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少東上師–你所不知道的蓮生活佛盧勝彥】

【追隨師佛慈悲行 運轉真佛般若法】

(21-22/11/2003大馬般若雷藏寺)

(蓮花少東上師畢業于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主修傳理系及社會系;亦特別研讀兒童心理學。)

——冰果

對於從來沒有跟隨在師尊身旁的弟子,聽到同門說起與師尊同處的時光,總是令我們神往。聽少東上師談起皈依的因緣、聽他談佛青,我們會心的笑,聽少東上師談起昔日隨師尊學法的往事,更令我們彷彿一同進入了時光隧道,重溫師尊的溫馨言笑。。。

(1)“你罵了我,你就跟我結緣,你遲早會給我度化。”

請上師告訴我們皈依師尊的因緣。

第一個因緣:當時常常看師尊的書。

我開始是不相信師尊跟罵師尊(笑)。那時我是一貫道的講師。1977年我在佛堂裡面常常講道,所以我要常常去看一些佛書。因緣之下我在溫哥華政府圖書館借到師尊的書。我看師尊的書,看了很多因果故事,那時蠻接受因果故事,覺得好像科幻小說“衛斯理”。可是當時感覺師尊講話口氣很大,所以,很喜歡看,但也不太能夠接受。記得當時我看了師尊【泥菩薩的火氣】那本書,就寫了篇文章批評師尊。可是師尊講得很對,師尊講過“你罵了我,你就跟我結緣,你遲早會給我度化。”我發覺這句話,十几年以後,真的應證了。

師尊的書裡面有很多佛理、感應、因果報應,當時,我是一個月講課一次。佛堂裡面的點傳師很喜歡我講,因為我每次講,一定大爆滿。我用很多師尊的故事來講,只是沒講出是師尊寫的而已。因為師尊書裡面的報應佛理他們也是喜歡聽,我也講很多西方的、佛經,其實是參插著講。開始我是看英文書的,因為英文書講佛教這方面多數講智慧這一方面,很少講天堂地獄這些感應,所以我是先接觸佛教的智慧面,我很喜歡。慢慢的,英文書不夠看了,因為有很多專用名詞,才轉去看中文書,才看師尊的書,一看就有“驚艷”的感覺,嘩!原來可以把佛經寫得這麼有趣。

我從1977年開始研究宗教,到1986年師尊去溫哥華在菩提堂弘法兩天,講《圓滿的修行》。我兩天都有去聽。一看到師尊我是蠻喜歡的。師尊很像佛,師尊笑起來很甜。我覺得師尊的笑攝召眾生的力量很強。我的太太已經是十几年的天主教徒,她也去聽,不過兩天灌頂我們都沒有去受灌,我們還沒有皈依嘛,也不懂什麼叫灌頂。但是聽開示覺得很有興趣,不會悶,所以第二天也去聽。以後看了同門、再看師尊的書,看了很喜歡,後來就皈依了。皈依也有個故事,堂裡有一位師姐有啟靈,每次同修以後她就會打手印、啟靈,我們在國外很少見過,我就叫我師姐也去。有一次啟靈時降靈的是蓮花童子,祂說了一句話:“你跟蓮花童子大有因緣。”不過我沒有馬上去皈依。其實雖然嘴巴是不接受師尊,可是心中還是很喜歡,要不然不會看了一本又一本的文集。

========================================================================

(2)“你可以去一貫道幫忙。可是你自己一定要實修真佛密法。”

我媽媽是一貫道的點傳師,所以我媽媽移民過來時我答應她她過來開佛堂,我幫她講道,因為我在溫哥華講道時反應都蠻不錯,她就一心一意過來。所以我見師尊時問了一個問題,師尊答得非常有智慧,我問:“師尊,我今天皈依真佛宗了,可是我答應媽媽幫她傳一貫道(天道)的,那我還可以跟我媽媽在一貫道裡面做事情、當講師嗎?”師尊講:“你相信你媽媽嗎?”我說:“我相信。”“可以。你可以去一貫道幫忙。你去幫你媽媽,傳一貫道,沒問題。可是你自己一定要實修真佛密法。”我就覺得很好,因為我可以幫我媽媽,又修真佛密法。我媽媽來後,我的客廳就給媽媽做佛堂。我自己有個小房間就安密壇。我還是照舊講一貫道,可是因為當時師尊有講一定要修真佛密法,所以我皈依以後不到一個禮拜,就四處去找同門教我修真佛密法,找到一位皈依很久的師兄教我。我懂得修法以後就沒有停過。當時還沒有當上師,只感覺修了很有歡喜心、很有法味。所以我不大了解,叫你們一日一修為什麼那麼難呢?

我每天修法,當時太太反對我。我的“壇城“是師尊的一張法相,我用新的手巾包住,放在抽屜裡面。我太太睡覺我就拿出來,觀想,用照片修,召請蓮花童子、觀音菩薩,就這樣子。我常常觀想我師姐坐在我前面修法,三、四個月以後她就自動皈依了。

現在講起來,我覺得師尊很偉大。為什麼?師尊是真佛宗,我皈依真佛宗,師尊講“你可以去一貫道幫忙”,我覺得師尊的量度很大,你在其他地方是看不見這樣的師父的。那裡找得到呢?真佛宗同門可以傳一貫道?

我皈依不到兩年,就受封金剛上師。當了金剛上師以後,我還是幫媽媽在一貫道裡面度眾生。我媽媽傳道是白天,我們的同修是晚上,所以一天之內分開來用。白天在一貫道,晚上就在真佛宗帶領同修。當時度眾生,老人家我就度去一貫道,年輕的我就度過來真佛宗,這樣子大概繼續了兩年到三年。在一貫道穿的衣服是不一樣的。我後來為什麼會改變呢?因為我心裡很不平衡。英語也有講啊,you cannot serve 2 masters(一事不能二主)。但是師尊從來沒有逼我。後來我跟太太提起這件事情,她當時是幫我媽媽處理財政的;我是打理佛堂、講道。所以這種情況之下對我們來說壓力是蠻大的,我覺得我應該退出一貫道,不要再參與一貫道的活動了。可是我退出對我媽媽的影響也蠻大,但是我們覺得宗教是了生死的大事,所以最後我們還是決定退出。我媽媽是很疼我的,可是因為宗教方面有蠻大的分別,而且我沒幫她,我太太就沒幫她,所以後來,跟我媽媽吵得蠻厲害的。過了一、兩年她還是在外面買了地方自己做一個佛堂。現在我常常回去探她,每一年生日都買禮物給她,現在是比較好了,可是她有時會講起,還是很生氣--“這麼多孩子我最疼就是你,想不到你最不孝順。”但是我覺得宗教應該有自由,而且她現在還蠻接受了。所以我覺得師尊很偉大。如果當初我皈依師尊,師尊講“你不能幫一貫道,你要做出選擇”,那可能我不會皈依。師尊的用意卻是:“你先過來,如果你修到法味,你自己會去做這個判斷”。

我皈依以後,很快,有些同門去西雅圖,叫我去,我就去。從那個時候開始,每個禮拜去,直到師尊退隱,2000年。為什麼每個禮拜去?第一:看到師尊很開心。聽見開示,覺得好,多聽、多學,聽了是自己的嘛。師尊講法,但是沒有講到祕密的口訣。聽多了對我們都有好處的。那時我也是很幸福。我皈依不久,就幫忙做事情,因為旁邊沒有法師。

跟師尊在一起,有歡喜心,就是憑著這樣就一直去。

========================================================================

(3)“雖然菩薩力量很大,如果你不來佛堂,觀音菩薩不可以勉強你過來。”。

請上師略說一般上修真佛密法會遇到的困難,及如何超越困難。

困難,我覺得也不一定是皈依真佛宗才有,我覺得人生是有順境跟逆境的。很多同門誤解了,以為修了真佛密法以後,就會發財、事事圓滿、所求如願。有時碰到逆緣,不順利的事情,常常聽到同門講“皈依真佛宗以後環境更差,好像越修環境就越不好。”有時我們就問他:“你沒有皈依以前是不是發財的?你那些沒有皈依真佛宗沒有修法的朋友是不是都發財,只有你沒有發財?”所以有時候,正知正見很重要。我們常常講,皈依真佛宗主要是“明心見性,自主生死”,你有這個正知正見,碰到這些難題的時候,你會懂得超越。人的福份、人的聚散,都是因緣。如果你看得透徹一點,其他的,你就比較能夠超越。真佛密法裡面就是在學智慧,把你的心靈修得超越娑婆世界。面對困難,有正知正見,就比較懂得超越。“法華經”裡面講到“如是作,如是因,如是果,如是報,如是相。”很多人看見今天這個相,就沒有想到“如是作,如是因”,可能是前幾輩種下來的因果,看不透,就以為是修了真佛密法才有這種情形。

其實吃多少、穿多少,都是命中帶來的。不過,修行可以改。怎麼改?你首先要多種福田、做功德。功德不一定是要捐幾千萬塊錢,要看你的心。譬如說到佛堂掃地;上師來做法會,隨緣贊助五塊十塊等等。看你自己能力來做,要做隨喜功德,不但是你自己歡喜,你來到道場做功德,有沒有給其他同門歡喜心?隨喜功德不是只是你一個人說:“我做多少多少”,是儘量有歡喜心,不但是給自己歡喜心,是還要給其他同門歡喜心,道場就比較興旺。所以佛堂裡面很多人事問題,就是只有自己歡喜心,沒有給其他同門歡喜心,所以才多了人事問題出來。一般同門,大家起碼有個親近心,這個道場就算是興旺了。如果是非來來去去,同門都怕了,不敢去了,會認為不去還好,去了還聽這個聽那個,聽了更辛苦。本來要修清淨,去了反而不清淨。

我覺得困難其實都是心的問題。你看,師尊講得這麼詳細,還有同門講沒時間修法,我也講過,我以前做生意也是很忙,我試過一年裡面都很少在家吃飯的,可是還是每天在家一修。所以我覺得都是心的問題。很簡單啊,拍拖的時候,你多麼忙你還是想見見她,十點多你還是開車去見她一下,講兩句話你就回家,回到家還要打個電話問她睡了沒有。都是心在作怪,難道你真的沒時間看電視嗎?半個小時,看你願不願意而已。是心不肯。師尊講過了,雖然菩薩力量很大,如果你不來佛堂,觀音菩薩不可以勉強你過來。祂不能拚命拉你過來佛堂。所以我覺得“道心堅固”真的很重要。

所以同門遇到的困難就是,覺得真佛密法沒有給他保護、給他事事順利一切圓滿。其實你要改變外面,你先要改變自己,把事情看得透。我跟師尊,我發覺,師尊的大慈悲在那裡?你看那些同門,走來走去、變來變去,師尊還是那句話:“回來就好”。我覺得其實人哪,SELFISH IS A HUMAN NATURE, UNSELFISH IS ARTIFICIAL。哈!自私真的是自然的,每個人都會自私,小孩都會,我們都會。問題是你可以把這個念頭超越、去包容更多眾生嗎?師尊的心可以包容五百萬名弟子,不只是度他們,是包容眾生裡面不好的習氣。

========================================================================

(4)“度眾生,你有時要給他感應,以後要給他正知正見,正確的智慧去看。”

有些人攻擊師尊、罵師尊、毀謗師尊,甚至有些人,師尊幫他,九件事圓滿,第十件事情不圓滿,他就說:“師尊不靈、師尊沒有神通。”他沒有想到自己個人的因果業報。很多人都沒有想到這一點。有時是菩薩給你加持。師尊講過,加持就好像打高爾夫球、打棒球,你自己有出力,佛菩薩給你吹一陣風,你不能坐在那邊等。師尊講,度眾生,你有時要給他感應,以後要給他正知正見,正確的智慧去看,要不然的話你怎麼去度?我發覺師尊對這些眾生,好像是弟子,出出入入真佛門,師尊還是一句“回來就好。”師尊也不會不睬他,看到他還是開開心心的說“很久沒見了,你好你好,歡迎回來歡迎回來。”師尊真的很關心弟子,所以說到修真佛密法的困難,我覺得如果有正知正見,明白因果,就會比較了解。

師尊的書【靜聽心中的絮語】,裡面有一篇就是講人的生病,四大都會有老化,釋迦牟尼佛成佛還是會頭痛,釋迦牟尼佛爸爸往生時祂也救不了,祂也有神通,祂也吃馬糧,祂一個大成就者還是要受這種果報。所以成佛,有神通,可是定業是不能滅的,這一句大家要清楚了解。所以重業有時可以輕受,好像我們看到有些同門,有事情,師尊給他加持,有時有很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我以前在回信中心,有位同門的姐夫有癌症,很年輕,三十幾歲,孩子很小,他寫信來求師尊:“你是活佛,你要救是有辦法的,如果你救了他,他一家人本來是天主教的,一定皈依師尊。”師尊寄符給他,他回信時皈依證書一塊兒寄過來,說他姐夫往生了。他覺得師尊不慈悲,不肯救這個眾生。師尊當時講一句話:”如果吃一個符所有的病都能治好,我們叫政府多開真佛宗分堂,不用開醫院了。“這是業力。師嬤也往生了,對不對?師尊也知道師嬤要往生,之前祂有講,叫法師誦經組準備。師嬤往生才七十幾歲,很年輕啊,師尊也沒有拚了命的要留她下來。

所以修行人對於逆緣,生老病死,對八苦,更要懂得去對治。有時你求不到,不是菩薩不幫你,有時是定業;有時求不到,可能也是對你好。所以我覺得,有正知正見的話,對真佛密法,不要忘記宗旨是“明心見性、自主生死“,直直走。我覺得智慧來的時候,身心會很定。我們上師也會碰上很多逆緣,不是什麼都“暡。部林。”的,我覺得修法的困難就是缺乏正知正見,跟道心。佛經有一句話很好:“信為一切道源功德本”--信心是所有功德跟所有這個修道的本位,沒有信心,萬事不能成就。釋迦牟尼講過:“生死大海,唯信能渡”、“信、解、行、證”,所以“信”真的很重要,沒有信心,萬法不能成就。有時碰到逆緣,就感覺到佛菩薩不給你幫忙。其實很多人是在拜佛,我們真佛宗不但是拜佛,最重要是學佛。學佛的智慧、慈悲、道德跟行為。有智慧的人求的不只是事事如意,是求有更大的智慧去處理更大的問題。這個才有大的氣魄。不要只求自己個人每件事圓滿,沒有挑戰性嘛!人生要有挑戰才好玩嘛。你想起來,以前有什麼挑戰呢?很耐人尋味,對嗎?

師尊也講過,眾生的心是變來變去的,我曾寫過一首詩:-

“世情百態隨燭轉

大都多是逐炎涼

妻兒黃泉路未見

蓮池一花獨向陽“

風吹那一邊,燭光就倒那一邊。世人都是那裡紅,他就去那一邊,大家都是一樣追名逐利,世態炎涼,人的本性就是如此。我覺得做人,錦上添花不是有罪,很多人都有做,我們也在做,可是能夠雪中送炭就難能可貴。修行人這個心我覺得很重要。所以看透這些事情,就不會太執著。修行真的要把心轉變,不要到臨終時,講這句話:“虛名虛利誤我一生。”“虛名”,不要給名利綁。你看師尊的言行身教,師尊很疼佛青嘛,可是她結婚師尊都沒有出來。五百多萬人的上師,大法會時七萬多人參加的上師,現在一個人自己洗地、做菜,都是自己一個人,真正都是自己一個人。

========================================================================

(5)“如果大家做事情懂得想想因果報應,這個世界就清淨很多。”

我皈依以前不相信師尊,師尊說的兩句話改變了我,第一句話師尊講:“我寫這麼多書,不是只是要賣而已,最重要的是:世間確有因果報應,這個世界確有天堂地獄,希望世人做事情的時候,真的想一想因果報應這四個字。如果大家做事情懂得想想因果報應,這個世界就清淨很多。”

真的,如果大家懂得想“確有因果報應,確有天堂地獄”,真的,世界是不一樣。還有,另一句話是師尊載錄的:“人在世間愛欲之中,獨生獨死獨去獨來,當行至趣苦樂之地,身自擔之無有代者。(摘錄自「佛說無量壽經」)”,沒有人可以代替你的。你來的時候、你走的時候,都是一個人。你在中間的過程很開心,人家可以分享;很痛苦,有人同情你,可是都是你一個人。“身自擔之無有代者”。師尊退隱了,這一句給我的感觸很大。我看了這句,對師尊很佩服,覺得師尊將很多佛經引經據典,深入淺出,講得讓我們明白。

這句話“人確有因果報應,世間確有天堂地獄”,是令我改變的話。我真的相信,師尊祂苦口婆心寫這麼多書,就是要人知道確實有靈的世界。那時候我就開始接受,相信有靈的世界,以前我不相信。看了師尊的話以後,我覺得師尊講的都很好,所以當時很欽佩,想到有機會見見師尊也是很好的事情。

修法裡面的困難最主要是你不了解,不過不怕,大家都由不懂開始。很多同門有問題,都覺得:“上師,我以為學佛的人都很好的,可是沒有想到學佛的人這樣子。”我說,因為,其實大家來學佛,現在只是開始第一步,不是最後一步。每個人來學佛,都是帶著他的貪瞋痴來學佛、帶著他的習氣來學佛,並不是一皈依就馬上“外斷貪瞋痴,內斷煩惱”,他只是開始了第一步,你不能要求他第一步開始就要得一百分。小孩子唸書由一年級、二年級才去中學、大學嘛。所以你能這樣想的話,對眾生要求不要這麼高,你要想,他懂得來修行,已經不簡單了。你要給他時間去增長智慧。而且要轉化:他們不是師尊,只是弟子,不是師尊,我把對師尊的要求放在他們身上,這是不公平的。

========================================================================

(6)“很多人批評我,沒有人批評我的真佛密法。”

請問上師本身認為真佛宗最殊勝之處在那裡?

我以前覺得師尊很自大,可是其實他講的是真話,他的確是一個開悟的人,成就者。好像李嘉誠,他說“我是千萬富翁”,你會認為李嘉誠很自大嗎?這確實是事實呀。師尊他確實是個成就者,他講這個真實語,你可以講他自大嗎?如果他不是一個成就者,不但是五百萬弟子皈依,還有西藏的活佛呢?我常常也考一些法師、同門:“你講真佛宗最殊勝的地方在那裡?”很多人講“師尊殊勝”,對;“真佛密法殊勝”,對;“很多律師醫生皈依師尊”,如果這樣講,基督教也是很殊勝啊,很多總統去皈依呀。我說其實師尊的殊勝在於,他自己實修真佛密法成就,現在他把真佛密法傳給我們,很多感應不單只是在師尊身上,很多同門修真佛密法也有很不可思議的感應。像師尊出來主持法會有時也有很多不可思議的感應。

還有,真佛密法的殊勝在於,密法,是西藏的密法最箸名的,可是你看世界上多少法王來皈依師尊?有一次我在大陸碰見一位黃教的上師,他不是很相信師尊,我就問他認識“安措仁波切”嗎?他說“是,他是我們的祖師”,我說:“奇怪,你們的祖師認可我們師尊,反而你們下面好像不認可我們師尊?”他講:“我聽說你們師尊捐錢來印度嘛。。。”我說“我知道啊,是捐了兩萬美金給你們蓋寺廟之類的,兩萬塊錢美金而已呀,難道兩萬塊美金就能買到你們祖師的心嗎?這是你們祖師有問題、還是你們下面有問題?”他沒話講。怎麼講都是錯。是他們修得比祖師好呢?還是他們祖師看錢?還是他們不聽話?他們祖師,上面的都認可我們師尊了,四大法王來護持,還有很多都來給師尊灌頂,班禪的老師父九十多歲,他聽了很多有關師尊的謠言,他說要見見師尊,他見了師尊,他講:“蓮生活佛確實是密教大成就者。”

人家為什麼這麼說?以前我想過這個問題,很多中國人、中國法師為什麼批評師尊?為什麼密教很多活佛仁波切來看了師尊,對師尊這麼讚揚呢?記得以前在問事的時候,有一個印度人,他也是金剛上師,他來見師尊請教一些佛事跟他自己的個人問題,他講英語,所以我在旁邊翻譯,他說他做很多事情都不能成就,師尊講他後面有兩個纏身靈,就教他怎麼去處理,他出來跟我講“噢,蓮生活佛真準!”以前他師父也講過他有兩個纏身靈,可是沒辦法解決,師尊教他很特別的方法怎麼去解決,後來這個印度人來跟我講“你很幸運!你的師父全身有那麼亮的光!”他看見師尊全身金光閃閃很漂亮。其實他不懂得看師尊的書,他沒有看過。中國人講一句話:“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不用講這麼多,他看你的靈光已經知道你修了什麼層次。我在想,很多仁波切都有這個感應,只是他們不一定會講。所以有時候他一看師尊,他會感覺已經有靈光出來,不用再講寫一百多本書啊、怎麼去度啊。看你的光,你修出來,這個就是你的證量。所以這麼多活佛,他一看見師尊就跟師尊很投緣,他不懂得看中文書,也沒有聽過師尊開示,為什麼他們會認可師尊?因為他們會感覺到師尊的證量。這個是行家!我現在講的是那些西藏的法王、活佛。

現在中國顯教的法師,有沒有其他法師來讚揚?都是自己弟子讚揚啊。師尊呢?是密教裡面,密教部最出名的法王來讚揚師尊。“顯宗”都學“經、律、論”,密教的上師學“經、律、倫”還有“瑜珈部”,都有包括顯宗的東西,顯教法師對密法有多了解?來批評一位密教成就者?這好像一個小學教師來批評一個大學教授。那為什麼其他大學教授很認可很讚揚?而小學的教師反而來批評?人家對密法很懂得的,對師尊很讚揚;反而不是以密法為主的來批評師尊。你從這一點看清楚,你就了解裡面的真相。你看,中國人有幾個修密法,可以在印度西藏兩千個喇嘛面前講經說法、上法座?只有師尊有過,這不但是真佛宗的榮耀,也是中國人的榮耀。西藏人一般對於他們的密法都很驕傲,那裡看得起中國人!現在卻把師尊的法相掛在壇城跟喇嘛祖師跟唐卡放在一起,這個代表什麼?這個裡面法味很重啊!你不是覺得,兩萬塊美金、五萬美金,他就會把你的照片放上去吧?如果你沒有這個功德給兩千個喇嘛每天這樣禮拜,撬辮子囉!

所以這是真佛宗殊勝的地方啊!你看,人家以密法出名的,都很接受,很認可我們的真佛密法,所以同門真的要有智慧。人家批評我們,可是他懂密法嗎?懂得什麼?對不對?這就是真佛宗的殊勝,你要看裡面的,不要只看外面。師尊講過,“很多人批評我,沒有人批評我的真佛密法。”前行、正行、後行,我以前認識一個密教弟子,一看我們的真佛密法,說:“嘩!這個都是精髓!”他們修密教,前行,就唸百字明108遍,前行而已!我們問他修法時間多久?他說:“兩個半到三個小時。”現代人那有三個小時來修法?兩個小時打死他他也不行,半個小時已經那麼辛苦了。所以密法是比較粗入,你越修的話,就越微細,發覺有法味,你就會放更多時間。先以方便法去勾你進來,先唸高王經,消業障。所以真佛密法裡面,你了解的話,它真的很殊勝。

我看師尊很多書,師尊的道法也是這麼厲害。講顯宗的律論,師尊是深入淺出,師尊講過了,修行有證量的人,要轉經。什麼叫“轉經”?“給經轉”就是你依經據說,你不敢講其他的話,結果每個人在打瞌睡。你講的我看書都看到了。把經轉呢,是,你看,密論這麼深,師尊講得多風趣,把裡面解釋得清清楚楚,這個叫轉經嘛。這個真的“順手拈來,揮洒自如”,真的口出蓮花,天花亂墜。這個才是講經。師尊是講法,不單是講經,他把很多自己了解的精髓,“吃了又吐出來”,了解以後,就吐出來給眾生去接受,用眾生懂得的語言跟眾生講,這個是大成就者。就好像我們以前唸書,有些大學教授我們都知道是很有學問,可是他不懂得教我們!他講的時候我們聽得很悶哪。有些他們懂得,教得很好。所以我覺得老師很重要。像師尊,能夠把很深的密法,用很簡單的名詞來跟我們講。

真佛密法的殊勝就是法王、仁波切都來讚揚我們師尊,有時還來皈依師尊。現在世上有幾個密教成就者,能有三百多個道場、五百萬弟子、還有很多仁波切來皈依的?你講祂不是成就者嗎?你看那些讚嘆師尊的法王、活佛,都很多。他們都懂密法,修了十幾二十年、四十幾年,一生都在密法裡打滾,為什麼來讚揚師尊?裡面大有文章啊!

師尊的書是包羅萬有,要看你看什麼。看師尊的書,會把你的自性引發出來。我發覺好像這個是物以類聚。有些東西要吃糞的,他看見好吃的東西他不會吃的,他只懂得吃糞。有些蟲要在大便裡面才能生存的,你教牠去好的地方,牠是不慣的,是無法生存的。所以如果你不看自大的一面,師尊是講真實語,如果你喜歡看佛法,師尊的書裡面有很多佛理,你先看佛理來了解,看你喜歡的,不要只挑你不喜歡的。就好像有些人看玫瑰花,說:“玫瑰花好是好,可是太多刺。”有些人看,雖然很多刺,可是花很漂亮。要看你從什麼角度看,由得你。其實師尊的書就像一面鏡子,把你的本性反映出來。以前我們在唸大學,覺得大學生很了不起,師尊有什麼了不起?自己感覺自己很了不起。所以,其實看師尊的書,就像面鏡子,把你的真性情照出來。其實是因為你覺得自己很了不起,所以你覺得師尊很自大。

我以前在回信公司裡面回過一個中文密教上師的信,他看見了師尊的【無上密與大手印】,說:“我本身已經是金剛上師了,嘩!師尊的密法真的是很多我聽都沒有聽過的。這真是當代少有的成就者。”看一本【無上密與大手印】馬上寫信來皈依師尊。他看見書,看見師尊講法,他懂得看裡面的內容,他說確實有,比他的師父懂多。他師父懂得的師尊全部寫出來,師尊寫了很多他師父講都沒有講過的,他馬上就寫信來皈依師尊。為什麼?因為他是在看密法嘛,密法部而已呀,他有學法,所以學法要帶著謙卑的心過來,不懂就認不懂,不要假裝懂。師尊講他是成就者,你覺得師尊講錯,你對密法了解多少?比他多嗎?他寫了百多本書喔。以前我告訴同門如果有人來批評師尊,你問他“是這樣子嗎?你既然講我們師尊不對,你每一本書給他寫回呀,我們師尊(當時)才寫了120多本書,你寫150本書來批評他就好了。”很簡單的事情。你覺得祂很自大,可是祂對密法很了解,你對密法了解嗎?如果BILL GATE講他對電腦很認識,你敢去挑戰他嗎?對不對?

大疑大信、小疑小信,所以佛教講得很好,你可以有懷疑心,解決以後你的信心會增長。以前我不相信這些,懷疑心很大,可是一皈依以後馬上就投入真佛密法裡面。有個力量,一皈依以後就學密法。一如的,佛法裡面講,一如的。

(7)“宗教是下面的人分,上面不分的。”

上師跟在師尊身旁這麼久了,請上師談談,對於師尊的為人感到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一點?

師尊教的智慧跟慈悲。我記得彩虹山莊有一根很大的柱子,有位同門想請一個很出名的畫家去看,要畫十八羅漢。師尊說要先問收多少錢,同門說“沒問題,我跟他很熟,才收四萬塊美金。”師尊說;“四萬塊!謝謝啦!沒這個錢。”同門說:“師尊,沒問題呀,你喜歡的話,有弟子供養的。”師尊講:“眾生的錢也是錢。不能隨便花眾生的錢。這根柱子我們用布圍起來也可以,不一定要十八羅漢。“嘩!師尊的平常心流露了。師尊真的很關心弟子。隨喜功德,不要只是自己歡喜心,也給他人歡喜心。

當初看師尊是去了解師尊跟書裡面講的是不是一樣。我太太也一向不服人的,她跟著師尊以後她講一句話:“越跟越服。”心悅誠服,五體投地。師尊的做人、講話、慈悲和智慧很大。有一次跟師尊去多明尼加弘法,當時是政府邀請師尊去的,晚上十二點在西雅圖起飛,去芝加哥轉機,所以在飛機裡有幾個小時睡得不好。去到多明尼加已經是已經是十多小時之後的事了,因為轉了幾次機,剛剛下機,是蠻累的。可是一下機,就有幾家報社、電視台、廣播台來訪問,因為很少遇到政府去邀請佛教人物來講話。機場馬上開放總統發佈新聞的房間給師尊用,那是只有總統用過,從來沒有別人用過的。當時移民局過來見我們,拿我們的護照去蓋印,因為是政府邀請的貴賓,所以當地政府派了兩輛吉普車跟十二個電單車,都是警察來護衛師尊。我們告訴師尊:“師尊,他們有十二部電單車、警察車跟兩輛吉普車,都是拿著機關槍的。”師尊說:“我在多明尼加沒有敵人,不要不要!”師尊全都不要,師尊很簡單。後來警察組長就馬上打電話去匯報,他跟我說因為師尊是貴賓,不如這樣,十二個電單車全部不要,可是兩輛吉普車一定要,因為師尊是國家邀請的貴賓。他們每天拿著機關槍跟我們一塊兒出動,吉普車每次經過交通燈都不用停的。可是師尊不喜歡這種排場。十二部電單車很大排場啊,都是警察,威風凜凜,但是師尊不要。

當地人有些皈依了,用西班牙文來修真佛密法,師尊去一個分堂開示,我們先去打點,一看,中間是蓮花童子像,壇城的右邊是一個耶蘇基督像,五呎高,耶蘇拿著一朵蓮花!我就跟堂主講:“我們是佛教,你為什麼放基督教?拿下來,拿下來,不應該放基督教的。”師尊剛好進來,師尊說:“沒問題。放著,放著,沒問題的。”師尊講一句話我記得:“宗教是下面的人分,上面不分的。”所以我覺得全世界的宗教,只有師尊有這麼大的慈悲心。師尊說:“不用拿下來。耶蘇基督也是一個菩薩。”所以壇城中間是蓮花童子,旁邊是耶蘇,拿著一朵蓮花,後面放了二十幾張印度教的菩薩照片。老實說我看了認不出什麼菩薩,師尊看了,每一尊跟我們講這是印度教的什麼菩薩、祂的功德是什麼,十幾二十張照片,每一尊都給我們講得清清楚楚。我不知道是用神通還是師尊修回來的!我覺得師尊真的是“學究天人”!

所以我去西雅圖是越看越服的。師尊雖然書裡面講得自己很了不起,可是師尊做人卻是完全相反的,很謙虛,對我們都很客氣。很親切,很和靄。我第一天翻譯英文,本來是另一個上師翻譯,他當天沒有來,有一位上師就叫我替師尊翻譯英文,我一點都沒有心理準備,剛剛皈依不久,師尊講的又沒有底稿,不知道下一句是什麼。師尊一邊講,我一邊在下面翻譯。你知道佛法,聽得懂那個字,不一定懂字的意思。我第一個難關是什麼?師尊講三法印。“諸行無常”everything is changing,“諸法無我”,you cannot be selfish, no ego.“涅槃寂靜”,剛剛皈依我不懂,怎麼翻?“Nie pan ji jing”!哈哈!我都不知道涅槃寂靜是什麼!翻那個音就算。翻譯以後,後來跟師尊進去,師尊轉過身來跟我講:“少東,不好意思,剛才師尊講經講得不好,害你翻譯翻得這麼辛苦,對不起!”哎!師尊過來跟我講對不起耶,祂很誠心的過來跟我講,不是開玩笑的,我心裡多麼感動,馬上跪下來頂禮。回去我就想,你看我們師尊,一代宗主,真佛宗創辦人,我翻譯翻得這麼彆扭差勁,祂還跟我道歉,說是自己講得不好,害我翻得這樣。這給我很深的印象。我覺得師尊對眾生真的是很慈悲,這一點我覺得要學。師尊不罵人,我也儘量學不要罵人。

有一次我們跟師尊去做法會,人家佈壇的做得不圓滿,我們就講“你們應該怎麼樣怎麼樣”,師尊剛剛進來,就沒有講話。我們回到酒店,師尊跟我們講一句話:“師尊去做法會,他們壓力已經很大,儘量不要再給他們壓力。你要講,試著用比較溫和婉轉的方法跟他們講,因為師尊做法會同門壓力很大,所以下次儘量不要再給他們壓力。”師尊真的很體貼弟子,很疼惜弟子,對不對?

我們就是一直在旁邊學,不但是聽密法,也學師尊怎麼處理人事問題、對同門怎麼樣。我覺得這也是以身作則、言行身教。不要給主辦單位太大壓力,儘量配合他們,這樣子他做了也有歡喜心,跟眾生結緣,有歡喜心很重要。很簡單,你看我們師尊,去到每一個地方,弟子都這麼喜歡師尊,不但是師尊的傳法,師尊真的用慈悲心出來,大家都感覺到。所以在師尊旁邊,都覺得師尊很關愛弟子。

師尊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其實從很多事裡面都看得出來。有一次去台灣的餐廳,訂了24個人的桌子,師尊坐在裡面,我坐在旁邊,常智坐在另一邊,我們替師尊拿菜,侍應生就拚命在門口角頭拿菜給師尊,常智已經講她“你不用拿菜過來,從那邊出菜”,可是她就拚命在師尊旁邊出菜。因為有時我們去辦事情,師尊是沒時間回酒店的,我們就怕菜倒在師尊身上。真的這菜就倒在師尊身上!整盤倒在師尊身上,停都停不住!那個侍應生嚇得不敢講話,那時大家已經開始在講話了,經理剛好走進來問:“對不起對不起!什麼事?”師尊講:“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碰著她,是我碰到她,不關她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師尊很慈悲,不要讓她難受。這個是修行人,這就是修行!

所以師尊對待眾生有這種平常心,沒有感覺自己是法王,一代宗主。我想起佛經有兩句話是這樣講:“欲當佛門真龍象,先為眾生做馬牛”。真的,你看師尊為眾生做事情,都是很為眾生著想的。我發覺現在有些修行人,他把這兩句話改過來:“我是佛門真龍象,先要眾生做馬牛”!(笑)所以跟在師尊旁邊就看師尊的智慧跟慈悲,怎麼接待眾生,這點已經值得我們學了。

師尊的慈悲心,對眾生,是很關懷眾生。對同門都很關懷,很為眾生想。做事情不為自己想,先為眾生想。每次做事情,祂會先想到:“那樣子眾生方便嗎?”1986年,師尊在溫哥華主辦法會。當時溫哥華是主持世界博覽會(事情是他們後來告訴我的),法會那兩天可能會下雨,同門就求師尊:“師尊,根據氣象報告,法會那兩天可能會下雨,求師尊求菩薩一下。”師尊說:“是嗎?下雨有影響嗎?”因為那是師尊第一次來溫哥華公開說法,同門講:“可能下雨會比較少人,求求菩薩。”結果那兩天法會天氣就很好。過了以後他們帶師尊去博覽會玩,就下雨,他們跟師尊講:“師尊叫菩薩不要下雨”,師尊說:“你們已經求了,本來是前兩天下的喔!現在你不能連出去玩都不要下雨喔。還是下雨的,不能說師尊去玩就不下雨喔。”師尊做法會,為眾生求,不是為自己方便求。這是為眾生在想。所以我感覺師尊的慈悲心是很大,為眾生想。

還有,祂常常會看眾生的優點、看這個人有什麼好處。有些人跟師尊投訴過某些金剛上師的問題,師尊講了一句話:“要成就一個金剛上師不容易,不能因為他做錯一、兩件事情就講他,如果師尊公開講他一次的話,他出去弘法會很困難,一定有很多障礙。”師尊希望大家同門自己用心來聽師尊的話,不要等師尊開口來講。不要點名,師尊不喜歡點名“某某做得怎麼樣”,很少的。跟師尊就知道,師尊沒有點名講做得不好。師尊希望大家從師尊的開示、從師尊的書裡面去了解師尊對弟子的要求是什麼。師尊講過:“我不喜歡人家管我,我也不喜歡去管人家。希望每個人因果自負。”所以師尊是蠻開明的宗主。還有,師尊蠻欣賞弟子的專長,因為各個弟子的專長不一樣。

所以師尊給我的印象是言行身教。真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師尊做事情是先方便弟子,才方便自己。跟師尊,有四個字:“越跟越服”,真的是五體投地。

================================

師尊隱居四年了,然而聽上師提起往事,一切情景彷彿歷歷在目,師尊的言行身教更是令我們動容。希望曾經跟隨師尊左右的同門都來與大家分享師尊的事蹟,讓我們從師尊的言行身教中學習到如何修法與修心。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