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在世間

文/蓮翰上師

今年六月間,一位中年婦女同幾個人來到信法堂,甫坐下,就悲淚直流。我連忙問她有什麼事,叫她慢慢講。當時有三、四位師兄在坐,大家靜下來,聽這位婦人講出以下一段駭人聽聞的故事。

原來,這位婦人的丈夫姓吳,是一位中醫師,在尖沙咀開業。平時沒有什麼信仰。去年年底,忽然自己獲得 「 通靈 」,有一位 「 觀音娘娘 」在他的身內發出聲音同他 「 通話 」,他受寵若驚,連忙又跪又拜。「 菩薩 」開始指示他,教他醫方和針灸穴位,並預知一些未來吉凶。於是,他的醫術突然精通了很多,生意也好起來。

過了不久,身內的聲音轉變了,問祂是誰,那聲音說是 「 瑤池金母 」。問祂 「 瑤池金母 」是道家至尊,為什麼會降在我身上?那聲音說是由 「 觀音娘娘 」介紹來的,因為你是有福氣的人,將來上天有大任務交給你,所以我瑤池金母來指導你。吳醫生聽了,更加飄飄然。

從此以後,吳醫生由「 觀音娘娘 」和「 瑤池金母 」輪流來指示他。幫他開了 「 靈眼 」、「 靈耳 」。有了 「 神通 」。並帶他上天堂。他在迷惘中似夢非夢,看見天堂的景物,使他信心大增。「 瑤池金母 」告訴他,你原是天上大神,他更沾沾自喜。隨後又帶他到「 陰間 」,他見到死去的同鄉某人,在受鬼卒毒打和肢解,鮮血淋漓,嚎叫如豬,慘不忍睹。因某人是生前心地陰險,作惡害人,故受此酷刑云云。

又過了一段時間,「 瑤池金母 」說他是有很大福氣的人,要同他 「 結婚 」,「 觀音娘娘 」也願意作媒人。吳醫生也認為自己的確很了不起,神魂飄蕩起來,於是,似夢非夢,迷迷糊糊,開始 「 洞房花燭夜 」。誰知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 瑤池金母 」和 「 觀音娘娘 」竟輪流同他作樂行淫,後來又增加多幾個 「 仙女 」,作車輪戰。

吳醫生很快的削瘦下去,兩眼深陷。日間神魂恍惚,昏昏欲睡,無心工作。夜間却精神百倍,艷福無邊。

漸漸地,他行動怪異,時而喃喃自語,語無倫次,目光呆滯,開始神經病發作。在他的醫館裹,病人來求醫,他見了病人就拜,口中唸唸有詞,嚇得病人都跑光了,生意也沒有了,最後醫館也倒閉了。那些自稱「 瑤池金母 」和 「觀音娘娘 」的妖魔,更加肆無忌憚,時時與他白日宣淫。

他的家人最初見他 「 通神 」,頗有靈驗,不以為意,後來發覺不大對勁,但又不敢肯定是否入魔。最後見他常常獨自一人,放蕩形駭,淫態畢露,目不忍睹,才恍然大悟是中了邪魔。於是四出求人驅邪。請到一位 「 神打 」大師,施法後毫無反應。又請來一位 「 茅山 」 大師,到他房中作法書符,不但無效,反而激怒了妖魔,將 「 茅山 」法師大罵一頓後趕了出來,法師臉色都青了,狼狽而退。

家人又請來一位 「 道家 」大師作法,書符唸咒,步罡踏斗,仍然無效。
後來請了一位出家法師,唸經拜懺,打齋超度,無動於衷。出家法師只好說:「 這是道教的魔,我們佛教管不着。」說完走了。

如是,那些妖魔更倍加猖獗,常驅使吳醫生到處走。有一次說要回到 「 天宮 」去,驅使吳醫生走到沙田山邊一間寺廟,其家人尾隨而至。見到一位 「 神打 」法師在「上童」(上身),說是 「 關聖帝君 」上身。妖魔通過吳醫生的口,說那個不是 「 關聖帝君 」上身,是一個大熊精。誰知對方聽見了,也回罵道:「 你也不是什麼瑤池金母,你是大蛇精!」雙方互相拆穿了西洋鏡。

後來這蛇精更加變本加厲,他家人發現,吳醫生在睡覺時,蓋上一張薄被單,肚皮上有一條一條凹下去的橫紋,呼吸時一起一伏,很像蛇肚皮。平時常常將舌頭弄出弄入,像蛇一樣。

他家人時時向妖魔求情:「 你們需要什麼,我們都給你辦到。」妖魔通過吳醫生的口說:「我們什麼都不要,只要你燒一件吳醫生的衣服給我們,我們就走。」但是,家人聽過人說,如果燒衣服給他,吳醫生就會沒命了。因此,不敢燒衣服。

在束手無策的情形下,家人只有送吳醫生入精神病院。
一個偶然的機緣,他家人看到盧師尊的靈書,又得知 「 信法堂 」的地址,於是,抱着一綫希望,來到 「 信法堂 」。

「 劉先生,求求你幫忙,打個電話到美國,求盧大師慈悲救救我丈夫一命!」吳太太講完故事以後哭着說。
這倒難為了我,幫她打電話吧,盧師尊在西雅圖日理萬機,忙得不可開交,我們做弟子的,怎好增添他的煩惱?不打電話吧,吳醫生又實在可憐,他家人求救無門,眼看被妖魔日日淫晦,將要盜洩盡精氣而亡身。遇此情形,我常常很難過,恨只恨自己功力太微,不能為盧師尊分勞,真正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見死不能救,慚愧萬分!
左右為難,熟慮良久之後,我終於答應了她。叫她們在晚上十二時再來。( 西雅圖早上八時。)

子夜,她們一行人又坐在 「 信法堂 」小廳子裹,個個愁雲慘霧。我將吳醫生的資料準備好,撥通了求救的電話。
西雅圖,全世界八萬同門日夜矚目的 「 真佛密苑 」內,接電話的是師母。我報告了一切情形,請師母轉達給師尊,求師尊慈悲賜予援手。

「 好的,我會轉告給上師。」師母在那邊慈悲地答,深具同情。

二十四小時之後,我又撥通第二次電話,師母在電話中說:「 上師已經知道了一切,已代吳醫生求了菩薩,不會有生命危險了。明天會寄三道符給吳醫生。」

「 好啦,有希望啦。」我將師母的話轉述一遍,喜上眉梢。

「 盧師尊有沒有說能夠幹走妖精?」

「 有沒有說開壇施法?」

「 三道符就夠了?那麼簡單?」

「 盧師尊知不知道吳醫生事態嚴重?」吳太一行人滿腹疑團,疑信參半。

其實,她們哪裏曉得,我們宗主盧師尊是真人不露相,一切言行都是那樣平平無奇,這正是大證悟者的修養功夫,普通人何能得知?

兩天後,妖魔借吳醫生的口,喃喃自語:「 我們都要走了,吳醫生不會死!」 — 這是半年多以來第一次說這樣的話,而且不斷地重複着。吳太太及家人都清楚地聽見了,心內浮起了希望的曙光。

一星期過去了,三道符寄來了,我交帶吳太太每天燒化一道給吳醫生飲。

又過去了一個星期,吳醫生表面上並沒有多大的變化,他家人又開始着急起來,頻頻來電向我責問。

「不要着急,一定無事!」我信心十足。

吳醫生的淫慾減少了,喃喃的囈語減少了,眼神漸漸正常了。半個月之後,除了還是有一些沉默寡言之外,其餘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他的家人已經面露笑容。我叮囑給他休息調養,多服補品,恢復元氣。

不久之前,吳醫生已經尋覓地方,準備重新開業了。他家人寫了一封感謝信並附了供養寄呈盧師尊,感謝救命之恩。吳醫生本人和他的兒子都皈依了盧師尊。我向他們慶賀。

佛菩薩以拯救眾生引為自己責任,祂的大慈悲心是流露於自然,毫無矯強的,在默默中顯現出大神通。這就是真正救度眾生的真佛法!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佛法在世間

  1. 舞自在 says:

    再次看到本文 還是覺得很感動 –我們宗主盧師尊是真人不露相,一切言行都是那樣平平無奇,這正是大證悟者的修養功夫,普通人何能得知?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