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弟子的感言

母親欲幫我歸依那時還沒接觸盧師尊本人或他的著作,有點擔心如果後悔了不太好吧。於是趕快翻閲他的著作,記得讀過的都是教人好的。師尊的書呈現出多次元的世界,使我覺得人生不無聊。

歸依之前,背部偶爾長有汗斑(不痛不癢的白點)。後來患處轉變成暗褐色還有分泌,每到更衣感覺刺痛,好似表皮黏上了衣,塗了藥也不見好轉。母親建議求師尊加持時我勸說不可迷信,有病要求醫。我沒寫信,母親寫了,師尊的信未到,我背部乏紅刺癢的皮膚幹掉脫落好了。我想:“真巧!”因為還沒看醫生呢。

1997年第一次參觀西雅圖雷藏寺。看別人在真佛密苑外排隊問事,我沒事也排隊。輪到我和母親進問事房,師尊提着精緻的壺倒出淨水給我們灌頂加持,拍了母親的背部幾下。當時好奇為什麼給她拍背,沒給我拍呢?當母親恢復正常的身形,拿出在西雅圖拍的照片這才察覺當時她患了水腫不是發胖。往後多年發生在本人及身邊認識的人有關師尊救度冥陽的事蹟,不是本文的重點。若不是真正具德的上師,怎能做到悲能拔苦?

也許有點好奇,也想親近師尊,沒有別的意圖,問事同一天我在真佛密苑轉悠着。依稀記得等到人潮不多時,我大膽的往師尊的問事房方向走去,想近距離的看一看師尊的容顏。突然隨侍身旁的一位上師急步出來攔阻,聲色亟厲地喝止,把我嚇着了,很是委屈。當年我是個青春少女。後來有女子宣說單獨進出密苑多次,直覺離譜。看來上師的金剛怒目是必要的,免得隨順眾生習慣了的師尊被有心人士伺機接近,製造譭謗話題。

一次我在西雅圖雷藏寺的廣場走路,一輛車在面前緩緩開動,駕車的人跟我揮手道別,由於近視慢了半拍才發現是師尊。我只是小弟子一個。2010年我與同們參加供養師尊的宴會。見他拆開弟子合送的禮物,臉上流露出感動的表情,等一會兒才說出話來,我感嘆師尊的心怎地如此柔軟?像單純的少年容易感動!

師尊跟弟子們問事時祥和溫柔的語氣清晰地印在腦海裡。他自然流露的慈悲讓我可以放心地在他面前懺悔,獲得力量。他的寬宏大量讓背離的弟子或批評過他的其它教派人士得以重受歸依,其中更有被提拔為上師的。師尊從來都允許弟子去其它道場結緣。弟子也可尊崇其他宗教。他對弟子說宗教在人間才有分別的。不排斥能兼容的真佛原則是罕見的。這是讓我放心歸依蓮生活佛的一大因素。他的弟子貧富貴賤愚聰美醜都有。(不信,來台灣草屯雷藏寺看看)他收弟子不看八字,不管因緣善惡,甘冒被弟子出賣的風險。

師尊的開示道理中有笑話,不古板沉悶。不然,一兩個小時都在嚴肅的說教,可能無法集中精神。他開示用另一種語氣方式,讓台下的與會大眾聽嚴肅的成佛道理,同時也獲得娛樂提神。就像吳宗憲等主持人為了娛興效果也會用不同的方式說話。我看出師尊的用心,沒有保留,童言無忌。

在我眼裡,師尊長得俊逸清秀,氣質脫俗,談吐舉止溫文儒雅,當然也有個性。一個人的素質從他怎麼說話待人和氣質會顯露出來。他不像書上所描述的標準大師,距人於千里之外,把過往的親情感情一刀斬斷。他有人情味,珍惜感情。我更喜歡這樣的佛。但我們應該懂得發乎情,止乎禮。有弟子愛慕師尊,愛不成便成恨是可以理解的。相信其它青春少女像我一樣也喜歡親近師尊。一個當紅萬人迷有必要騙某個阿嬸並糾纏不休的嗎?

師尊普同感恩的心令我慚愧又感動。對批評過自己的師父,他逆來順受。對傳承師父,即使已不在世間的,每一次說法前將他們當成尊貴的頂飾一樣的頂禮。一個曾經追着師尊跑一大圈路只為供養綠豆湯的小販,後來因躲避追債而消失蹤影的弟子,師尊也會掛念,並四處打聽弟子的下落想辦法幫他。

雖然他有傲人的成就,攝人的法王氣勢,他也是謙虛的。師尊說過他不完美。希望弟子能學習他的優點。在《忘憂國的神行》一篇“慎言慎行很重要”的文中,五文昌之一的朱衣星君告訴師尊寫作文字要謹慎。師尊以自己為例,即使出發點是善的,批評了不該批評的,犯下口業筆業,仍然被奪走星光。他在《法王的大傳說》中,披露多世以前自己犯下的過失及因果的不可思議。原來誰都可能犯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成佛的道理比較難懂。在為人處世方面,師尊的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們敬愛學習的。

如果風聞師尊對某上師說過不可理喻的話,不妨參閲聖經《舊約》中說的亞伯拉罕殺子之事,或許能看出端倪。凡夫智慧不圓滿,難免犯錯。師尊的救度即使真實,也要靠弟子自願不斷克服弱點,努力進修才能改寫命運。

羅仁 。愛斯里講了一個故事。有許多海星在暴風雨中被衝上岸,一個熱心少年把它們一隻一隻撿起來費力地拋進大海。救了很多,岸上掙扎的海星仍然一望無際。旁觀者說:“你看這沙灘有多大?海星有多少?你救不了所有的海星的!你能改變什麼?!”少年頓了一下,彎下腰又拾起一隻費力地將它拋向大海。“對剛剛那一隻來說,我改變了它的一生呀。”少年不氣餒地回答。

不知道哪一天又一場暴風雨來臨,多少海星又會被衝上岸。猶如暴風雨,業力不可思議。眾生好比海星。師尊就是這位少年,救不了每一次的暴風雨或所有的海星,被人笑話,也不能打擊他救度的心願。

從小老師教我們要懂得尊重跟包容。與自己膚色不同,語言文化不同,理念思想不同,行為作風不同的等等都是異己的。不能認同但還得和諧共存因此需要“包容”。惡意批評,以下犯上不在包容的範圍以內。考慮到多元社會的和諧安定,在有些國家,公開批評別人的信仰是禁忌的。若有非法邪教的行為,自有政府警方取締。

無論學佛,耶穌基督,聖母瑪麗亞,阿拉或其它什麼都好,能夠令我們升起恭敬心,慚愧心等等功德的就是善的。蓮生活佛盧勝彥行廣大度化早已是萬人敬仰的導師。他已經遠遠超出我對一位師父的期盼。很慶幸地,我已經找到一位滿意適合的師父。盼各位早日找到心目中的導師,互相尊重。阿彌陀佛。

弟子蓮花艾嵐頂禮
2013年5月10日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