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乎?邪乎?—如來密因殊勝的《楞嚴經》

文∕信哲

人的五官長在臉上,有人喜歡說是非,修行人忌諱四口:妄語、兩舌、綺語、惡口。修行應先修自己,專注自己心念,斷自己貪嗔癡疑慢是首要,如果修行也說三道四,不敬師重道,那麼還是修行人嗎?

裟婆世界七彩迷霧漫漫,眾生眼中之智慧多屬於入世的,對於出世的多未能領悟與掌握,因而兩千五百年前佛陀成佛之後也不想多說什麼,是大梵天及帝釋天的勸請,佛陀才說法教導有根性的眾生。佛陀說法是依眾生根基隨緣而說的,然而眾生卻有八萬四千種,佛陀也說了八萬四千種法來對治,這當中是否有看起來矛盾的現象?告訴大家,有的。但是,卻不是佛陀的問題,而是須要對治的眾生適合那一種法來對治的問題,這八萬四千種法均是方便說,也均是佛法!

舉例而言,《楞嚴經》卷六云:「所謂攝心為戒,因戒生定,因定發慧,是則名為三無漏學。」至於要怎麼攝心呢?佛陀繼續說:「阿難!云何攝心,我名為戒?若諸世界六道眾生,其心不淫,則不隨其生死相續。…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斷心淫,是名如來,先佛世尊,第一決定清淨名誨。」另外,還有三種「清淨名誨」,分別是「其心不殺」、「其心不偷」及「其心不妄」,守住這不殺、不盜、不淫、不妄四種清淨名誨才能入三摩地而得身心輕安。坦白說,這四種清淨名誨是現代修行者應該守的,身心不清淨如何能夠入三摩地?

然而,佛陀也在《圓覺經》裡說:「諸戒定慧及淫怒痴,俱是梵行。」甚至在《維摩詰經》裡也說:「佛說淫怒痴性,即是解脫。」這是怎麼一回事?不是要守四種清淨名誨嗎?為什麼「淫怒痴,是佛法?」有人將這些經文拿去問顯宗法師,法師說的很妙:「深妙梵行,度類本事,真的平等,自性是零。」也就是以第一義來看那有什麼「戒定慧及淫怒痴」?在佛性前提之下,根本無分無別,那來的「戒定慧及淫怒痴」?那麼現實世界裡面,淫怒痴是佛法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華嚴經》就有以「淫」度眾及以「怒」度眾的事例,所以凡夫俗子的我們真的無法不守戒律,因為自己還未堪能之故!

可是,佛陀既然在經典裡面說這些經文,很明顯地,眾生不能講:「淫怒痴,不是佛法。」因為肯定有適合的眾生,可以將「淫怒痴」轉化為佛法,所以佛陀才如此說的。關於這一點,師尊蓮生活佛盧勝彥就有解釋,祂說:『「淫」在密教來說就是「雙身法」,「怒」就是金剛法,而菩薩度眾,那一個不「痴」?眾生難度,還發願要度就是「痴」…』。就以「淫」來說,很多人認為「淫」不是佛法,佛陀未說「淫」,其實根本是偏差了,因為佛陀不但說「淫」,還說「淫」是佛法呢!盧師尊說的更真切,「淫」是佛法,但密教行者必須本尊相應且已經開悟、「無漏」法成就及氣暢行無阻,還要真正的金剛上師傳法之後才可以修持,所以說是非常嚴格的,絕大部份的修行人一輩子都無緣修這種圓滿的法,修了也不會成就,因為落入「淫」的範疇,不會轉化就不是佛法了。所以,說「淫」不是佛法者恐怕已經落入謗法之罪!當然外面對「雙身法」有很多的誤解,也有人利用「雙身法」招搖撞騙,盧師尊當然要公開真相,免得被不良份子利用及被誤解了!

另外,有學佛者以《楞嚴經》中有「不可自稱自己是菩薩、阿羅漢…,得大小乘果位及上人的大法」來辯稱,如果有人如是說便是「魔」(*1)。其實,這是斷章取義的說法,《楞嚴經》經中是如此說,但其用意並不在此,而是佛陀要諸比丘心直如弦,不能有妄念,如此才能入三摩地,永無魔事,也才能成就「菩薩」。所以,真正經意很明顯,佛陀慈悲要大家不要有妄念,才能入三摩地,也才能得到印證為「菩薩」。反觀之,有些人自己未入三摩地,卻亂引用經典,斷章取義,把正確經意給模糊掉,甚至扭曲了。那麼,誰才是魔?聰明的讀者,相信可以分辨才是。

有趣的是,這些居心叵測人士老喜歡引用《楞嚴經》的經文,意有所指盧師尊是魔、是邪,但不知邪在那裡?盧師尊承受「邪教」的罵名,但,唯有盧師尊真正懂得「正」與「邪」!(*2) 而且,他們能夠入三摩地嗎?說盧師尊的神通是魔賦予的,怪了,他們如何知道盧師尊有神通?又如何知道是魔賦予的?禪定連三十三天或色界天都無法到達的人如何評判這些?會不會是自己著魔了?更何況這些人士只會瞎扯經文,指鹿為馬,搬弄是非,曲解佛法,這樣也是行者嗎?在下看就連金庸都要敗在這等人手下了,因為他們太會穿鑿附會,一邊談《楞嚴經》四種清淨名誨,一邊卻妄言別人是魔、是邪,自己沒有境界,卻要揣測盧師尊的境界,其心之妄可見一般。

讓我們來公開真相吧!盧師尊早期修「靈仙金剛大法」就已得到幾等禪定印證階段了;第一印證階段是「大佛頂有甘露水」,第二印證階段是「粗鈍變清淨」,第三印證階段是「直覺的第三眼」,而第四印證階段是「真實的『分別智』」。(*3)

對於第一階段「大佛頂有甘露水」,其印證已很神奇,而且跟《楞嚴經》就有關聯 (*4)。

還不只如此而已,盧師尊為什麼得到佛陀的摩頂授記?也是跟《楞嚴經》有密切的關係!於第92冊文集〈禪定的雲箋〉「釋迦牟尼佛摩頂授記」文章中,祂如此描述這種金剛三昧大定:

『…此時,肅靜高古,一池的花人,無論僧道,無論白衣,可說人人近觀遠瞻,這禪意,在一切音籟之上,釋迦牟尼佛手中托著乙尊化佛,突然有意無意的帶著笑容,這時侯,我的心也是渺茫無著的,釋迦牟尼佛說:「南贍部洲有一修持者蓮生,直心如法而生,其靈仙真佛宗法,悉令眾生發無上菩提心,今特摩頂授記。」』

『釋迦牟尼佛這時候手臂伸長,一手摩我之頂,另一手將乙尊化佛送到我的頂上,當一手摩頂之時,我的頭部「轟」然一聲大響,而我的頭彷彿迸開了,從我的頭中間,也伸出一隻手來,釋迦牟尼佛的化佛,正好由我頭中伸出的手接住。我的雙手本是合掌的,而頭頂之上伸出一隻手,托住了釋迦牟尼佛送來的化佛,這形象是無法泯滅的,而且永遠不會忘記的。』

『釋迦牟尼佛說:「善哉!善哉!頂上化佛手。禪定第一著。摩頂受戒定。會向法性走。」我恭敬的禮拜釋迦牟尼佛,然後出金剛三昧大定。』

這已是多年前的往事了,而且盧師尊還無私公佈此密法(*5),就是因為盧師尊修持了「大佛頂首楞嚴王真言」得佛陀「摩頂受記」的,試問喜歡以《楞嚴經》經文來毀謗盧師尊者自己有沒有得到佛陀的摩頂授記?或者最起碼,禪定時有沒有得到佛菩薩甘露水灌頂的覺受?《楞嚴經》裡面有如來密因,可不是以淺顯的解釋就能深入其精髓,經過盧師尊的解說,那些妒嫉者、毀謗者其實也不必眼紅,只要修盧師尊所教導的真佛密法,遲早自己也得佛祖來摩頂受記。除此之外,令人好奇的是,說「不可自稱自己是菩薩、阿羅漢…」的毀謗者,據筆者所知他們是「禪宗法嗣」的弟子,因為他們上人法師可是溈仰宗門人。那麼,可知道「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意義?如何是「教外別傳」?為何叫「直指人心」?速說!速說!哎,禪門學人居然會說「不可自稱自己是菩薩、阿羅漢…」,真是不可思議啊!

以上所述,不外乎以各種不同角度來探討佛學,佛陀所傳的法門均有適合的眾生。但是,我們學佛者應該有自己的尺度,學習適合自己的法門之外,也應該尊重其他的法門,因為所有的法門都是佛陀說出來的,即使看起來矛盾也是佛陀為引度不同種性眾生所說的隨機法門,眾生種類多少,法門就有多少。學習任何法門,最重要的是看自己是否越修越清淨?是否心量越寬?越能慈悲眾生,給人快樂,歡喜無量地去做?如果越修越煩惱,越喜歡計較,那肯定是修錯了。

《金剛經》云:「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當您過彼岸,還死扛著筏麼?

—————————————-

(*1) 請參閱優迪園文章「佛法與宗派之正義明論」或直接連接 http://blog.udn.com/d2266bby/6091396,謝謝。

(*2) 盧師尊於文集第102冊〈甘露法味〉「邪教」文章中說出「邪」分五等,詳述如下:

一、境邪––執著幻境,以為是真,未到地頭,錯認是地頭,未至成佛之境,未達平等一味境界,皆著邪。

二、時邪––執著自己是凡夫,不相信自己可以成佛,執著佛在遠方,盧勝彥怎會是佛。不知覺時是佛,迷時是凡夫,這等執著時日,也是邪。

三、性邪––認為人性不可能成佛,人性本惡,隨欲逐波,行惡作惡,造種種的惡業。這等人不明白,每一個人具足佛的體性五智,眾生皆有佛性,人人皆可成佛,若錯認人性不可能成佛,正是邪。

四、外邪––學佛者不知一切如來,全由自心修成,自性具足也,不用向外馳求。拼命求降示,作外功,求神拜佛,這是外道邪。

五、慧邪––世人以為,世間的學問第一,巧說辯才,世俗聰明,是人們真正的智慧。其實,如來的五大智才是真正的無上智慧,如來的五大智慧是:「平等性智」、「妙觀察智」、「成所作智」、「大圓鏡智」「法界體性智」。如果錯認世間智慧第一,這是慧邪。

一個真正的佛,到了世間,世人不一定明白祂是佛,也許祂要被罵至死,等到人們醒悟的時候,佛已經圓寂了。
釋迦牟尼佛在世的時候,受盡譭謗。
耶穌基督在世的時候,受盡屈辱,還被釘上十字架。
他們在世,均是邪教。
他們圓寂,才皈正教。
「佛出世間」,可惜人們不識啊!

(*3) 請參閱盧師尊文集第49冊〈靈仙金剛大法〉。

(*4) 盧師尊於文中描述受「大佛頂有甘露水灌頂」的覺受,祂說:

『《楞嚴經》全名是《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我研究這部經典,發覺這部經,有「如來密因」,同密宗關係重大,同時這部經要依賢首宗(華嚴宗)的十門來研究,才能圓融無礙。

修「靈仙金剛大法」的第一印證竟然跟「大佛頂」有關。

「大佛頂」,正是「無見頂上放光如來宣說神咒」,這「無見頂」就是「大佛頂」,原來這「大佛頂」是看不見的,這種境界就是無上,祇可以意會,而不可言傳。而佛家解釋「甘露水」,是一種比喻,比喻如來所說的真理教證法,因其教法如人在熱天喝了清涼的水一般,熱惱消除,心中暢快,故稱法味是「甘露水」。

我在「金剛三昧大定」中,用般若正智來觀照,見色明了空性,返迷妄皈於真境,漸漸進入真如法境,此時現出圓圓無邊的光海,這是大覺悟的境界,身心皆不見了,人我也沒有差別了,可以說性相交澈,靈明不昧,平等本際,圓滿十方,這就是真正的大自在。此時的「大佛頂」,無因而生,如實存在,出現在清淨覺地之中。此時宇宙神光,照入明體(光明就叫明體) ,互相交融合一,其感受如同清涼甘甜的甘露水從頂而入,感覺極為舒暢,如醉如痴,此種甘露水的灌頂,一般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祇有在「金剛三昧大定」中的人,才能嚐到了如此神聖的法味,得到甘露水法味的人,才是真正進入「金剛大定」的佛子。』

(*5) 請參閱盧師尊文集第54冊〈密宗羯摩法〉「大佛頂首楞嚴王真言得佛摩頂」一文。

Advertisements

About ilovegm

請把一切護持真佛的文章寄於 bichahe@yahoo.com。讓我們團結一致,萬眾一心,為師尊及眾生的慧命盡一份心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01 正義之聲.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正乎?邪乎?—如來密因殊勝的《楞嚴經》

  1. 无名 says:

    写得好好!

    眾生有八萬四千種,佛陀也說了八萬四千種法來對治眾生的习性(病)。

    关键是,佛陀没规定每个人必须把八萬四千種法都修成了,才可以成佛。各人选择适合自己根器的去修才对,这样才不会绕远路。
    —- 所以毁谤者,你修你的法门,你证你的境界,干嘛非得那么鸡婆 自荐当上八萬四千種法的管家婆呢?管到佛陀的头上来了,你当得起吗?

    佛陀更加没叫八萬四千種眾生 全部只能修习成就特定一種法,才可以成佛。
    —- 所以毁谤者,你凭什么以管家婆的姿态,以鸡毛当令箭 自荐自己可以 认证 什么派别 什么佛法 才是正?是邪?鼻孔那么大,不怕虚脱又熏人吗?你的认证与正邪之说,全在否定佛陀的八萬四千種法之说,又该当何罪?

    可能有人忘了,阿修罗虽是魔,却是非常喜爱修行的,所以阿修罗不但有法力,更有福报,就是始终去不了净土而已。所以阿修罗的一面是佛面,另一面却是魔的面。何以故?很简单,他就是无法做到清净的修行,仅此而已。不过,这么说也太抬举你们了,想当阿修罗,也需要一些气候,你们哪。。。呵呵呵。。。只是魔众的 Tea Break 而已。。。

  2. 小熊 says:

    信哲師兄論點清晰,令人懾服!
    請多多寫作喔!

留言? 或 流言?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