語本相似,大驚小怪真蠢蛋

在查證魔弟子引用的古文時,筆者發現他們拿來栽贓的文句都出自《五燈會元卷六》,何以如此?推測原因為:《五燈會元》收錄宋末之前百千位禪師的隨機語錄,內容總計20卷、超過100萬字,其問答主題是佛法,相同的發問(話頭)甚至類似的答案出現過很多次,例如,「如何是佛法大意」這個大哉問就出現93次之多。

若取宋代之後禪師語錄來對照《五燈會元》,一定會發現相似處甚多,因為《五燈會元》的100萬字幾乎含蓋所有禪門「話頭」。各卷字數平均約五萬字,所包含的「話頭」也很多,蓮生聖尊的八篇〈再見佛陀〉都是談佛法要旨,《五燈會元卷六》可資對照的相同「話頭」乃至類似回答,必然存在。換言之,魔弟子書讀太少又硬拗,才會蠢到以為「發現抄襲的證據」

三、再見佛陀系列文大要

本系列總計八篇,收錄在《千里之外的看見》(盧勝彥文集202),內容記述蓮生聖尊於2008年3月20日在禪定中和釋迦摩尼佛的對話。二佛對談的重點依序為:

〈再見佛陀之一〉:佛陀問,盧師尊母逝父病不舉哀、大寺院裡還有無佛法道理,以及交代續佛法脈。

〈再見佛陀之二〉:佛陀問,盧師尊往後欲何為、現代佛教徒在做什麼、你是真佛宗宗主嗎、你要繼續說法嗎。

〈再見佛陀之三〉:盧師尊問,當今誰是第一。(佛陀將當今一切教團作為全看成無,又說他們全是第一。)

〈再見佛陀之四〉:盧師尊問,佛陀何以未說一法、什麼是人間佛教、為什麼今人都提倡人間佛教、人生價值如何、盧師尊此生的價值是什麼。

〈再見佛陀之五〉:盧師尊問,真佛宗何以受到打壓、世人如何了解盧師尊、當穿何種袈裟才算正式。

〈再見佛陀之六〉:佛陀問,盧師尊如何看待社會媒體的侮辱、什麼是佛、什麼是法、什麼是善、如何是法尚應捨、諸佛為何出世、佛陀為何出世。

〈再見佛陀之七〉:盧師尊問,四種「悉檀」理趣是什麼。

〈再見佛陀之八〉:佛陀問盧師尊,出定後要做什麼、我們之前談了些什麼、此生先度誰、滅後去何處、外人對此次會談的批評。

由上可知,二佛對話的重點都聚焦在佛法要義、當今佛教的特點,以及真佛宗如何續佛慧命的問題上。對話循序漸進,又述說甚多祕密意,能完全看懂這八篇者,必是佛法造詣高深的修行人,魔弟子根本不懂佛法,只會濫用拼貼文字的譭謗技倆,將拆解後的蓮生聖尊文章段落,去對照有一點點相似的古文,以製造兩兩文段相似的假象,這種拙劣的手法只要歸納盧師尊文章的要旨,再去一一比對,就可輕易抓出魔弟子抹黑造假的證據。

四、魔弟子的造假抹黑技倆:一絲相關或毫不相關的字詞通通指為抄襲

主筆的饒姓魔弟子是台灣人,他漠視台灣法律對抄襲的界定,以自己的定義譭謗蓮生聖尊抄襲,未來若大燈文化提出法律訴訟,魔弟子必敗訴無疑。台灣法律定義的抄襲以「實質相似」為要件,包括質和量的相似在內,例如,文字著作的抄襲,其抄襲的部分必須是重要內容,而且在數量上達到整體相似。以這個標準檢視魔弟子的抹黑爛文,輕易就能看穿其採用的策略只有一種: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從古文中胡亂對照,就可以騙過不細心查證的讀者。

以下具體說明魔弟子做了哪些不實的抹黑栽贓。

1.〈再見佛陀之一〉

本篇中,佛陀對盧師尊說偈:「大寺院大場面。大和尚大皈依。世人於此茫走。卻無智者契機。只有蓮生知曉。空有何曾再提。」

在《五燈會元卷六》〈孝義性空禪師〉篇,性空禪師對僧曰:「烏不前,兔不後,幾人於此茫然走,祇有闍黎達本源,結舌何曾著空有。」

這兩段差異很大的文字被魔弟子硬說成前者抄後者,實際上相同的用字只有四個字,根本不符合法律的「實質相似」要件。又,佛陀說偈是針對盧師尊對大寺有無佛法的回答,性空的偈是針對僧人以「結舌有分」回答所學佛法有無道理。問答的契機不同,魔弟子硬拗抄襲,根本就是抹黑栽贓。

2.〈再見佛陀之二〉

魔弟子譭謗蓮生聖尊與佛陀對「一代時教」的問答是抄襲,其引用的片斷文句是《五燈會元卷六》之〈大光居誨禪師〉篇。推測起來,應該是魔弟子讀書草率,讀到此篇居然包含「不求進」、「祖」「一代時教」等字眼,就拿來與本篇對照,欺騙不細察的讀者。事實上,蓮生聖尊在文中的問答重點是:

(1)未來何為?我不長進;就憑無得無失而不長進;此外無別,連無得無失也不說;

(2)你是宗主嗎?不是、創真佛宗乃一代時教而已、一代時教之意是『才知不是宗主』。

而〈大光居誨禪師〉篇的問答重點是:

(1)你不考科舉?我不求進、今日不為名、日後連此日的回答都不再說。

(2)像達摩那樣是祖師嗎?不是、因為你們不推崇所以非祖師、推崇以後也才知道祂非祖師。

(3)混沌未分時如何(註:有後人解釋為「未開悟時如何」)?禪師答:佛陀的一代時教是說給誰聽的?上座說教,只是教當代人要整頓自己(認識自性)到外相完全脫落,不可當作教人明心見性的大事,所以佛陀稱,說法四十九年實未說一法。(原文:時教阿誰敘。上堂。一代時教。祇是整理時人手腳。直饒剝盡到底。也祇成得箇了事人。不可將當衲衣下事。所以道四十九年明不盡。……

兩篇文字只有三個字詞相同,問答的重點完全不同,魔弟子硬拗是抄襲,乃無中生有也。又,魔弟子禪學薄弱,不識北宋時期與臨濟宗齊名的雲門宗有著名的「雲門對一說」公案(見《五燈會元卷第十五》之〈雲門文偃禪師〉篇),此公案乃針對佛陀一代時教的機緣問答,後世參者甚多。甚至雲門法嗣的益州東禪秀禪師也曾回答過一代時教之問,他答的是:「多年故紙。」魔弟子不識「一代時教」,才會寫出這種自曝其短的抹黑爛文。

3.〈再見佛陀之三〉

本篇談論做慈善、建大寺、設大學等等的台灣現代佛教。魔弟子順著前篇引用的《五燈會元卷六》,抄錄〈九峰道虔禪師〉篇中石霜禪師所說的「休去、歇去、冷湫湫地去、一念萬年去、寒灰枯木去、古廟香爐去、一條白練去」,再硬拗蓮生聖尊對佛陀「當今誰與道合」之問的回答是抄襲。事實上,盧師尊答的是:「完全休息的人、停止長進的人、心若死灰的人、心如枯木的人、冷冷寂寂的人。」這五個特質是形容與道相合者,不僅用詞與石霜禪師不同,而且與「七去」的順序不合。

魔弟子只會抄一本書,隻字未提所抄的是著名的「石霜七去」,此七法是指學人的修行態度。「休去」指停止一切行為;「歇去」指泯絕身心、能所等一切對立見解;「冷湫湫地去」是指熄滅一切熱惱回復清涼心;「一念萬年去」指如如不動地持守一念;「寒灰枯木去」指不存絲毫情識;「古廟香爐去」指如散盡香灰般去除執著;「一條白練去」指對佛法的領悟純淨無染。

蓮生聖尊是當代大禪師,禪法高深,祂的體悟和石霜禪師的體悟當然會有相似之處,魔弟子卻誣指這是抄襲,實在太無知無識。又,魔弟子非常懶惰,古書讀得少,連抄書都懶得多找幾本詳參。

4.〈再見佛陀之四〉

本篇主要是蓮生聖尊問、佛陀答。《五燈會元卷六》既然包括眾多佛法大意的參話頭,佛陀的回答能在該書找到相似內容,根本不值得大驚小怪。佛陀是大能者,對「什麼是人間佛教」之問,說出「須彌山上又放另一座須彌山」,沒有什麼可奇怪的,魔弟子抹黑心切,牽強附會稱此句抄自《五燈會元卷六》的〈九峰道虔禪師〉篇。查證原文,道虔禪師的回答是針對「本來面目」之問。(原文: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曰。更問阿誰。曰。恁麼承當時如何。師曰。須彌還更戴須彌。)(譯文:什麼是我的本來面目?師答:你還要問誰?如果已經認識本來面目,我會怎樣?師答:那是須彌山上又加一座須彌山。)佛陀之答和道虔之答,就算皆有「多此一舉」之意,話頭不同,就不是抄襲,更何況道虔之答在點破問者有「我相」。

蓮生聖尊問人生價值,佛陀答,從妄顯真、攀緣是妄、不雜是真。在《五燈會元》一書中,談真、妄、攀緣之話頭甚多,只是湊巧道虔的回答與佛陀所答一樣精簡扼要,硬說盧師尊抄襲,其實是魔弟子書讀太少,少見多怪。

5.〈再見佛陀之五〉

魔弟子學問差也就罷了,在譭謗博學的蓮生聖尊之前,連多讀幾篇文章的功課都不做,抹黑技倆輕易就被抓包。魔弟子以為本文提到的「本體不離」是《五燈會元卷六》〈九峰道虔禪師〉篇唯一獨見的,大錯特錯!

隋唐時期的天台宗、華嚴宗、密宗都曾倡言現象即是本體(如:諸法實相論、法界緣起論、六大緣起論),禪宗先賢更是大談「本體」,例如,《六祖壇經》云:「自古佛佛惟傳本體,師師密付本心。」黃檗希運禪師說:「直下無心,本體自現」;道虔禪師謂「本體不離」;大珠慧海和尚曰:「從本體起跡用,從跡用歸本體,體用不二,本跡非殊。」要言之,禪宗的「本體」概念是指「本心本性」,所謂「直指人心,見性成佛」、「識自家本來面目」等等(註1)。「本體不離」豈是道虔禪師「發明」的「專利用詞」,禪法大義莫非「本體不離」四字,學人應參、禪師可用,佛陀當然也說得。魔弟子惡意譭謗,理當落得墮無間地獄的惡報。

至於「身沒」(「沒」同「歿」)、「方知」、「袈裟」等詞,都是常見字,沒什麼特別,魔弟子硬要對照《五燈會元卷六》,只是再次證明其譭謗聖者的惡念熾烈。

6.〈再見佛陀之六〉

魔弟子對本篇採用一貫的抹黑技倆,先列出幾個關鍵詞,再比對《五燈會元卷六》的相同詞,不管前後文句全不相關,就亂加對照以栽贓抄襲。魔弟子列出的關鍵詞有:丈六之身、無人識得渠、法尚應捨、諸佛出世等四個。事實上,這四個詞不是某個禪師先賢的「專利」,根本就是佛書中出現多次的用詞。

(1)丈六之身:《觀佛三昧海經》和《無量義經》都提到釋尊的身高是丈六。蓮生聖尊說:「我非盧家子」、「我也無丈六之身」,和湧泉景欣禪師「拍盲不見佛,開眼遇途人。借問途中事,渠無丈六身」之說,一點關連都沒有。

(2)無人識得渠:石霜禪師的「無人識得渠」一說,雖是著名的禪門公案,但不代表後世使用同樣這五個字都是抄襲石霜。在本篇中,佛陀對蓮生聖尊「佛是夢中人,法是夢,善是夢中事」的見解很稱許,但也嘆道「無人識得渠」,可謂用字貼切。而石霜禪師的原公案是關於自性的問答:石霜以「堂中事做麼生」問志元禪師自性之體如何,志元的回答只得到「約八成正確」的評語,於是反問石霜有何高見,石霜回答「無人識得渠」(語言文字、有分別的意識均無法識得這個)。魔弟子只會胡亂抄書,故意忽略佛陀之答和石霜之答的「話頭」不相關。

(3)法尚應捨:「法尚應捨」一句原出《金剛經》,在本篇中,佛陀問蓮生聖尊,如何是法尚應捨。魔弟子為誣指蓮生聖尊抄襲,刻意並列谷山藏禪師的相同問句。若依照魔弟子這種邪見邏輯,凡討論「法尚應捨」義理者豈不都是抄襲。

(4)諸佛出世:「諸佛出世」一詞在《五燈會元》全書出現20次。魔弟子為何只取《五燈會元卷六》潭州中雲蓋禪師的語錄,推測是因為禪師答「為汝驢漢」。在《五燈會元》全書,禪師自稱是驢或罵人是驢之處甚多,魔弟子懶得向他處「覓驢」,草率抹黑的邪心可見一般。

由以上分析可知,魔弟子不僅「抄很大」,抹黑的行徑更宛如宵小鼠輩。

7.〈再見佛陀之七〉

魔弟子從《五燈會元卷六》只硬拗得出「萬古千秋」一詞,只好隨便再抄兩段充數。其爛文一看便知是亂扯胡寫,不必分析。

8.〈再見佛陀之八〉

對此最終篇,魔弟子卯足勁硬拗及抹黑,但同樣奇懶無比,取材也都來自《五燈會元卷六》。詳述如下:

(1)毘盧師、不超越:蓮生聖尊對佛陀說,出定後要做毘盧師。「毘盧師」是釋尊的法身,《五燈會元》全書出現14次「如何是毘盧師(、法身主)」的話頭,魔弟子以南際僧一禪師的答問為抹黑依據,卻不知道禪師的「不超越」其實是「標準答案」,佛陀對蓮生聖尊答「不超越」,理所當然,因為毘盧遮那佛是法身佛,密教的至高本尊,當然是無法超越。

(2)法法無差、雪上更加霜:「法法無差」一詞不是《五燈會元》獨有,《古尊宿語錄卷第三十》、《愚菴和尚語錄卷第九》、《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文句卷第八》、《五燈嚴統卷第二十一》都有。「雪上(更)加霜」一詞在《五燈會元》全書也出現七次。這兩個詞,學人說得、禪師說得,蓮生聖尊和佛陀當然也說得,魔弟子只知草率抄錄《五燈會元卷六》,牽強附會程度令人只想冷哼一聲。

(3)「佛陀伸廣長舌」對「師便閉目吐舌,又開目吐舌」:蓮生聖尊在本篇記述佛陀伸廣長舌的加持,魔弟子懶得查閱《五燈會元》有五處提到該詞,就隨便拿第六卷覆船洪薦禪師的「閉目吐舌,又開目吐舌」硬拗對照。這種抹黑技倆任何人都能明察,洪薦禪師的閉、開目兼吐舌,意在回答「如何是本來面目」,和佛陀伸廣長舌毫不相關。

(4)五比丘、五俱輪:五俱輪即五比丘。蓮生聖尊回答佛陀,因為找不到五比丘所以尚未度人,其密意是「無人可度」。魔弟子亂用石霜暉禪師「總不度,為伊不是五俱輪」的機鋒回答作對照,其實石霜暉禪師強調的是「不度」,因為一開口即失,開口就有我、人、眾生、壽者的對立分別。魔弟子沒證量,讀不懂高僧的智慧語,胡亂抄書就想栽贓,自不量力!

(5)瑤池仙境不久住,劍樹林中去復來:魔弟子邪念熾盛,蓮生聖尊說句古人也說過的話,就硬拗成抄襲,卻毫未細審話頭之不同。針對佛陀問,「你身滅後還有什麼願」,蓮生聖尊答「瑤池仙境不久住,劍樹林中去復來」,意指還會倒駕慈航度眾生。在《五燈會元卷六》,吉州崇恩禪師針對「如何是類(眾生相同處)」,回答「柰河橋畔嘶聲切,劍樹林中去復來」,是說若未斷輪迴,眾生皆相同,依業報入地獄受刑。活佛的劍樹林在人間,眾生的劍樹林在地獄。魔弟子,懂了嗎?(哼!真懂就不敢譭謗三寶了。)

(6)如月在水:魔弟子把蓮生聖尊當敵人、仇人,用一切文字譭謗、污辱,卻未曾真正讀懂聖尊的著作。聖尊是詩人也是大禪師,在其著作中經常出現「水中月」一詞,甚至第149本文集的書名就是《水中月》。水中月是禪修的悟境之一,明淨的天上月猶如自性,不受污染,各種妄念造作的幻相,猶如水中月亮,虛幻不實。水中月被開悟者用來形容許多現象,例如蓮生聖尊很贊同如滿禪師的「處處化眾生,猶如水中月」,祂對個人榮辱也視作水中月……。在本篇中,蓮生聖尊回答佛陀「附佛外道是如月在水(水中月)」,其深意是,如魔弟子那樣無知的眾生不會相信兩佛的對話是真,但對聖教至理則是絲毫無損。蓮生聖尊以「如月在水」替換常用的「水中月」,干你魔弟子何事?

代結語:魔弟子妄語連篇,譭謗三寶,罪大惡極!

1.未相應妄稱相應

主筆譭謗蓮生聖尊抄襲的饒姓魔弟子謊稱自己上師、本尊、護法都已相應,實乃愚不可及的自欺欺人大妄語。什麼是相應?行者與根本上師相應的條件是完全的淨信心、守戒無違、修法精進、發大菩提心、正見通達,這些條件,魔弟子全都不具備。單以護法相應而言,護法是護持佛教及正信行者的金剛神,怎會跟隨邪見充斥、日日譭謗三寶的魔弟子。三根本相應的行者傳承加持力穩固、道心也穩固,絕不會做出叛師及譭謗三寶的惡行。魔弟子持個咒、修個法有點感應——有法流加持的覺受,就以為自己相應,還差得很遠很遠哩!譭謗三寶者謊稱相應,謗法罪再添一樁。

這個饒姓魔弟子多次譭謗盧師尊假造與佛陀的對話。「饒先生,你跟佛陀很熟嗎?你有佛陀傳承的人間或虛空證明嗎?你是佛陀語錄的全世界第一專家嗎?」若不是,這種謗佛方式,還真是非常清楚明白的「人間證據」——必入無間地獄永不超生的鐵證。

2.亂抄一本書就敢譭謗三寶、騙世人

只引用一本《五燈會元卷六》的片斷文字,就膽敢牽強附會抹黑當代聖僧寫出的兩佛對話是抄襲,魔弟子,這種不入流又沒水準的譭謗三寶惡行,必有應得的果報!你們厚顏無恥打著維護佛陀正法的旗號,卻變本加厲公開譭謗三寶,用惡毒字眼污辱蓮生聖尊,這一切都證明你們忘恩負義泯滅良知,不配稱佛弟子!

3.誣衊佛陀的囑咐,罪大惡極!

除了上述的栽贓之外,魔弟子又謊稱,「不相孤負」一詞(見〈再見佛陀之一〉)在《大藏經》只出現一次。實際上,至少《青原愚者智禪師語錄卷二》、《景德傳燈錄卷第十五》之〈投子大同禪師〉篇、《水鑑海和尚六會錄卷五》、《天界覺浪盛禪師語錄》、《永覺和尚廣錄卷第二十》等五本《大藏經》收錄的文集都出現過,想查證者只需把書名和「不相孤負」一詞Google一下,就可以查到。又,「孤負」一詞在古文中很常見,「不相孤負」根本不是罕用詞。魔弟子掉書袋的本事爛透了!最嚴重的是,蓮生聖尊對佛陀承諾「不相孤負」,是十方法界何等重要大事,魔弟子連佛陀的囑咐都敢誣衊,罪大惡極!

註1:關於「本體」一詞的概念探討,可參考大陸學者謝榮華所著〈中国古代哲学中的本体概念考辨〉一http://www.52wwz.cn/yd/zgzx/ZX20050000B5/ZX20050000B50514.html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06 百花齊放, 11 真佛弟子的心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