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雲見日

蓮生活佛著作 > 盧勝彥文集 > 101_蝴蝶的風

致台大心靈社的同學及佛門同修習行者

諸位敬愛的同學:

阿彌陀佛!

對於方女士給大家引起一些困擾,不管方女士今天向那一邊靠攏,但至少她曾經自居為佛門弟子,而因此引致的一些困擾,同為學佛人的筆者,謹向大家深表遺憾。

由於「般若」不同於知識,不同於知見,它必須在各種因緣的環境加持下,由內心生起而不是由外取得,所以使學佛的歷程有時顯得非常艱辛。

想當初,筆者也是與大家一樣,從大專生活中就開始想接觸佛法、瞭解佛法,參加過佛教界的一些「表面」行動(如行善、參禪、聽經‥‥等)行動,後來完全退了道心長達十三年之久。

至於後來是怎麼又走回來,而且真正得到了解脫煩惱的一些方法,曾經記載在一篇叫「我是如何開悟的」短文上。

必須說明的是,在那篇短文中所稱「開悟」,是台灣佛教界通傳的一個名詞,其實那並不是究竟的「開悟」,應該是稱作「瞥見法性」,得到一種橫斷時空的真實體驗而已。那時得到的一些體驗,以及重要的歷程,都記載在那篇文章內。

總之,如果不是「真佛宗」的吸引,今天也許再也無緣使我重返佛門。如果不是蓮生活佛傳授的「真佛密法」,今天也無法讓我獲得解脫煩惱的方法,斷滅許多對佛法的疑惑。

蓮生活佛的種種神通,種種智慧,有將近一百本的著作,以及各種雜誌報章的記載。如果大家有心,自己慢慢去閱讀、瞭解。十幾年來,蓮生活佛苦口婆心寫了一百本書,如果轉不過大家「我絕對不信」的念頭執著,筆者更不想能夠用一句話來說服大家。

方女士與筆者彼此認識,但大家未必認識她,所以她的閒話,在此多說無益。

總之,蓮生活佛的成就是肯定的,不需格外推崇;佛教界的名嘴雖然一再交相的推擠,但實在並不能對其成就損及一絲一亳。

今天,比較需要去關注的,倒是起了種種疑惑的大家,就像十幾年前的筆者一樣,走到了一個要持續精進,以早日開悟;或者是一個要狐疑退轉,浪費可貴生命,以致輪迥三惡道的轉捩點。

蓮生活佛傳的佛法,有道、顯、密的方便,而以密法型態的「真佛密法」為主幹。

「真佛密法」型式上與其他密法相近,強調「敬師、重法、實修」,也非常重視傳承,修行次第與儀軌。它與其他密法最明顯的不同,是各種修法儀軌中,融注了蓮生活佛的口訣與心要,因此去蕪存菁,顯得很簡要。

密法的修持,有作密、修密、瑜伽密、無上密等層次,亦有五種以上的「次第灌頂」,每受一種灌頂,必須自己先完成受灌頂的條件,才有資格受法,才能在修法上生起法益。

譬如以第一灌的條件來說,要有「即身成佛的堅固信念」,起碼要有「理法成佛,開悟見性」的信心,否則會有「密乘根本十四大戒」中第十四戒「損苦自蘊不如佛」的過失。

「真佛密法」的第一種法包括四皈依,大禮拜,大供養,金剛薩埵百字明,上師相應法,捨身法等六加行,還包括讀誦阿含經、般若經、普賢菩薩行願品、如來藏經、十住心論‥‥等。

其中加行法中的修持必須各滿數萬遍,上師心咒必須持滿三十萬遍以上,如果不從第一灌法老實修起,一定錯誤百出。

各位有心學佛,不想錯用難得人身的同學,有機會可親自去問方女士:

(一)第一灌的各加行法她修了多少遍?

(二)「密乘根本十四大戒」與「事師法五十頌」,她知道多少?做了多少?

(三)經典看了多少?

也許她今天對 蓮生活佛的惡意譭謗,已經不是五個月前她親口說要「同歸於盡」的嗔恨心作為,也許像她背離真佛宗以前的泥菩薩心態,是想「弘揚佛法」。

但是一個連法益都不能親受體驗的人而言,會弘揚出什麼佛法?一個連水都未嚐過的人,可以談論水嗎?

老實持守密、顯戒律,修完第一灌法的人,得到法益時,心性上一定有一些具相表現,‥‥

(一)貪、瞋、痴明顯減少。

(二)大我的執著減弱。

(三)謙卑心顯現。

(四)對根本上師與佛法的信心產生堅固力。

(五)出離心顯現。

(六)懺悔心增強。

(七)內心的寧靜延長。

(八)同體大悲心顯露,嫉妒、爭鬥的意念明顯消除。

(九)諸多瑞相產生。

(十)承受第二灌法的條件逐漸明顯堅固。

諸位同學可以用此檢視一下方女士,她在佛法修持上得到的法益有多少?她,真的相信佛法嗎?

至於各灌修持的條件,在此不便贅明,但據我所知,方女士連第一灌的「老實修行」都不想開始,竟曾色慾攻心地向 蓮生活佛請求「第三灌」的灌頂。她真是一個想修行的佛弟子嗎?

大家可以先去問一下方女士,她知道不知道第三灌頂前受灌的條件?

她如果不知道,這裡向大家介紹,第三灌受灌條件有幾項,其中最重要的兩項是:

(一)明體常現。

(二)對根本上師的「正行」與「病行」有高度的瞭解。

什麼叫「明體常現」?方女士一定不知道。那就是禪宗所謂「露地白牛」。方女士講得出什麼叫「露地白牛」嗎?

「正行」就是一般認為好的行為。

「病行」大意來說,就是一般認為怪異,如表面上不守戒等的行為。

方女士有沒有資格得到第三灌?莫說是第三灌,就說是第二灌的儀軌及受灌資格如何,可請她說說,看她用什麼來惱唬眾生。

菩薩利益眾生有種種善巧方便,大家最熟悉的有六種波羅密,包括佈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與般若。各種波羅密行又有世俗諦與勝義諦的次第,就像阿含經所說的「八正道」也有世俗諦與勝義諦的次第一樣。

大家跑道場聽到的佛法,恐怕只是世俗諦的經論理法方便,很難聽到勝義諦的真實佛法。因為勝義諦的法,修行沒成就的講不出來,不修行的人聽不懂。但是勝義諦的方便八正道或六波羅密或其他的微妙方便法門開示,蓮生活佛卻已盡述於書中,大家如果有心,可以去查閱。現在不談六波羅密,要談另一種觀音四攝法。這四攝法中包布施、愛語、利行、同事等四種。

其中「同事」的意思,就是與眾生打成一片。說是簡單,要怎麼做?如果遇見一些酒鬼,你偏不喝酒,你怎麼與他們打成一片?怎麼度他們?又在舞廳的舞女,你若不去跳舞你怎麼度她?

其實喝酒、跳舞與日常行為完全一樣,若不對佛法有較深入的理解,或是有高度的定慧等持,一個平常人如何分辨自己所看到的,是泥菩薩或是真菩薩?

若由前述四攝法的「同事」法,去觀讀「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就很容易瞭解菩薩何以示現種種身的大慈大悲,也比較容易瞭解那些是真菩薩,那些是高唱「戒行嚴謹」的泥菩薩。

方女士認為一個成就者,應無喜怒哀樂,因此誹謗 蓮生活佛是一個未成就的人。

方女士這種論法,很容易對佛法未深入瞭解的人構成影響。因為眾生比較容易接受「常見」與「斷見」兩種邪見,釋迦牟尼佛曾揭示眾生之習性,包括貪、瞋、痴、慢、疑與種種邪見。何謂「常見」與「斷見」,大家有必要深入研究。

佛法之所以為難信之法,是在於其「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微妙,筆者相信方女士一定不知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意義,甚至於連文字表面的意思恐怕也不知道,否則她不可能用「常見」來曲解佛法。

以前呂洞賓祖師開悟前,亦常能入甚深禪定,表相上無喜怒哀樂,後來幸得黃龍禪師斥為「死禪」而頓開悟。

其實什麼叫真實禪與死禪?大成就者究竟有無喜怒哀樂?是許多人共同的問題,而「常見」與「斷見」也是眾生常執著的顛倒想法,所以才有種種是非苦難。方女士的想法如同眾生的執著,不足為奇,但連她佛法的門都還搞不清方向,就在顛倒是非惡意攻擊,加深眾生對佛法的曲解,這是很危險的事件。這真是佛法傳續中的一個劫難。

密勒日巴大師是一個大成就者,他的師父更是一個大慈悲的成就者。當年,密勒日巴跟隨在師父馬爾巴身邊習法時,馬爾巴大師莫說是惡言對密勒日巴,他還用腳拽了密勒日巴多少次?毒打他多少次?叫他背了多少石塊?讓密勒日巴的背磨破了多少次?大家去讀一讀密勒日巴活佛的傳記,就能瞭解馬爾巴大師表相上的喜怒哀樂,實際上是多大的慈悲!就是連他太太也一直誤解,到後來才感動得痛哭流涕。

方女士不能受用佛法的殊勝,罷了,我們就不再去論她。她如果還不改,也許她真的會出名,如她一直想追求的目標,提婆達多不也是很出名?

但是,蓮生活佛確實是一位罕見難逢的大成就者,您若錯過這一位師父,你將很難瞭解佛法的堂奧,與佛法的實在。

筆者高考及格,以前也像許多人一樣誤解了 蓮生活佛,但是越瞭解他,越能知道佛菩薩的慈悲與智慧是什麼,四無量心是什麼,心無罣礙是什麼‥‥‥

蓮生活佛現在每天清晨八時獨自一人到真佛密苑寫書,十一時禮佛做大供養,十二點吃午飯,下午一點起與陸續到來的上師、喇嘛等回覆世界各地寄來的信。

下午四時進入密壇修法,然後做簡單的開示,並給各祈求者加持,包括加持各祈求的信。

隨即上樓繼續看信回信。六點以後吃過晚餐,就回家。但大部份的晚上時間仍與一些弟子聊天,指示許多疑點。

從禮拜一到禮拜六都是如此,無有中斷。禮拜六下午四時接受各地信眾的當面問事,晚上八時帶領同修並說法。

禮拜日上午到彩虹山莊閉關中心監看各工程進度,下午則可能去觀看一些準備供奉在閉關中心的法相或法器等。

蓮生活佛將整個生命奉獻給眾生的作息情形就是如此,甚至於包括大年初一亦無有中斷。其精進的示現,提示眾生:這就是成就的要件。

這是筆者駐留在西雅圖幾個禮拜所親見的事情。

各位同學,狐疑不信與退轉是眾生所以輪迥的深固習性,沒有人可以幫上自己的忙,筆者很難表達對方女士的惋惜,也很難表達對大家的一片誠懇之意。

但是卻只能說:看到你們,就好像看到自己以前的影子一樣。

以前,我曾經錯走過許多路,今天已經逐漸明白,原來許多道理都已明示在經典裡。我佛慈悲。祝大家道心永固。撥雲見日。

阿彌陀佛!

習行者合十敬上
一九九二年二月十日西雅圖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撥雲見日

  1. 莲花又丘 says:

    卢师尊文中提到病行"二字即指有大成就的师父表靣上不守戒的怪异行为,而其中包含了深刻的大慈大悲。不懂宇宙辩证法的人只会从表面现象看事,再加别有用心之人一挑拨就跌入泥沼中去了。一般人认为想成佛的和尚应是:一盞青灯一只木鱼一身黑袍一串唸珠一口素食一张铁臉••••••,但卢师尊走的是一条特殊的成佛之路。卢师尊达成佛的大成就后,上可通天下可入地还管他什么凡俗的禁忌只要上遵天规下利度化更多众生,他总是慈悲为怀隨顺众生的各式各类请求。为达一特殊的度化目的他也会有一些凡夫俗子难以理觧的怪异行为,一点也不奇怪。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