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冶說禪

文/蓮冶
我第一次聽到“禪”這個字,是在英國倫敦。那時,在我辦公室附近,有一間十分高雅的中國餐館,名字叫“ZEN”。因常去吃飯,和老板熟悉了,我問他“ZEN”是什麼意思?他答說“禪”。我再問“禪”是什麼意思?恰在此時,有人叫他,他聳聳肩,一話沒說走開了。我也不了了之,不再問了。

96年1月1日,我剛移民加拿大不久。那日,正覺無聊時,突然想起一素食館內得到的《金剛經》。以前修煉氣功,在佛像前拍得一張放光照,功友和老師贊我有佛緣。心想有就有 ,反正我也不信。此時,這句“有佛緣”卻進入腦海。佛到底是干什麼的?我從書架取下《金剛經》。剛讀了幾頁,就開始流淚﹔后來竟抱書大哭。我仿佛認識《金剛經》! 那哭泣,好像見到我失散多年的至親﹔那哭泣,是靈魂深處的哀嚎!當時,我是無法透悟此經的,繁復出現的“人執、我執、法執、眾生執、壽者執”,卻好像句句都在說我。

因為從小到大,我都有一顆堅強、剛硬的執著心,自己認准的事,不管遇到什麼挫折、不惜付出何等代價,都要去實現。為此,短短三十年,吃盡了苦頭。為什麼沒人告訴我,也從未在任何書中,知道這樣的道理呢?

從那以后,渥太華的中央圖書館中文部,凡有關佛教的書,南懷謹、馮馮、清海無上師、日本池田大作等,都成為我閱讀的目標。我如飢似渴地想知道,佛到底告訴世人什麼?這一閱讀過程,當然少不了禪宗的書。但我完全看不懂。禪師的言語、行為怪誕、看似不合常理,尤其丹霞禪師還燒木佛取暖,真是大逆不道!

1998年皈依蓮生活佛盧勝彥后,開始了密教生起次第的修行,懺悔法、上師相應法、本尊法、金剛法等等。2000年蓮生活佛第200冊佛書也出版了。他寫了多本“第一議諦”的書,可我甚少閱讀,還是看不懂。

隨著修行的深入,尤其是修了蓮生活佛傳授的“密教大法”后,回頭再讀這些禪書,噢!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那透徹骨髓的清涼、那身心鬆綁的痛快、那脫去千年垢衣的清爽……,真是無法描述固中的喜悅。蓮生活佛導讀《五燈會元》系列的大禪師們,馬租道一、百仗懷海、南泉普願、趙州和尚等的風採,活靈活現、躍然於紙上,和我相會於心際。他們是那樣洒脫、那樣自信、那樣超然,真是值得現在修行人借鑒啊!

不立文字、教外別傳、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便是禪宗所標榜的宗旨。

如今,你若問我禪是什麼?我告訴你禪不是推敲、分析、歸納、總結、研究、探討﹔禪是無處不在的“心領神會”,隻要你契入那一剎那。

生活、學習、讀書無一不是禪,也無一是禪。你再問我到底什麼是禪?我聳聳肩,對你笑一笑。

寫一詩:

問禪食客於異邦,聳肩走開說無話。
此乃緣起顯玄機,皈依恩師終參破。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